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野蔷薇之战(2)
    照片是离年微博上发的,时吟也只是说起离年,又好巧不巧刚好在首页看到有人转发她的微博,就点进去看了一眼。

    一眼就看见了那张照片。

    还有一行字,后面配了个很可爱的表情:【和主编喝个下午茶。】

    下面一大堆都是她的粉丝评论:【啊啊啊啊啊好帅啊!】

    【这是年年的编辑?请问做你家编辑也要颜值过关吗?】

    【男貌女才,这门亲事我很满意。】

    时吟啪叽把手机丢到一边去了,不想再往下看。

    什么乱七八糟的。

    其实离年这微博发的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她只说了是主编,也没有说是哪家的,大家以为是她的编辑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本人也没在微博里加任何暗示,粉丝们开开玩笑拉拉郎,实在跟她没什么关系。

    可是你发这么张照片,说这样的话,这本身难道不是暗示?

    我一个正牌女朋友都还没说话呢,您秀个屁啊!

    时吟气得奶茶都喝不下去了,虽然她对顾从礼很有信心,这个人她从高中开始认识到现在,六七年了,好不容易才到手。

    两个人重逢以后来看确实是他更主动一点儿,时吟也完全不清楚顾从礼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

    但是她就是莫名的有种,迷之自信,顾从礼是不会看上这种小妖精的,他又不是拈花惹草的人。

    而且比脸,她也没比离年长得差的好吧!

    这么看,梁秋实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摇光社这边认可了离年的商业价值,有想要和她合作的意向。

    可惜,离年是不可能离开从阳的,因为按照梁秋实的说法,离年连作品都是从阳给她的。

    来不了《赤月》,也就构不成威胁,但是不影响时吟心里膈应得慌。

    她决定把离年拉进“时一老师讨厌的漫画家”名单列表,她画了四五年画,认识无数漫画作者,离年还是唯一一个。

    搞我可以,但是你不能搞我男人。

    她没第一时间问顾从礼这件事,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

    想想,又觉得实在烦得慌,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两分钟,又扑腾着去把手机抓过来,给顾从礼发了一个秋田犬委屈巴巴的表情:【我今天看了一个漫画。】

    五六分钟后,顾从礼回复:【什么漫画。】

    【时吟:一部幻想类的少女恋爱漫画。】

    顾从礼没说话。

    时吟继续说:【这个作者是从阳文化的,什么,宇宙第一天才美少女漫画家,商业价值非常高的那种,所以我就好奇看了一下。】

    话到这里,时吟觉得自己已经暗示的很清楚了,这个时候,顾从礼就应该直接跟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她等了两分钟,他才回:【好看吗。】

    时吟:“……”

    【时吟:还行吧,你知道这个作者是谁吗?】

    【顾从礼:谁。】

    【时吟:是离年!!!】

    她敲了三个感叹号,以此来表达心中强烈的不满。

    暗示发展成了明示,时吟又等了一会儿,顾从礼:【哦。】

    “……”

    时吟气得又把手机扔了。

    男人可真是善变的物种。

    一周前还抱着她腻乎来腻乎去说什么都不撒手,两周前还为了哄她开心天天偷偷摸摸做早餐给她,现在就开始隐瞒她和别的女人偷偷见面了。

    *

    顾从礼会和离年见面,完全是个意外。

    他以前闲着的时候,也会画点东西,没弄过什么脚本和大纲,最开始只是随手画画,一个人压抑了太久,总需要一个宣泄口。

    高考那会儿,顾璘让他去学金融,顾从礼转头就去考了美院。

    他青春期其实应该早就过了,只有在面对顾璘的时候,叛逆期显得格外的漫长。

    顾从礼继承了白露的天赋,他对画画其实算不上喜欢,但是非常擅长。

    所以,他作为欺岸,将他内心的,不安定的一面全部通过笔和一个个故事宣泄出来,他扭曲的童年,他的阴暗和偏执,他极端的灰暗情绪。

    结果没想到,反响很好。

    顾从礼后来把这当成一种减压以及发泄的方式,就这么一直画下去了,直到今年春天,他去摇光社跟当时的编辑谈论新连载的事情看见了时吟。

    他不再需要用这种方式发泄了。

    顾从礼本来已经快把欺岸这个名字忘了,那些故事里有很浓郁的,极端偏执的暗色情绪,阴郁又麻木,所以在《零下一度》的周年纪念会,时吟提起来的时候,顾从礼不是很想承认自己就是欺岸。

    他始终不太想让时吟接触到他的阴暗面。

    再后来,西野奈问他,要不要来KTV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时吟是和她在一起的。

    顾从礼觉得那就顺其自然吧,知道就知道了,一个笔名而已。

    而且她好像,很喜欢欺岸的漫画。

    在走廊里看见她之前的那个相亲对象林佑贺和她表白的时候,他情绪完全失控了。

    恐惧,或者是其它的什么东西控制了理智,顾从礼非常怕。

    他再三的克制,生怕她跑掉,还是差点把她吓跑了。

    欺岸这个事儿也就这么过了,这人不重要,反正只要有时吟在,他大概以后都不会需要这个名字。

    结果,这个离年也有点小本事,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他是欺岸。

    她给他发了邮件,以为自己掌握了什么惊天大秘密,长篇大论了一大堆,看得顾从礼有点不耐烦。

    他本来是打算无视的,他根本不在乎谁知道他是欺岸,只是突然想起之前在帝都的那次签售会上发生的事情,还有这段时间微博上热度居高不下的那段视频。

    这种挠痒痒似的小手段他原本也不会当回事儿,但现在针对的是时吟,顾从礼就去了。

    小姑娘成天嚷嚷着不要他管,他真的放手让她自己去面对又要哭唧唧的不开心。

    娇气得不得了。

    *

    离年拍了照片发微博这件事,顾从礼本来也毫不知情,他以《赤月》主编的名义和那头说得清楚,处理视频,也做出了警告,自然不可能去关注离年的微博,看她每天发了些什么。

    时吟今天两句话出来,顾从礼就意识到她在说谁,点进离年微博看了一眼,顾从礼忍不住笑出声来。

    《赤月》的小实习生从他桌前路过,被他一声愉悦低沉的笑声吓住了,哆哆嗦嗦地:“主编,出什么事儿了吗?”

    顾从礼指尖点了点桌面,弯着唇角:“没什么,家里的猫饿了,一会儿可能要发脾气。”

    小实习生惊奇:“您还养猫啊?”

    顾从礼含笑淡淡“嗯”了一声。

    小醋猫。

    顾从礼逗了会儿猫,她想听什么,他就偏不说什么,没一会儿,那边没声音了。

    他甚至能想象到小姑娘在那头,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手机不开心地炸毛的样子。

    顾从礼不太擅长解释,一边想着要怎么和她说这件事儿,一边打开邮箱。

    新邮件有几封,前面的是稿子,最后一封是私人邮件。

    【离年:欺岸老师,您为什么不继续画画去做编辑了呀,我真的很喜欢您的作品,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您是欺岸的,这件事就当做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呀,您什么时候有空?想请您吃个饭。】

    *

    时吟气归气,倒也没准备真的去找离年麻烦什么的。

    她无声无息,这边离年反而先找到她这里来了。

    时吟会定期一周左右翻一次私信,看到离年那条私信以后,她反应了好一会儿。

    内容挺简单:【时一老师您好,我是离年,非常喜欢您的作品,方便加一下联系方式吗?】

    时吟想了两秒钟,噼里啪啦打字:【不方便。】

    【离年:……】

    时吟翘着二郎腿抖腿,抖啊抖,抖啊抖,一脸吊儿郎当的女流氓样子,觉得自己的回复很帅,一个人默默地做自己的观众自我高潮着。

    安静了半分钟,离年那边毫不气馁,继续说:【没关系,那就这么说吧。】

    【离年:关于网上那个视频也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本来我是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的,但是最近微博一直有好多人找我,把我和时一老师您放在一起比较,我本人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思的,所有视频我都已经让公司那边处理掉了,也希望不要因为一些不理智的粉丝的行为影响到我和时一老师的个人感情。】

    这离年不应该来画什么漫画的,她应该做公关,前景应该比现在好上不少。

    一席话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反倒也变成了无辜的受害者,反正时吟什么证据都没有。

    时吟很茫然,不知道这个人来找她神奇的白莲花了一番是想干什么。

    整理了一下思路,她打字:【所以,您有什么事吗?】

    【离年:主要就是想来道个歉,我的粉丝给您带来了困扰,确实是我没有及时约束解释清楚吧,觉得有点对不起。】

    【离年:还有一件事,想问一下时一老师,因为之前摇光社那边有编辑过来找过我,其实他来找我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怎么明白,但是和那个编辑聊得真的很开心,好像是《赤月》的主编,还是时一老师的责编,所以想问一下顾主编平时有什么爱好,喜欢吃什么,想请他吃个饭。】

    【离年:还有,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害羞]】

    时吟:“……”

    还你妈的害羞。

    时吟沉默了两分钟,面无表情地伸出左右手食指,一个字一个字地,缓慢敲过去:【他喜欢我这样的】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