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野蔷薇之战(1)
    白露直接从S市转到阳城的一家,专门针对精神方面疾病治疗的私立医院。

    在阳城郊区,环境很好,医疗器械和技术全部是从海外引进,专家十分权威。

    时吟原本以为,白露抵触的情绪会很激烈,结果女人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沉默看着窗外,一声不吭,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地方默默发呆。

    顾从礼和院长大概有点交情,将曹姨留下来照顾她,曹姨将削好切成块的水果端过去,叫了她一声:“夫人。”

    白露恍惚了一下,扭过头来,呆呆看了她一会儿。

    半晌,她轻轻开口:“他什么时候来接我。”

    曹姨笑了笑:“夫人,小少爷就在门口呢,您要不要跟他聊聊天?”

    白露露出了一个短暂的迷茫的表情,随即很快笑了起来,轻声说:“怎么你叫我是夫人,叫他就是少爷了?他才没在门口,你骗我。”

    曹姨愣了下,反应过来以后,下意识回过头去。

    顾从礼沉默地站在门口,察觉到她看过来的视线,微微点了点头,抬手关上门。

    她嘴里的“他”,除了顾璘以外,从来没有过第二个人。

    不同于综合性医院的拥挤,这里的医院很安静,走廊空荡荡的,除了他没有人。

    顾从礼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中央空调的暖气明明很足,室外冷流却依旧透过厚厚的墙壁渗透进来。

    他冰冷的指尖捏在一起捻了捻,转身往外走。

    穿过走廊走到尽头电梯间,他看见时吟。

    她坐在窗前的椅子里,身上是厚厚的毛衣外套,电梯间有穿堂风,她大概是觉得有点冷,整个人缩在一堆,看起来像是一团毛绒绒的毛线团。

    瞥见他出来,时吟抬起眼,朝他笑了,站起身跑过来,走到他面前,去拉他的手。

    大概是他体温有点低,她打了个哆嗦,仰头:“你冷吗?”

    顾从礼抿着唇,安静了几秒,缓慢开口:“冷。”

    她扯着他一根中指,把他的手拉过来,塞到自己的外套里,毛衣触感柔软暖洋洋的温度带着她的气息,淡淡的椰子混着花香。

    她扬起眼睫,笑眯眯地看着他;“这样还冷吗?”

    顾从礼垂眸,抽手,拉着她抱进怀里。

    时吟安安静静任由他抱着,乖巧的像只小猫咪。

    电梯叮咚一声,有几个护士从里面出来,看见门口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然后凑在一起笑嘻嘻的走过去,边说话还边回头。

    时吟有点不好意思:“行了啊。”

    顾从礼不撒手,下巴搁在她发顶:“再抱一会儿。”

    时吟像小泥鳅一样拱了拱:“回家再抱。”

    “回家接着抱。”

    时吟沉默。

    算了。

    今天就宠他一下好了。

    她纵容地妥协了,心里还有点窃喜和小无奈,感觉自己像个大姐姐一样,他是抱着她撒娇的小朋友。

    终于有了翻身做主人的这一天。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电梯门口,电梯门打开又合上,直到电梯门第四次关上以后——

    “……”

    时吟脚都麻了,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顾从礼,这就行了啊。”

    男人低低笑了一声,放开她:“脾气真差。”

    时吟瞪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你说我脾气差?”

    “你竟然还嫌弃别人脾气差?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脾气有多烂?”

    顾从礼按开电梯,微挑了下眉:“没人说过我脾气不好。”

    “那是因为没人敢说,”时吟面无表情,“你还记得你连续一个礼拜不加我微信加了以后一秒钟拉黑,原因只是因为我摔门了——这件事儿吗?”

    “我应该也说过,那是因为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时吟又翻了个白眼:“主编,我希望您理智吃醋,赵编辑家女儿都能打酱油了。”

    顾从礼点点头:“理智,你那个小助手的钥匙什么时候还。”

    两个人出了医院的门,走到车边,时吟脚步一顿,表情为难:“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呀,直接说我有男朋友了,男朋友让我把钥匙要回来,会不会显得你太小气,有损您的名声。”

    顾从礼开车门,语气轻飘飘:“没事,我不需要名声。”

    时吟一噎,被他的豁然震住了,一时之间想不到还能说什么。

    默默地上了车,顾从礼打方向盘出了医院大门,忽然说:“时吟,你要不要搬过来住。”

    时吟正在玩手机,闻言一抖:“什么?”

    “搬来我家住。”他就当她真的只是单纯的没听清,平静地重复道。

    时吟微张着嘴巴,看了他十几秒,意识到这个男人是认真的以后收回了震惊,换了一副更震惊的表情:“主编,我们家不流行婚前同居,被我爸知道可能会把我打死。”

    顾从礼点点头表示理解,很善解人意:“那先结婚。”

    时吟:“……”

    *

    “男人,三十岁了,三十而立,成家这事儿的确是应该提上日程了。”

    甜品店角落卡座,方舒翘着腿儿,漫不经心地搅拌着玻璃杯里的冰沙,语重心长的重复道:“毕竟,三十了。”

    “……”时吟面无表情,“二十九。”

    方舒眉一挑:“你是已经嫁给他了?这就开始护夫狂魔上身了。”

    时吟高举着手,一根一根摆弄着手指头,一脸崩溃:“我才二十三,二十三,我怎么结啊。”

    “二十三了,该有性生活了。”

    时吟:“……”

    方舒抬眼,突然问她:“你用了吗?”

    时吟愣了愣,眨眼:“什么用了吗?”

    “我给你买的,出差礼物。”

    “……”

    时吟四下看了一圈儿,脸涨得通红,压低了声音:“你那个东西,那个珠子——”她说不下去了,挫败地叹了口气,“没有,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

    *

    时吟最近确实是忙,两场签售会下来透支了她大半的体力,刚一回到S市又因为顾从礼的事儿去了趟阳城,折腾了两天,剩下的体力也空了。

    睡了十几个小时,浑浑噩噩爬起来,又接到梁秋实的电话。

    继续开始了无休止的赶稿。

    上次梁秋实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因为顾从礼,她没怎么注意他说了些什么,顺口提起这件事。

    等到时吟这边画得差不多了,梁秋实过来补背景和网点,关于上次的话题又重复了一遍。

    简单来说就是,他觉得帝都的那场发布会上那个戴着口罩的女生看起来有点像离年,可是他不确定。

    时吟缩在沙发里打了个哈欠,抱着数位板,手边一杯奶茶,旁边放着笔记本电脑,手里捏着笔勾勾画画,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来:“离年是谁?”

    “……”

    梁秋实:“老师,您是故意的吧。”

    时吟裂开嘴,无声地笑了得好灿烂:“对啊,我是故意的,意思就是,她是谁都无所谓,”她抬手,笔尖戳了戳笔记本屏幕上的分镜墨稿,“作品说话。”

    梁秋实委婉的提醒她:“老师,离年背后是整个从阳文化的资源,作品,大纲,脚本,画功强大的职业助手,从阳全部都提供,他们品牌部门是外包的,营销水平没话说。”

    他顿了顿,抽手机,翻出微博里那段视频,时吟的粉丝围攻口罩女生的视频:“这个热度,您也看到的了,网上现在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对于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事情,她们只会看自己能看到的,看到了这段,转一下骂两句。”

    “您是转了后面的内容,可是能看见这些的最多也就仅限于圈内或者关注这件事的人,并不是所有人都真的会刨根问底去深究后面还发生了什么,去好奇一下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就是全部。”

    他说了一大堆,时吟像没听见一样,半分钟后,把电脑侧了侧,给他看,认真地问:“你觉得这里留白会不会好一点?”

    “……”

    梁秋实急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声音提高了一点:“时一老师!”

    时吟嘴巴里咬着吸管,扬着眼睫看着他:“球球,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我?”

    梁秋实僵了下。

    “你觉得对不起我,你差点去了从阳,而现在给我下绊子的又好像和从阳也有关系,所以你有点急,但是,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梁秋实愣了下,茫然的看着她。

    时吟直起身来,耐心地说:“你看啊,现在中国画漫画的人那么多,优秀的漫画作者那么多,好看的,帅的,各种各样的都有,比我红的人多到数不过来,所以这个离年她红不红,她长得好不好看,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以为少年漫啊,我就遇见了我毕生的对手,她的一举一动还能牢牢地牵扯着我的心?再说啊——”

    眼见着梁秋实的表情慢慢变得敬佩了起来,时吟有种自己很英俊潇洒的自豪感,她抿着唇,摇头晃脑地说:“我转了那个视频的后续,喜欢我的人,或者对这件事情比较关注的人看到了,这不是就够了吗?其他人怎么想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时吟拿起奶茶吸了两口,咬着里面的黑糖珍珠,一边拿过手机随手刷着玩,“所以说啊,那个离年想干嘛,我真的不太在意,喜欢我的人,我愿意把我的喜欢也全都给她们,不喜欢我的人,我管他是个屁——”

    时吟的声音戛然而止。

    梁秋实正听孤高的时一老师吹牛逼听得津津有味,突然一下停住了,他有点疑惑地抬眼。

    淡然孤高的时一老师面无表情看着手机屏幕,定住了半分钟,缓慢地抬起头来,将手机举到他面前,声音冰冷:“这个女的,是不是那个离年?”

    梁秋实看了一眼,是张不知道哪里来的照片。

    看起来优雅又小资的咖啡厅里,女人浅栗色的梨花头,小脸翘鼻,红唇水润,带着深棕色的美瞳,显得眼睛明亮。

    她旁边坐着个男人,气质冷冽,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梁秋实回忆了两秒钟,露出了一个茫然的表情:“这个是离年啊,这不是顾主编吗,”很快,他恍然,“《赤月》这是觉得准备挖离年过来?她这个天才美少女漫画家的人设确实挺成功的。”

    “呸!”时吟摔笔,“她是个狗屁的美少女漫画家!”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