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亲吻与诉说(5)
    顾从礼有点头疼。

    他单手拿着手机,直接抽掉浴衣的带子,走到衣柜前,打开,随手扯了两件出来:“你现在在哪。”

    时吟胡言乱语:“我是你爸爸。”

    “……”

    顾从礼手指搭在衣挂上,冷道:“时吟。”

    时吟完全没听出他声音里的寒意,语气更冲,含含糊糊地:“干什么?叫爸爸干什么?你还想造反吗?”

    她说着,又打了个酒嗝,然后从手机那头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撞击声,拖鞋在地板上拖来拖去的声音,她干呕着,人趴在水池旁边,打开了水龙头,冰凉的水流冲在手背上。

    顾从礼顿了顿,放缓了语气:“时吟,你在哪儿。”

    时吟“唔”了一声,混着水声。

    “你在家吗?”

    她又“唔”了声。

    顾从礼套上毛衣:“你在家乖乖等我,十分钟,听见了吗?”

    时吟对他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很不满,趴在洗手台上,指着镜子,皱眉:“你为什么要命令我?”

    “你别乱跑,我给你买炸猪排过去,乖。”顾从礼单手扎皮带,柔声哄道。

    她犹豫了一会儿,跟他讨价还价:“那我还要吃大肠面的。”

    “好,都买给你。”

    *

    半个小时后,顾从礼人到时吟家门口,开了门进去。

    房子里很安静,客厅顶灯没开,地灯照亮了沙发处的一小块空间,茶几和地毯上都摆满了听装啤酒,立着的倒着的一大堆。

    茶几上一个空的,灰雁伏特加的酒瓶,还柠檬味的。

    时吟人没在,卧室的门虚掩着,从门缝里隐隐透出亮光,还有一点点微弱的声音。

    像是水流声轻响。

    顾从礼走过去,抬手推开卧室门,他第一次到她卧室里来,扫了一圈,往开着灯的浴室走过去。

    时吟坐在马桶盖子上,扒着洗手台台面趴着,水龙头没关,洗手池下面却被她按死了,水灌了满水池以后,顺着台面哗啦哗啦往下流,漫了满地。

    她身上的衣服几乎全都湿透了,贴着洗手台那边的头发也湿湿的,闭着眼,睡得完全不受影响。

    顾从礼走过去,关上水龙头,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时吟。”

    她皱着眉,撅起嘴巴,黏黏糊糊地哼唧了两声,脑袋转到另一边去了,砰的轻轻一声砸在台面上。

    这下,另一头头发也湿了。

    而她竟然还没醒,像个小动物似的扭动了两下,重新归于平静。

    顾从礼打横把她抱起来,走出浴室,放到卧室窗边的小沙发上,又转身打开衣柜,找衣服。

    女人的衣柜和男人的,长得完全不一样。

    里面挂着裙子衬衫,下面透明的长条盒子两排,整齐地摆着内衣内裤,再旁边是一堆白色的,圆形的,薄薄的东西。

    顾从礼歪了下头,捏起一个来,转过身,就着浴室里映出来的灯光观察了一下。

    一抬眼,就看见时吟坐在沙发上,浑身湿漉漉的,直勾勾看着他。

    沉默了几秒,时吟委屈巴巴地说:“你拿我胸垫干什么。”

    “……”

    顾从礼淡定地把那玩意儿重新放进盒子里,抽了套内衣内裤出来,又随手拽了件T恤,走过去,递给她:“醒了就先把衣服换了。”

    时吟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喝了一整瓶的伏特加,四十度。

    她还是不说话。

    顾从礼俯身,凑到她面前,很近的距离下看着她。

    小姑娘眼睛直勾勾的,平时亮晶晶的专注视线看起来有点散,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勾勒出里面内衣边缘蕾丝的轮廓,淡淡的蓝色。

    顾从礼将衣服丢在沙发上,抬手勾起她湿漉漉的长发,卷在指尖:“时吟。”

    时吟下意识抬了抬眼。

    “喜欢我吗?”他轻声问。

    时吟歪着脑袋看着他,好半天,慢吞吞嘟哝了声:“喜欢……”

    好像在一起以后,这姑娘也一直会无意识地躲着他,像是在怕他似的。

    这种话,也就只有在这种事情,他哄着她问,才能听得到。

    顾从礼浅浅笑了,亲了亲她眼睛,湿湿凉凉的,混着温热的液体。

    他一愣,抬起头来。

    时吟红着眼睛看着他,眼角湿漉漉的,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水,她眨了眨眼,大颗大颗的水珠滚落。

    顾从礼抿了抿唇:“怎么了?不舒服?”

    “顾老师……”她哑着嗓子,声音低低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

    顾从礼用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平时看起来越是迟钝的姑娘,大概内心越是敏感。

    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高中的时候的事情,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的完全释怀。

    他抬手,指尖抹掉她眼角的水珠,将人抱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揉揉她湿漉漉的头发,轻叹了声:“傻不傻。”

    *

    把干燥的衣服推到她面前,顾从礼起身,找到空调的遥控器调高了温度,出了卧室门,去厨房。

    时吟家零食挺多,没什么食材,顾从礼从保鲜层拿出一罐蜂蜜,给她冲了杯蜂蜜水,又拿了瓶酸奶,推开卧室门。

    一进去,就看见一片白皙的背,肩线平直,深凹线条一路向下,末端被单人小沙发的扶手挡住,肩胛骨的线条像展翅欲飞的蝶。

    她侧背对着门,正慢条斯理地拉扯开面前的T恤,弯下上身,湿漉漉的脑袋从衣摆处钻进去,毛毛虫似的往里面拱。

    顾从礼走过去,将蜂蜜水和酸奶放在窗台,手从T恤宽松的领口伸进去,勾住她湿漉漉的头发扯出来,举在她头顶把住,淡淡撇开视线。

    她像乌龟一样,动作一帧一帧地拽下T恤衣摆,然后下地,手脚并用爬上床,乖乖地坐在那里揉了揉眼睛,然后一头倒下去了。

    “……”

    她喝醉了以后其实很乖,不哭不闹,最多也就只会胡言乱语一会儿,然后就自动自觉地找床,倒头就睡。

    顾从礼走过去,捏捏她的脸:“时吟,起来把蜂蜜水喝了。”

    她哼哼唧唧地,不耐烦地蹬了蹬腿,像是在踹他。

    只套了件衬衫,细白大腿全露在外面,似乎是觉得有点冷,她整个人缩成一团,上衣往上窜上去,露出下面的淡蓝色蕾丝边儿,脚丫微微勾着,脚趾不自觉蜷缩在一起。

    顾从礼从床尾拽了被子过来,把她人盖在里面,又捏了捏她的脸,低声道:“我买了新的香槟,要不要?”

    时吟眼睛还闭着,大概是真的喝了太多觉得难受了,她皱着小脸缩进被子里,呜呜地:“不要了……”

    声音细细的,带着一点点委屈,还有刚哭过后沙哑的哭腔。

    顾从礼喉结滚了滚,嗓子发紧。

    不自觉地想象到,这声音在另一个情景下,是不是会勾得人把什么都给她。

    *

    时吟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挂钟的时针指向五,窗帘紧紧拉着,一片昏暗,房间里充斥着很浓烈的,宿醉过后酒精发酵的味道。

    还有一点点淡淡的,其他什么味道。

    她眨了眨眼,用十秒钟回忆了一下昨天发生了些什么,然后,混迹酒桌多年难求一醉的时一老师发现她甚至有点断片儿了。

    最后模模糊糊的记忆是自己挂了电话,然后冲进厕所里抱着马桶吐了个天昏地暗,然后呢。

    等等,她是给谁打了个电话来着?

    她侧过身去,想去摸手机,一回头,僵住了。

    一个人的轮廓。

    时吟终于找到了那种,除了酒精的味道以外的那个“其他的味道”的来源。

    一点点烟草,混合着植物和纸张,还有淡淡的,就是男人的那种味道。

    很好闻的,形容不出来的,只属于顾从礼的味道,带着一点成瘾性,让人忍不住想再嗅嗅。

    时吟翻出了自己多年来的看小说经验,把它归结于“男朋友的荷尔蒙味儿”。

    她忍不住靠近了一点,就着卧室里昏暗的光线观察他的五官。

    从额头,到睫毛,高高的鼻梁,薄唇,下颏的轮廓。

    时吟从来没见过顾从礼睡着的样子,她看见过的他永远都是清醒着的,冷静的,理智的,偏执的,阴郁的,或者带着一点点攻击性的他。

    她像是在集邮一样,一点点收集着他每一个不同的样子,即使在这个过程中,她对他最开始的印象见见崩塌掉,她却觉得轻松。

    越接近,越渴望,越了解到他陌生的一面,反而觉得更轻松。

    她觉得自己也病了。

    过了两三秒,她忽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时吟视线定住,看着躺在她的床上的男人,又垂眸,看了一眼自己身上。

    换了件T,里面挂空没穿内衣,光着腿。

    时吟僵硬了,唰地拉开衣领,从领口往里看。

    身上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什么大战三百回合以后的痕迹,也没有什么腰酸背痛腿抽筋的感觉。

    她再次侧过头去,看向顾从礼,正对上男人浅淡的眸。

    他平静地看着她,浅棕的眼清清淡淡,和平时无异,没有丝毫困倦或者睡意。

    时吟吓了一跳,蹬着床面往后扑腾了两下,拉开一点距离,张了张嘴,又闭上,清了清嗓子:“你是没睡吗?”

    声音有点哑。

    顾从礼坐起身来,端过旁边床头柜上的水递给她。

    被子从他身上滑落,露出男人裸着的上半身,昏暗的光线中,从上看是锁骨肩线,从下看腹肌纹路隐约,胸肌上两个小小的——

    时吟啪地捂住眼睛,也不顾上喝水了,脸憋得通红,连耳朵都红了,结结巴巴地:“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