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予死予生(9)
    时吟紧张极了。

    摇光社的公司里,隔壁就是《赤月》的编辑部,会议室里面是长桌,一把把椅子整整齐齐,最前面是大屏幕,投影仪。

    会议室这种几乎肃穆的,工作的地方。

    怎么能在这里做这种事情。

    像是在偷情。

    时吟平稳了下呼吸,清了清嗓子,轻轻推了推他。

    顾从礼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抬手,指腹摩擦过她有点肿的嘴唇,顺着嘴角到下巴尖儿,脖颈,停留在锁骨的前端:“穿这么少,晚上会冷。”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若无其事啊。

    时吟抬手用手背蹭了蹭嘴唇,上面的唇膏一点都不剩下了。

    她哀怨地瞪了他一眼:“我一会儿就回去了,不在外面呆到晚上的。”

    顾从礼亲了亲她的头发,鼻尖蹭蹭发顶:“陪我加班?嗯?晚上送你回去。”

    时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怎么陪你加班,我坐哪儿啊,你同事问起来我怎么说?”

    “和责编讨论漫画后续剧情和分镜草稿NAME。”

    “……”

    这理由还真是冠冕堂皇。

    “编辑和手下的漫画家谈恋爱真方便啊。”时吟感叹。

    顾从礼低笑:“是方便,还能泻火。”

    时吟的耳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红了。

    她后知后觉地,又有些迟疑地看着他:“主编,你刚刚是不是在耍流氓啊……”

    顾从礼神色平淡:“你是指什么,说话的时候,还是和你接吻。”

    时吟“……”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表情完全无波无澜,平静得就像是在说“今天早上吃了个培根土豆饼,味道还不错”。

    看着冷心冷情的一个男人,却好像是个接吻狂魔。

    空荡荡的会议室里,男人的嗓音低低哑哑,存在感被无限放大。

    时吟清了清嗓子:“我跟朋友一起来了,一会儿要去找他的。”

    顾从礼皱了下眉。

    “就是欺岸的那个见面会,我之前跟你说过的。”

    他“啊”了一声,眉头舒展开,似乎是刚想起这件事。

    “所以,”她顿了顿,“我走啦?”

    顾从礼抿了抿唇,没说话。

    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却莫名让时吟想起那种,即将要被抛弃了的,可怜兮兮的小动物。

    她有点不忍心:“跟朋友说好了的,就这么把人家一个人丢在那里自己走了不礼貌。”

    “嗯。”顾从礼应了一声,低低垂下眼睫。

    他的睫毛密密的,眼尾稍扬,低低压下来,像黑色的鸦羽。

    这么一垂,更可怜了。

    时吟迟疑了一下,侧头看了眼被拉上的帘子,确定严严实实以后,踮起脚来,凑到他唇边轻轻亲了亲。

    他的嘴唇软软的,薄薄的,温温热热。

    触感很舒服,她没忍住,亲了一下以后,又亲了亲,贴在他唇边,小声说:“我下次陪你加班啊。”

    她话音刚落,下巴被人捏着抬起来,他再次凑过来,加深了吻。

    男人的膝盖隔在两腿间,托着她臀部将人抱起来,转身往里走,把她放在旁边会议桌上。

    椅子被他随意踢开,两把撞在一起,发出碰撞声。

    时吟坐在桌上,仰着头,乖乖地接受他的索吻。

    从激烈的吞咽,到温柔舔吻,他口腔中有烟草的气息,淡淡的一点点,混合着薄荷还有某种植物的清香,时吟分不清到底是他身上的味道还是哪儿。

    指尖挑开领口露出锁骨,灼热的唇贴上,轻轻咬了咬。

    时吟瑟缩着往后躲,手抵住他腹部,推了推:“诶,你怎么……”

    顾从礼抬起头来,浅棕的眼不染欲望,只眸光有些暗:“我怎么?”

    声音沙哑,低低的喘息带着滚烫的气,时吟双手撑着冰凉的桌面,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以前有过几次无意间的触碰,他的手指总是很冷的,还以为他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冷。

    接触以后才发现,事实好像和想象中有些偏差。

    被他咬过的地方,像是被烫到一样酥酥麻麻的热。

    *

    时吟重新回到礼宴厅的时候,林佑贺已经排好队了,正坐在门口玩手机,腿上放着一本翻开的漫画书。

    他块头大,个子高,看起来像是从特种部队里面出来的,身上还带着点儿野气和凶性,和周围一堆妹子长相精致的coser什么的气质实在是不太搭,难免有不少人往这边看。

    林佑贺倒也不在意,抬眼看见时吟回来,合上手里的漫画,塞进袋子里站起来,走到她旁边,递给她一个一模一样的袋子:“给你的,谢礼。”

    时吟眨眨眼:“这是什么?”

    “《零下一度》的全套单行本,限量版,”林佑贺顿了顿,咧开一个阴森森的笑容,然后垂头,继续玩手机,“还没完结,欢迎跳坑。”

    时吟:“……”

    她道了谢,接过来,两个人往外走。

    出了摇光社大门,林佑贺转过头来:“西野奈老师,你知道吗?”

    漫画家西野奈,一个人气很高,出道很久,微博粉丝很多,作品广受好评,死忠粉遍地的——画纯爱漫画的。

    也就是搞基佬艺术的一位高人。

    因为领域重合度不太高,时吟好像和她也只在某个群里有说过几句话。

    她点点头:“知道啊,不过就认识的程度吧,没说过几句话。”

    林佑贺:“我跟她关系还不错,她刚说搞了个小聚会,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玩。”

    时吟:“……”

    你为什么会和画耽美的太太关系不错啊!

    她很上道地:“那你去吧,没关系啊,我刚好也要回家了。”

    林佑贺瞅了她一眼:“你不去吗?”

    “我都不认识啊……”

    “去了不就认识了吗,大家都在S市,以前也都会一起出去玩玩什么的,就你最神秘,好些人连时一老师是男的女的都不知道,”他意味深长,“而且网上现在盛传,不知道你听说没有,说时一老师三年不洗头。”

    时吟:“……???”

    这个圈子本来也不大,好多漫画家私下关系其实也都很好,尤其是同城的漫画家,也经常私底下会一起出去搞个活动,聚个会,甚至一起旅个行采风什么的。

    时吟网络上认识的同行朋友也有不少,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涉及到三次元见过面的。

    林佑贺是第一个,而且他是个意外。

    想了想,她答应了。

    连林佑贺这种校霸都社交!她有什么理由自闭!

    餐厅挑的是一家特别适合朋友聚会的火锅店,环境不错,味道也好,一进去一股浓郁的火锅香气飘散,林佑贺和时吟到的时候包间一桌人已经坐得差不多了。

    林佑贺进去,里面的人吵吵嚷嚷:“糖老师!怎么回事儿啊你回回迟到。”

    时吟跟着进去。

    女人纤细高挑,肤白貌美,长发飘飘,气质甜美又清新。

    站在林佑贺旁边,像是美女与野兽。

    包间寂静了,只剩下中间的铜锅火锅咕嘟咕嘟的寂寞的冒着泡泡。

    林佑贺仿佛没感受到气氛的异样,依然是一张“你欠我三千万你什么时候还”脸,扬了扬下巴,介绍道:“时一,《鸿鸣龙雀》的那个。”

    坐在最里面的一个女孩子眼睛忽然亮了,扑腾着站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时吟:“时一老师你好,我是西野奈。”

    时吟笑了笑:“西野老师好,久仰久仰,我很喜欢您。”

    西野奈激动的眼睛都红了,筷子啪地往桌上一拍:“我也喜欢您!我是您的粉丝!鸿鸣和龙雀太甜了呜呜呜呜太好看了!!!”

    时吟:“……”

    *

    西野奈是一个特别健谈的,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她出道很多年了,看起来却很年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相秀气,皮肤很好,带着一点点漫画少女的跳脱。

    都是圈子里的人,话题上也完全不会有什么压力,一顿饭吃下来,时吟人也认得差不多了。

    西野奈是真的很喜欢《鸿鸣龙雀》,拉着她说了好多,林佑贺坐在旁边,说起白天去了欺岸的周年会的事情。

    西野奈听见,侧了侧头:“欺岸?他现在怎么也开始搞这些东西了?”

    “没有,他没去,其实就是作品的周年会,回馈一下粉丝什么的吧,好像是公司弄的,欺岸本人可能都不知道。”

    西野奈摆摆手:“他知道也不会去的,那人是大爷,天王老子下凡都管不了他。”

    听起来好像和欺岸非常熟。

    时吟也不多话,就安静地听着他们八卦,默默地涮羊肉吃。

    七点多钟的时候,顾从礼给她发微信,问她晚饭吃了什么。

    时吟才想起,之前跟他说自己要回家了,结果跑出来玩儿。

    刚好那边,西野奈还在嚷嚷着一会儿去KTV。

    时吟有点心虚,想了想,还是跟他说:【被朋友叫出去吃饭了,一会儿要和大家去KTV。】

    顾从礼那边沉默了。

    时吟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他的回复,这边大家吃得差不多,埋单起身,两两三三聊天一边往外走。

    火锅店地段不错,开在商场里,旁边就是一家很大的KTV,一行人进去,要了个大包。

    直到时吟找了个沙发角落坐好,那边林佑贺已经在点歌了,顾从礼才回复:【哪家。】

    她发了个定位给他。

    两分钟后,他发了两条语音过来。

    两条都不长,就几秒钟。

    周围音乐声很大,时吟捂住一边的耳朵,把手机音量开到最大,调了听筒模式,贴到耳边听。

    他那边倒是安静,声音清冷低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乖乖等我。”

    “不许和别的男人说话。”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