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予死予生(6)
    顾从礼工作日来,用冰箱里仅有的材料给她烧了一顿晚饭,然后,坐在对面,看着她吃。

    时吟被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

    她把盘子推到他面前,里面炒饭裹着蛋液,黄澄澄的,黄瓜和胡萝卜的丁像是点缀,白的黄的绿的橘的,卖相很好,时吟还挖了一勺老干妈辣椒酱在盘边。

    “你不吃吗?”

    “不吃。”

    时吟歪了下头:“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年终,他这段时间一直很忙。

    他看着她:“给你弄个晚饭。”

    时吟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他的表情和眼神,突然就让她觉得,现在还是暂时不要跟他提梁秋实的事好了。

    总觉得如果说了,会发生什么很糟糕的事情。

    吃过饭后,顾从礼没呆一会儿就走了。

    时吟回书房,继续把剩下的最后一点工作做完,凌晨一点半,终于把全部原稿都发给了顾从礼。

    时吟大功告成,长长舒了口气,人瘫软在椅子里,揉着酸疼的右手手腕,指关节嘎嘣嘎嘣的响。

    她看着手机,开始发呆。

    之前答应过了梁秋实,会带他去欺岸的《零下一度》周年会。

    结果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去。

    时吟很不擅长处理这种情况,梁秋实工作上的失误她有点生气,可是作为朋友,她觉得他说的好像也没错。

    两个人认识近两年,一直以来,她都是被照顾着的那一方。

    他的心思是很细腻的,而且是个居家小能手,很多她想不到的地方,他都会帮她做好。

    而她,好像没有帮到过他什么忙。

    除了把自己会的东西教给他,时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了,她能够提供的也仅仅是漫画上的一点帮助,她一点儿也不知道梁秋实什么时候去投稿参加了新人赏,梁秋实从来没跟她说过。

    时吟很苦恼,一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举棋不定的时候,她就去骚扰方舒。

    方舒从小到大注意都特别正,时吟就没有见到过她不果断的时候。

    她是她最后的港湾,是她的智慧囊。

    方同学也是个夜猫子,一刷朋友圈发现这人十分钟前才发了一个文艺电影的截图,配字是破口大骂女主角智障,时吟大喜,给她发了个微信过去。

    对方秒回。

    于是她打了电话过去。

    方舒那边接的挺快,讲话有点含糊:“喂?”

    “你在吃东西吗?”

    “敷面膜,”方舒把面膜揭了,声音清晰起来,“怎么了?”

    时吟闷闷不乐:“我跟别人吵架了。”

    “就你?”方舒诧异,“现在连你都能跟人吵架了?”

    时吟:“我初中的时候也太妹过的好不好,染过紫毛的,西街一霸。”

    “我知道,阿姨跟我说过,染完被一顿胖揍,第二天就染回来了。”

    时吟:“……你别闹,我真的好郁闷,我跟人吵架了,然后不知道该找他说什么。”

    “男的女的。”

    “男的,就我助手。”

    方舒很不解:“既然是你助手,你为什么要主动找他?”

    “因为我觉得我确实有点,忽略他了吧,这么久了,我一直没注意到他心态上的问题,”时吟把和梁秋实的事情前因后果都跟她说了,“就,我也有错。”

    方舒听完,沉默了一下:“我就说你怎么可能跟人吵架,软得像团棉花一样。首先,本来就是他工作上出现了问题,无论是什么原因,他在工作的时候就是你的助手,你是他老板,觉得你们关系好,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工作上出现失误,然后用这种神奇的理由甩锅,他会不会有点太理所当然了?”

    “而且,他听起来好像完全没有真的觉得抱歉的意思嘛,大概他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吧,这种情况下,你还要主动去找他?你是不是脑子背门夹了?管他去死,就晾着他吧,女人没有错,女人是不会犯错的。”

    时吟:“……”

    好生霸道。

    她好喜欢。

    时吟想,如果方舒是个男人,那还有顾从礼什么事儿,在遇到他之前,她可能就已经爱上方舒了。

    *

    听了方舒的话,时吟没主动去找过梁秋实。

    梁秋实也很安静,画稿交上去,助手也暂时进入休息期,没有什么工作,他消失不见了。

    另一个助手小鱼倒是给时吟打了个电话,还微信上问了一下情况,劝了她一会儿。

    《零下一度》的周年会在周末,周六那天早上九点半,时吟家门铃久违的响起。

    时吟现在几乎已经被顾从礼搞出生物钟来了,一到每天早上九点多,她必然要醒一次,但是醒过来,和起床,差别还是很大的。

    所以顾从礼人进来的时候,时吟正坐在床上,一脸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眼皮,一脸不爽的看着他。

    顾从礼从容的给她倒了杯水。

    时吟接过来:“你既然有钥匙,为什么还要按门铃。”

    “提醒你一下,我要进来了,免得看到什么奇怪的画面。”

    时吟一顿:“什么奇怪的画面?”

    “有些人不是会,习惯裸睡。”顾从礼说。

    “……”

    时吟一口白开水差点喷了。

    她咽下去,抹了下嘴角:“下次不用按门铃了,我没有裸睡的习惯,谢谢您了。”

    “真遗憾。”顾从礼声音淡漠,完全看不出半点遗憾的意思。

    时吟翻了个白眼。

    他垂眸看着她,忽然笑了一下。

    每次早上把她吵醒,她发脾气的时候,都很可爱。

    那种和平日里有点不一样的,鲜活的生动,让他忍不住想要一次次地这么做,屡试不爽,令人上瘾。

    这么无聊的事情,他曾经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做。

    时吟咕咚咕咚喝掉了一杯水,顾从礼接过杯子,往外走:“起来洗漱,换衣服,一会儿出门。”

    她一顿,坐在床上茫然的抬起头来,看着他:“啊?干嘛去?”

    “约会。”

    *

    说实话,时吟对顾从礼的“约会”,没有抱太大的期望。

    她还记得他之前几次所谓的,自称的约会,差点把她气背过气去。

    所以当顾从礼真的带着她,车子开到游乐园门口的时候,时吟下巴都快惊掉了。

    这还不如之前的呢。

    时吟坐在副驾驶里,没下车,听着车门的锁被他打开了。

    顾从礼侧头:“怎么了?”

    时吟耐心道:“主编,成年人的约会一般不会选在游乐场。”

    顾从礼平静地说:“你们小姑娘不是都喜欢么。”

    “我们小姑娘也不是都喜欢的……”时吟无力地靠在副驾驶里。

    而且,那些什么悬挂式过山车,什么大摆锤,时吟看着就怕得不行。

    腿都软了,进去她大概只会选择坐坐旋转木马什么的。

    可是来都来了。

    她总不能说,我不想玩,我们回去吧。

    时吟清了清嗓子,解开安全带,抬手去开车门:“先进去看看吧,应该会有很多好吃的什么的?就是不知道周末人会不会很多。”

    她车门打开,只来得及推开一条缝,悬挂式过山车刚好就在离门口很近的地方,呼啦啦的一排呼啸而过,尖叫声此起彼伏,清晰得近在咫尺,从这里甚至能看见上面的人被倒挂着,头发全都垂下来的样子。

    时吟仰着头,准备迈出去的脚顿住,脸都白了。

    顾从礼看了她一眼,忽然探过身来,手勾着副驾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又抬手去把她安全带重新拉下来,扣好,发动车子。

    时吟眨眨眼,侧过头来:“不进去了吗?”

    “人多,有点烦。”顾从礼淡道。

    这游乐场离市区有点远,来回的车程也用掉了很多时间,等两个人再次回到市区已经十一点多了,顾从礼直接找了家私房菜馆,先吃饭。

    餐厅装修得很有格调和情怀,位置不多,隔断很好,从灯光到桌椅挂画,各处都充满了一种旧上海滩的风情。

    时吟其实是挺能吃的,顾从礼吃的倒是不多,吃到一半,她起身去洗手间。

    穿过长长的一段走廊,刚走到洗手间门口,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从左边的男厕那边走出来。

    时吟愣了下,停住脚步,看过去。

    男厕门口还站着个男人,个子不高,矮矮胖胖的,脸很圆挤着那双眼睛几乎看不见了。

    用了十几秒钟的时间回忆,时吟想起来,是之前新人赏颁奖典礼上,从后面往她身上凑的那个男的。

    好像是什么,从阳文化的副经理?

    时吟一阵恶寒,只看着他就想起了当时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他面前,梁秋实正侧对着时吟,跟他说话。

    胖男人笑容可掬,梁秋实倒是没什么表情。

    时吟面色一沉,几乎是没做考虑,直接走过去:“梁秋实。”

    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

    梁秋实明显愣住了,而那个胖男人则愣了一下,然后露出近乎于惊恐的表情,急急忙忙地往她身后看。

    看到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才松了口气。

    时吟根本没看他,直直看着梁秋实:“这么巧,你也来吃饭?”

    “是啊。”他干巴巴地说。

    时吟侧头,看向那个胖男人,微不可查皱了下眉:“这位看着也有点眼熟。”

    梁秋实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目光游移,没说话。

    那个胖子表情忐忑,似乎还有些不安,又低声说了几句,才笑呵呵地:“那我就先走了,梁先生,以后再联系。”

    梁秋实点了点头。

    胖子逃似的快步离开了。

    只剩下两个人站在洗手间门口走廊里,两个人隔着一段距离,沉默地看着对方,没人说话。

    时吟吐出一口气来,淡淡问:“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他皱起眉。

    “这就是你最近一段时间工作一直心不在焉,背景人物画得一塌糊涂的原因?”

    时吟又难过又生气,失望伴随着火气一层一层往上窜。

    她强压下火气,歪了下头,心平气和地说:“你不想做我的助手了可以直接跟我说,你想画自己的作品,我可以帮你介绍我认识的,靠谱的编辑,我不会不让你走的,你不用背着我找这种垃圾公司的垃圾管理层,这种出版社,对你的发展也没什么好处。”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