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予死予生(5)
    十一月底的那天,顾从礼接到了顾璘的电话。

    他没有存号码的习惯,通讯录里面的手机号一共也没几个,顾从礼人还在编辑部,从会议室走出来,漫不经心接起来:“您好。”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是我。”

    顾从礼脚步一顿。

    编辑部例行加班,一出了会议室周围吵吵嚷嚷的,电话声音此起彼伏,顾从礼没说话,那边也就一片安静。

    过了几秒,顾璘才问:“你在哪?怎么这么吵。”

    “上班,”顾从礼走回到桌前,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靠进椅子里,打开电脑,“有什么事吗?”

    “上班?”顾璘慢慢地重复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顾从礼笑了,看着电脑桌面,语调有点懒:“我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吗?”

    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顾从礼一直觉得,自己跟顾璘很像。

    血缘的力量很可怕,从小,他就觉得他在有些地方跟顾璘一模一样。

    某些思想,对不在意的事物、情感上的淡漠,还有过于极端的掌控欲。

    他是掌握皇权的王,国土之上任何人都不能忤逆他。

    顾从礼觉得,自己的病症比起他来,好像还要轻一点。

    至少没到无药可医的程度。

    顾璘沉默了一下,忽然道:“我去看过你妈了。”

    顾从礼一顿。

    他人靠在椅子里,笑意消失得无影无踪,紧绷着唇角,眸光敛起:“谁让你去了。”

    顾璘似乎完全不在意儿子糟糕的语气,依然平静地,听起来没什么情绪起伏继续道:“我的助理跟我说,你把她接出来了?”

    顾从礼冷冷勾起唇角,淡声:“你助理消息可真灵通。”

    他半年前就接出来了,他不可能不知道。

    顾璘叹息了一声,似乎是在抱怨儿子的任性让他有点苦恼:“你不应该把她带出来的,她在那边得到了最好的治疗——”

    “神经病。”顾从礼把电话挂了。

    他沉默地坐了十分钟,忽然起身,抓过外套和车钥匙,人转身往外走。

    上了车以后,他给曹姨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声音很嘈杂,有女人在尖叫,还有桌椅翻倒的声音,说些什么顾从礼分辨不清。

    下一秒,手机被谁抢走,然后是一片寂静。

    白露轻柔的声音,软软传来:“阿礼,我今天梦见你爸爸来了。”

    顾从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白露在那边,低低轻轻的笑:“我梦见他就站在门口的地方,他看见我了,然后转身走了。”

    “我跟他说话,可是他不理我,”她委屈地,语无伦次地说,“明明就是梦里,他为什么也不理我,我就说他真的来了,她们全都说没有,她们骗人。”

    “阿礼,阿礼,你什么时候放学,妈妈给你烤了个蛋糕,你再不回来就冷了,冷了不好吃的。”

    顾从礼喉咙干干涩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闭了闭眼,淡淡说:“妈。”

    白露还在欢快地,不停地说:“我今天中午还烤了个苹果挞,放了好多好多苹果,还剩了一块儿,妈妈给你留着,特地没让别人吃,等你回来尝尝。”

    “你要去看医生吗。”

    女人的话音戛然而止。

    顾从礼耐心地:“你生病了,就像感冒一样,感冒要看医生,看过了就好了,我带你去看医生,好不好?”

    “我没有……”她喃喃着,忽然低低哭起来了,“我没有,我不要看医生,我又没有病,我为什么要去看医生,阿礼,阿礼,你也不要妈妈了吗?”

    “你也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你也要把我送走!”

    她尖叫着,下一秒,电话被她挂断。

    十几分钟后,曹姨打了电话过来:“夫人刚刚打了镇定剂,现在已经睡了。”

    顾从礼仰着头,靠坐在车里,淡淡“嗯”了一声。

    曹姨叹了口气:“治疗的事情还是要慢慢来,不能急,她现在确实是对这方面比较抵触,这种事情还是要你来跟她说,我们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我知道。”顾从礼依然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曹姨叹了口气,又说了两句话,才准备挂掉,挂之前,她忽然叫了他一声。

    顾从礼没应声。

    曹姨犹豫了一下,才道:“你自己也要注意自己,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会好的。”

    顾从礼坐在车里,垂着眸,忽然笑了。

    这么畸形的家庭。

    这么不正常的父亲和母亲。

    大概还有一个,同样不太正常的自己。

    *

    时吟观察了梁秋实整整两个礼拜,终于确定了,他确实有点不对劲。

    何止是有点,他简直太不对劲了,时吟觉得自己之前一定是谈恋爱谈得智商降到负五了,才没有发现。

    比如,冰箱里再也没有来自梁球球同志的水果和零食,再也没有画完一页分镜以后休息时间的扯屁,梁秋实整个人都变得安静了不少,时吟有些时候甚至觉得,他在刻意躲着她。

    终于,这天下午,时吟忍不住,在梁秋实传给她一页画好的分镜背景,透视又又又又出现了差错以后,看着他幽幽问道:“球球,你是谈恋爱了吗?”

    助手小鱼:“诶?!”

    梁秋实差点被口水呛着:“我没有,你突然之间问得这是什么问题?”

    时吟眨眨眼:“那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梁秋实没表情:“没有。”

    时吟点点头,啪啪啪几张图,把他刚刚交过来的东西都甩给他,放下笔:“那好,刚刚是作为朋友,我关心你一下,既然你不想说,那接下来我就作为雇佣你,给你发工资的,你的老板。”

    她人靠回椅子里:“这种低级错误出现了不止一两次了,背景人物,透视,网点,一塌糊涂,你如果真的有什么心事没办法集中注意力,要么跟我说,要么拿起笔来以前自己解决消化掉,不要影响到正经事情。”

    时吟毫不客气:“你做了我快两年助手,这种程度的错你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犯才对,一次两次就算了,连着几个礼拜,一直都是这样,现在小鱼的背景人物都比你画得好。”

    被点到名的小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现在好像不是开心地接受表扬的时候。

    梁秋实脸色也不太好看,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低声道:“你也知道,我做了你助手快两年了。”

    时吟皱着眉,叹了口气,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球球,我是想你有一天能画出自己的作品的,但是你这不是一个漫画家应该有的工作状态。”

    “那什么样是一个漫画家该有的工作状态?”他反问,“你自己不是也每次都拖到最后才会开始画吗?你这样的就是正确的,好的工作状态?我做了你的助手快两年了,从来都是我在照顾你的,我也不是为了你多给我的那点工资,我不缺钱,但是我也不是一直想做助手的,我也想有自己的粉丝和作品。”

    时吟愣住了。

    梁秋实笑了笑:“我在想什么,你注意过吗?之前的新人赏我也去参加了,第二轮就被刷下来了,这些你也不知道吧,在你心里我永远就只是你的助手而已,你有觉得,我也有想要画出自己的东西的欲.望吗?”

    空气凝滞,旁边的助手小鱼默默往墙角缩了缩,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时吟顿了两秒,才说:“我没有觉得你只是我的助手……我们认识的第一天我就说了,你什么时候有自己的作品了跟我说啊,我一定会跟编辑介绍你的呀。”

    “不用了,”梁秋实重新扭过头去,看着电脑上的PS,淡淡说,“因为我个人的问题影响到工作质量是我的错,对不起,之后不会了。”

    时吟皱了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可是梁秋实明显不想再说下去的样子,时吟没法,只能继续工作。

    *

    梁秋实确实调整了状态,修改过的分镜毫无瑕疵,效率也提上来了,晚上两个人走的时候,他也一脸平静,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时吟想叫住他留下来好好聊聊,看着他的表情,又觉得今天也不是好时候。

    改天再说好了。

    送走了两个人,时吟回去把最后一页的主要人物墨稿画完,笔刚放下,门铃就响了。

    她站起来走到客厅,门已经开了,顾从礼站在门口,头倚靠在门框上,淡淡看着她。

    时吟先是确定了一下今天是工作日没有错,眨眨眼:“你怎么来了。”

    顾从礼没说话,唇角耷拉着,神情看起来有些阴郁。

    她跑过去,单手扶着门框,身子从他旁边探过去,关上了防盗门。

    砰的一声。

    十二月,白昼变短,天黑的早,她客厅灯没开,只有从书房里传来的隐约灯光。

    淡淡的,熟悉的椰子混合着奶香,还有清新的洗衣液味道萦绕鼻尖。

    她的沐浴露和洗衣液,过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换过。

    而他过了这么多年,也没能把这味道忘掉。

    时吟关好了门,单手撑着他肩膀,去开玄关和客厅的灯。

    咔嗒一声,光线明亮。

    顾从礼微眯了下眼。

    时吟站在他面前,抬手轻轻地,戳了戳他唇角:“你不开心吗。”

    他适应了灯光,垂眼:“没有。”

    她穿着白色的珊瑚绒睡衣站在那里,白白小小的一团,杏眼漆黑,明亮又清澈。

    顾从礼想起顾璘,想起白露,想起曹姨对他的担忧和小心翼翼的提醒。

    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将时吟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拉到身边来,是不是对的。

    她那么美好,她的家庭应该是很美满的,有疼爱她的父母,以后也会有爱护她的,温和又简单的男人出现。

    不能想。

    一想到她会站在别人身边,缩在别人的怀里,跟他拥抱,接吻,上床,顾从礼神经都麻掉了。

    可能会忍不住杀了那个男的,然后把她绑在床上,锁在家里。

    让她看着他,只看着他。

    这样不对。

    她不是他的所有物,她应该是自由的。

    可是他有什么错,他的想法有什么错,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这是顾璘教给他的。

    顾从礼低垂着头,脑子里有些阴暗的东西挣扎着,和另一股理智较着劲,长睫覆盖下来,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

    忽然,有谁轻轻靠过来。

    细腻温热的小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往下拉了拉。

    顾从礼扬睫。

    时吟勾着他,踮起脚尖来,唇瓣轻轻碰了碰他的嘴唇,很快亲了他一下,又落回去。

    她放开手臂,额头抵在他胸口,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动物一样,撒娇似的蹭了蹭:“我不开心,我今天和朋友吵架了,好不开心,还好你来了。”

    她的声音低低的,软软的,带着一点委屈,听起来难过又低落。

    顾从礼闭了闭眼睛。

    所有的事情,都不想再去想了。

    随便吧。

    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通通都不想考虑了。

    她只能是他的。

    时吟这个名字,生生世世都要和他缠绕在一起。

    如果他只能在地狱里无法逃离,那就把她也拉到地狱里来。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