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予死予生(3)
    关于两个人确定了纯洁男女朋友关系这事儿,顾从礼和时吟约法三千章。

    一和高中时期认识的朋友保密。

    他知道她在意的点,也知道她一直耿耿于怀,没多说什么。

    二工作上,尤其在双方共同认识的人面前关系暂时不公开。

    就算她们之间没有过什么师生关系,他现在也是主编,是时一的责编。

    和责编谈恋爱了这种事儿,就像是另类的办公室恋情一样,时吟暂时有接受障碍,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太适应。

    她掰着手指头给他讲道理:“你看啊,你现在是我的责编,我又还不太火,如果这个时候被传出和我的编辑不清不楚,我那些黑粉们肯定会觉得,我就是想要你主编能给我的资源,我自己一点都不努力,都是走后门来的。”

    此时两人已经在回去的路上,林念念请他们吃了个饭,中途秦江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昨天为什么没回来,手机也关机。

    林念念冷笑了声,放下筷子雄赳赳气昂昂起身,十分钟后一脸神清气爽的回来了。

    碍于顾从礼在,时吟没多问,饭后把她送回家,她们回S市,路上两个小时,时吟刚好无聊用来思考条约。

    等她举着手机备忘录一条一条的把她自称“非常平等”条约读完以后,顾从礼没发表任何意见,只平静说:“争取一个月以后牵手这条没必要,亲都亲了。”

    时吟纯情的脸红了:“那能一样吗,那不一样,牵手是灵魂之间的交流。”

    顾从礼瞥了她一眼,单手把方向盘,右手突然伸过来,从她手里抽走手机放在她腿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抓过她的手,轻轻捏了捏。

    “看见我的灵魂了?”他淡问。

    时吟:“……”

    她唰地抽回手来,往车门边靠了靠,背靠着车门侧过身来,高举起手机挡住视线,小声嘟哝:“去掉就去掉,去掉就去掉。”

    顾从礼勾起唇,将她那边车门落锁。

    *

    一趟阳城回来两天不到,时吟却觉得好像过了很久。

    到家以后,她要开始马不停蹄还这个月的债了,时吟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把《退潮》画完。

    故事本来就不长,她既然画了,那么无论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应该有始有终,给等待的,喜欢这个故事的人一个交代。

    从始至终,她都没提之前全网闹得轰轰烈烈的事情,韩萏的微博还在持续更新,说明最近的事宜,也放了一些锤,进度更新到准备打官司。

    结果第二天,时吟就看到下面一个微博留言,说她蹭热度。

    时吟气笑了。

    这回复被盖了很多层,点进去大概都是在骂她的,赞最多的一条回复:【时一蹭热度我没看出来,有些人蹭热度是吃相挺难看的。】

    时吟心里啪啪鼓掌。

    再一看这个头像,有点儿眼熟。

    再看看这人微博ID。

    【甜味苹果糖】

    噢。

    噢。

    时吟点进他微博,她之前一直是偷偷摸摸视奸他,顺便默默地追着他在微博上连载的那个条漫,人倒是没关注。

    她点了关注,然后惊奇的发现,两个人变成了互相关注。

    原来人家早就关注她了的。

    时吟想了想,截图点开微信,给他发过去,发了个表情:【谢谢苹果糖老师。】

    顿了顿,补充:【您也不用本人直接过来啊……】

    过了几分钟,林佑贺回复:【啊?没事儿,我怼黑粉习惯了,她们都知道我脾气不好。】

    时吟:“……”

    您到底是有多随心所欲的做着漫画家的啊!

    时吟不知道该怎么回了,觉得校霸不亏是校霸,做什么职业并不会影响到他的王霸之气。

    她这边没说话,林佑贺就继续道:【我看了你关注列表,里面有欺岸啊。】

    漫画家欺岸,代表作《红缨》《沉睡之日》,画风精致阴诡,故事却讲得大气磅礴,单行本销量破千万,曾经创下过同时连载两部漫画并且分别拿到人气排行第一第二名的恐怖记录。

    上一本连载的《零下一度》连续17周拿到顺位人气排行榜第一名。

    少年漫市场现在多为王道热血漫画,王道即是少年漫的正道,非王道几乎毫无生存之地。

    唯一的例外是日本漫画家大场鸫和小畑健合作的《死亡笔记》,身为非正道的邪道漫画,却风靡全球,几乎家喻户晓。

    而欺岸的漫画,走的就是这种邪道,在当时中国漫画市场比起日本来说几乎是云泥之别,这种大环境下,一部邪道漫画能被读者接受更是难上加难。欺岸的作品,无疑掀起了新一波的另类狂潮。

    虽然半年多以前,他毫无预兆地,突然销声匿迹了,但是这并不能影响他粉丝一天比一天多。

    如果说时吟现在还站在半山腰上,那么这位欺岸大大,是当之无愧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端的真·天才漫画家。

    时吟盘腿坐在椅子转了一圈儿,拿着手机打字:【是啊,偶像嘛。】

    【校霸小甜甜:哦,下个月《零下一度》一周年啊,好像会有一个活动,你去不去啊?】

    顿了顿,林佑贺发了条语音过来,声音有刻意压低了的神秘感:“据说欺岸可能回去,哦。”

    “……”

    你这个“哦”为什么要停一会儿才说啊,听起来就像是在卖萌一样啊。

    这听起来就跟顾从礼的“哇哦”一样崩人设啊朋友。

    时吟已经习惯了校霸时不时的崩一崩,相对来讲比较一下,竟然还是顾从礼的“哇哦”比较惊悚一点。

    她也就淡定了,咬了咬指尖,打字:【这个随便去的吗,肯定要邀请什么的吧,我又不认识他的。】

    【校霸小甜甜:你们俩不是一个出版社吗?】

    时吟愣了愣。

    好像是哦。

    欺岸大大,好像也是,摇光社的哦。

    只不过他当时是在周刊《逆月》连载,和时吟的月刊《赤月》虽然都属于摇光社,却也不是同个编辑部。

    而且——

    时吟:“是一个出版社啊,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佑贺沉默了一下,语气听起来开始不耐烦了:“所以,你找你责编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时吟恍然:“我懂了,我找我责编问一下,应该就可以去参加这个,什么周年会,毕竟是一家人嘛,如果是别的出版社的作者,那应该没法。”

    “……”

    时吟:“然后我再跟他好好说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没准儿还能不止一个人去。”

    林佑贺:“……”

    时吟:“带个同行一起去的难度,我觉得应该不大吧。”

    “……”

    时吟:“就是不知道如果这个同行不是摇光社的作者行不行诶。”

    “……”

    时吟微微一笑:“你觉得呢?苹果糖老师?”

    林佑贺不回复了。

    时吟开心极了,像是发现了什么小秘密一样,欢快地说:“你原来这么喜欢欺岸啊,我以为高傲如您,是不可能有崇拜之人的。”

    林佑贺依旧不搭理她。

    时吟:“苹果糖老师,您在吗,您在吗??”

    “苹果糖老师????”

    “老师?!?!?!”

    对面一片死寂。

    *

    逗归逗了,认识了半年,时吟把林佑贺归类于关系还可以的,属于朋友的行列。

    这一点点小忙,还是可以帮一帮的。

    顾从礼来看《鸿鸣龙雀》新一话的分镜草稿的时候,时吟把这件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

    顾从礼没抬眼,专注手上的工作,似乎对这件事情没怎么关注过:“什么一周年。”

    “就是欺岸的那本啊,《零下一度》一周年,不是会有一个什么活动吗,据说欺岸本人会到场签售诶。”

    “这边鸿鸣的话删一删,”顾从礼红笔在影印下来的纸上圈了个圈儿,才漫不经心,“好像是有,不过欺岸应该不会去。”

    时吟拖长了声:“啊……”

    顾从礼顿了顿,抬眼:“你喜欢他?”

    “还好吧,我有个朋友好像很喜欢他,想让我带他去看看。”

    “那就去看看,这个活动好像是《逆月》那边办,我明天去帮你说一声。”他重新垂眼。

    时吟眨眨眼,捧着脸看着他高高的鼻梁弧度,还有低垂着眼时,覆盖下来的长长睫毛:“哇哦。”

    顾从礼没抬头:“这里解释说明的地方太多了,没必要,稍微精简一下。”

    时吟:“哇哦。”

    “这儿分镜有点乱,节奏再放慢点。”

    时吟第三次:“哇哦。”

    他终于停下笔,抬起头来:“时一老师,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

    时吟撇了撇嘴。

    感觉这个男朋友有和没有一样。

    两个人各自都很忙,经常每天只能靠发发微信来维持这段脆弱的,突如其来的恋情,好不容易周末编辑部放假了,他还会固定地人间蒸发一下。

    她悄咪咪地看了好多微信公众号上的什么情侣约会圣地,情侣旅行圣地,完完全全都用不上的。

    时吟趴在沙发上,闷闷地小声逼逼:“假正经。”

    她以为他没听到。

    结果一抬眼,看见男人笔已经放下了。

    时吟从沙发上爬起来,乖巧地坐好,一脸无辜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顾从礼笔放到桌上,稿子往前微微推开一点,倾身,手臂伸过来,隔着茶几把她抱过来放在腿上,圈进怀里。

    她还没反应过来,小猫似的乖乖缩在他怀里,刚想仰起头。

    顾从礼已经重新拿起笔,他目光落在面前的画稿上面没移开,只微低了下头,亲了亲她发顶:“乖点,一会儿陪你玩。”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