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冰原与月光(8)
    这个世界上,也不全都是童话的。

    有人说每个人的人生中遇到的好的事情和不好的事情,都是一样的,如果你经历过太多不幸,那一定是后面有幸福的事情在等着你。

    死忠粉有个很美的名字,她叫韩萏,和菡萏读音相似,尚未盛开的荷花花苞的意思。

    韩萏二十几年来被养得实在太好了,所以她的不幸,都在后半生。

    颤栗的狸猫没什么钱,写书攒下来的稿费结婚用了不少,韩萏的父母给她们买了房子和车子,颤栗的狸猫的工作不需要去上班,两个人每天呆在家里,甜甜蜜蜜,如胶似漆度过了很美好的一段时间。

    很快,韩萏帮他写的那本新书完结了。

    颤栗的狸猫开始想新书的大纲了,他整天整天待在书房里,到后半夜才会出来睡觉。

    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他是在写新书。

    后来某次,她无意间发现,他的游戏界面没关。

    他整日整夜待在书房里,其实并没有在写新书,只是在打游戏而已。

    她去问他,颤栗的狸猫第一次跟她发了脾气,说她随便进他的书房,两个人吵了一架,后来,他又跟她道歉,说自己没有灵感,写不出东西,压力太大了,每天都很痛苦。

    韩萏觉得能理解,写书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呢。

    而且他那么要强,心气那么高,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他的心情肯定很不好。

    她尝试着帮他想新的推理故事,尽可能的帮助他,因为他们现在是一家人了,她们是一个整体。

    她写出了第二部推理小说,并且在颤栗的狸猫生日前一天,悄悄地,将U盘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颤栗的狸猫果然很开心,对她比以前更好了,他微博上的粉丝渐渐变得越来越多,韩萏喜欢刷微博,颤栗的狸猫的微博里全都是他和她的日常,那些点点滴滴,都被他在微博上记录了下来,他的粉丝都知道他有太太,他们感情很好,很相爱。

    这些假象,让她忽略了很多东西。

    比如他越来越懒,最开始的时候韩萏会写了大纲给他,后来他连内容都不想写了,全是由她来代笔。

    比如他的脾气好像有点古怪,上一秒会突然因为很小的事情发很大的火儿,下一秒又会哄她,跟她道歉,说是自己不好,说他真的很爱她,不能没有她。

    后来,他所有的东西,干脆都由韩萏来弄了。

    她用他的账号和笔名写文,一本又一本的推理小说从她的笔下诞生,她的文笔和故事越来越成熟,线索和伏笔设置的精妙无比,韩萏有的时候甚至会有点恍惚得分不清自己是谁,她觉得自己就是颤栗的狸猫本人,她就是这个笔名的所有者。

    颤栗的狸猫粉丝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她却开始觉得这样不对劲了。

    和读者越互动,越熟悉,越相处,就越感受到了某种负罪感,这是种欺骗,这种事情是不对的。

    韩萏说她不想再写小说了,她希望颤栗的狸猫能自己写。

    她不想再披着他的皮,看着网上那些读者对他的喜爱和赞美,然后再若无其事的欺骗她们了。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答应了。

    那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年。

    她帮他写了三年的书。

    也是那段时间,韩萏家里出事了,她父亲的公司破产了。

    她父母老来得子,四十多岁才有了她,现在父母都已经近七十岁,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她父亲一病不起,房产卖掉填了欠的钱和漏洞,到后来,她父母连治病的钱都拿不出来。

    她跟颤栗的狸猫说,要拿钱给父亲治病。

    他说他没有钱。

    韩萏半信半疑,她从来没缺过钱,对金钱向来不太敏感,但是颤栗的狸猫红了三年,她几乎没休息过,给他写了三年书,发行量多少,赚了多少钱,虽然她从来都没有去注意过,但是不应该是没有的。

    就这样一直拖了几个月,她父亲去世了。

    她家房产卖了个干净,韩萏把母亲接回家来,和她一起住。

    颤栗的狸猫不开心,几次提出想把岳母送到敬老院去。

    韩萏气疯了,她的悲伤,她的怒气,她近几个月以来积累下来的负面情绪爆发,第一次和他吵架,第一次产生了离婚的念头。

    颤栗的狸猫只好作罢,哄着她,让她继续帮他写书,因为他们现在需要钱,他们已经没有娘家可以依靠了。

    可是她写不出来。

    她甚至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太好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到任何东西,整天整天坐在电脑前,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整整一年,颤栗的狸猫在发现她写不出东西以后,开始一点一点的发生变化。

    他的温柔,他的耐心全都没了,他变得暴躁易怒,稍微有一点不顺心就对她破口大骂,拽着她的头发随手拿起什么都往她身上砸。

    他的工作不需要出门,她就每天都看着她,不让她出门,看着她的手机和所有通讯工具。

    他微博依然不断,每天都会发一些他们的日常,读者都以为他们依然很恩爱。

    韩萏用半年的时间意识到了曾经的自己有多么愚蠢,意识到了她到底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畜生。

    他根本没爱过他。

    从一开始,就是因为她的身上有利可图,现在,他发现她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毫不犹豫地暴露了本性。

    韩萏看过无数推理杀人案件,也写出过更多,有无数个瞬间,她甚至想过将他们用在颤栗的狸猫身上。

    但是她还有母亲。

    她平静下来了,主动提出把母亲送去养老院,然后,用剩下半年的时间,写出了新书《退潮》,悄悄地收集了一些音频之类的证据。

    她的顺从和才能让颤栗的狸猫放松了警惕,对她好了不少。

    颤栗的狸猫这个笔名无声无息了整整一年,韩萏知道,他绝不可能甘心平静。

    果然,他找了一个不那么火,粉丝的战斗力没有很强的,却也有着可观热度的漫画作者,利用她帮自己的新书制造热度。

    手段依然是那么低劣。

    韩萏没有阻止,冷眼看着他做了一系列的事情,甚至在他让她用一晚上的时间改掉关键剧情和大纲的时候,她也很顺从的改了。

    她就是要等到他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沾沾自喜着爬上楼顶的时候。

    再由她,亲手把他推下来。

    *

    韩萏的微博很长很长,时吟看到最后,眼睛都哭肿了。

    她本来以为,这个颤栗的狸猫对她做的事情已经够恶心了。

    没有想到,他完全已经脱离了“恶心”这个词的范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所以门铃响起的时候,时吟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抱着一包抽纸,一边擦着鼻涕一边过去,抽抽搭搭地开了门以后,顾从礼站在原地,看了她好几秒。

    时吟眼睛肿得像金鱼,塞进鱼缸里就能吐泡泡了。

    顾从礼回手关门:“你在学吐泡泡?”

    时吟哭得嗓子都哑了,声音闷闷的,没心情和他拌嘴:“你看到微博上那个了吗,韩萏小姐姐的事儿。”

    “嗯,”顾从礼手里提着一袋子的东西,走进厨房,放到流理台上,一样一样拿出来。

    餐桌上摆得满满的,很多新的零食,还有最新日期的牛奶。

    顾从礼顿住。

    时吟还在那边哭,一边哭一边跟他骂颤栗的狸猫:“太恶心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渣,小姐姐真的太可怜了,他还打她!他的小说,所有的小说,全都是那个小姐姐给他写的!我大学的时候还算是他的书粉,还觉得他很厉害写得好好看……”

    她说到一半,又想起来,忽然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看着他:“你早就知道了?”

    顾从礼拿出袋子里的内酯豆腐:“嗯。”

    时吟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你不让我发微博,就是因为你知道会出这种事情?”

    “他来找你合作的时候我就去查了,你没名气,真想做漫画,他不会找你这个级别的。”顾从礼把食物一样一样拿出来摆好,开始洗水果,晚秋,他穿了薄薄的毛衣,肩颈的轮廓薄削,垂下头的时候露出一截白白的后颈。

    但是这并不能影响到,时吟很不爽。

    她蹦跶到厨房旁边桌边坐下,瞪着他的背影:“我哪个级别了?”

    “只有一部作品,知名度不高,姑且还算新人的级别。”

    顾从礼关掉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消失,他端着果盘转过身来,里面一颗颗硕大饱满,通红的车厘子。

    她撇撇嘴,捏了颗塞进嘴巴里,酸酸甜甜的口感,果实饱满,一咬,汁水满溢口腔。

    美食冲淡了悲伤的情绪,时吟解了手机锁,点开微博,看下面的评论。

    颤栗的狸猫的微博已经爆了,韩萏不仅一条长微博,也有不少音频的实锤,虽然她微博下面也有一些颤栗的狸猫的死忠粉不相信,骂她骂得很难听,但是大多数人,还是非常理性的用唾沫淹死了颤栗的狸猫。

    甚至韩萏的微博里面,还有时一老师的出镜,她单独发了一条微博向她道歉,下面是一段录音。

    【关于之前那个剧情的事,是颤栗的狸猫要我通宵把剧情改掉了,漫画合作这个事情也是他计划好的,给时一老师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和不便,真的很抱歉。】

    下面的评论纷纷恍然,格式变成了统一的“时一对不起”,零星能看到那种——“狸猫老师的书逻辑性那么强,怎么可能是女人写得出来的?你和这个时一就是商量好的一起黑老师的吧,这年头自导自演还少么,呵呵。”

    时吟看得叹为观止,啧啧称奇。

    这一锤子锤的那么深,锤的那么认真,却依然还有粉丝说不可能。

    还带性别歧视的。

    女同志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时吟状态转好,眼泪止住了,咬着车厘子刷手机,顾从礼坐在她对面,瞥她一眼:“心情好了?”

    时吟点点头,叼着车厘子细细的梗,忽然想起什么,揉了揉哭得红红的鼻子,又有些担心地问:“主编,这种东西被发出来,颤栗的狸猫会怎么样啊?”

    她有点担心这个韩萏小姐姐。

    顾从礼淡道:“她搬出去了,这猫找不到她。”

    “那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这种的话应该可以打官司了?”

    “嗯,好像是在准备起诉。”

    时吟不说话了,眼神奇异地看着他。

    顾从礼抬眼:“怎么了?”

    “没什么,”她摇摇头,“就是感觉,你什么都知道,我不告诉你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你也知道。”

    “因为是和你有关的。”他神情平淡,把脚边垃圾桶踢到她旁边,方便她吐果核,顿了下,突然问道,“你想见她吗?”

    时吟一愣。

    顾从礼单手撑着脸侧,微扬着下巴,棕眸安安静静看着她,声音听起来有点懒:“你想见她,我可以带你去。”

    她眼睛亮了亮,朝他眨了眨眼:“我想帮帮她,”她咬了咬嘴唇,“虽然我也做不了什么,但是我阿姨是律师,能帮一点是一点。”

    “可以,”顾从礼指尖轻点了两下桌沿,缓声说,“不过我要收点报酬。”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