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冰原与月光(7)
    其实仔细想想,顾从礼对她态度的改变,好像也是在她在健身房遇到顾奶奶以后开始的。

    但是时吟确实被诱惑到了。

    顾从礼帮她画画,他真的好了解她。

    一想到以后她躺在沙发里吃零食看电视剧,顾从礼抱着数位板捏着笔当牛做马窝在电脑后面帮她画连载和更新的画面。

    太大逆不道了。

    她喜欢。

    时吟觉得人生爽事,不过如此。

    时吟夹起盘子里那块粉蒸排骨,塞进嘴巴里,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吐出骨头:“那《鸿鸣龙雀》第四话,今天就开始画吧。”

    她心咚咚咚狂跳,紧张的手指有点发抖。

    顾从礼:“……”

    时吟很善良:“我也不能不做事,要么我们一人一半?”

    顾从礼给她夹了粒水晶虾饺:“回去就画,把你那个助手辞了。”

    时吟瞪大了眼睛:“谁?”

    “你那个助手,”顾从礼顿了顿,补充,“有你们家钥匙那个。”

    时吟没get到重点:“主编,您讲点道理,球球是个好助手。”

    “我给你画就够了。”

    “……这不是一回事儿。”

    顾从礼把花生冰沙往前推了推:“这就是一回事,我不想哪天去你家刚坐下就看见一个男人自己开门进来。”

    时吟有点不适应他这个说法,总觉得哪里有点奇奇怪怪的,只能跳过这个话题,诚恳地说:“主编,您今天真的好健谈。”

    话多了一倍。

    顾从礼看着她,突然皱起眉来:“小姑娘不是都喜欢这样的么。”

    时吟:“哪样的?”

    “油嘴滑舌。”顾从礼认真地说。

    “……”

    时吟突然觉得,顾从礼这个人成语用的真不怎么地。

    上次那个朝三暮四的时候,她就应该发现了才对。

    两个人喝了个早茶,工作日,顾从礼还要上班,时吟自己回家去。

    一旦变成一个人独处,安静下来了,刚刚忘记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又全都回到脑子里了。

    时吟有点想看看微博现在怎么说,又不敢看。

    她躺在床上,拽过枕头捂住脑袋,呜呜呜地边叫边翻滚。

    所以她和顾从礼算是在一起了吗?

    她刚刚那样算是默默同意了吗?

    她那么说,应该挺明显的了吧,就是算是默认了吧?

    但是感觉和之前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啊。

    相处起来,顾从礼的态度,两个人说话什么的,感觉都没有什么区别啊……

    可是那种场景,茶餐厅,时吟想象了一下自己羞涩的,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被求婚了似的说“我愿意”的场景。

    “……”

    也太尴尬了。

    说不出口。

    还很羞耻。

    而且,顾从礼追她的原因,时吟也有点在意。

    她唰地拽下枕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忽然抬手,啪啪啪拍了拍自己的脸,抬起手来伸出手指,指着天花板,认真道:“时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谈个恋爱而已,又不是谈论婚嫁,这也没什么,原因更无所谓了,你能不能表现的老辣一点儿?”

    “你又不是小女生,不要每天纠结那些你爱不爱我之类的问题,他奶奶喜欢还是他喜欢不都一样吗?而且,可能是你想多了呢。”

    安静了几秒,她忽然又挫败地,垮下了表情:“谈恋爱怎么能不喜欢啊……谈恋爱一定是要喜欢呀……”

    *

    颤栗的狸猫微博发出去第二天,时吟已经将手里全部能用的聊天记录截图和文档发过来的时间,修改时间全都截图了。

    她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写了个长微博,用尽了她这辈子全部的文采,把从颤栗的狸猫找到她合作到现在的前因后果写了个明明白白。

    如果不是顾从礼让她等等,她大概会直接发微博澄清。

    第二天下午,时吟收到了林佑贺的微信。

    甜味苹果糖老师最近大概也忙到意识模糊,他的新连载是在周刊上的,也就是每周一话,而且这个人完全是非人类的,他少女漫那边还有一个在月刊上连载。

    百忙之中,林佑贺刷屏了她十多条微信消息。

    【校霸小甜甜:我看到微博上的那个。】

    【校霸小甜甜:你这个咋回事?】

    【校霸小甜甜:颤栗的狸猫是谁?】

    【校霸小甜甜:你那个微博的条漫画得不错啊,他就是脚本?】

    【校霸小甜甜:我看他怎么说你改了他的剧情的。】

    巴拉巴拉,以此类推,一大堆。

    然后过了几个小时,又连着几条——

    【校霸小甜甜:哦,这个反转我喜欢。】

    【校霸小甜甜:老子白担心了你,行了,我忙去了。】

    时吟:“……”

    时吟一脸懵逼,莫名其妙,先是给他发了一个表情:【什么反转?】

    过了几分钟,时吟倒了杯水回来,林佑贺回复:【?】

    【校霸小甜甜:微博上的啊,不是你弄的吗?】

    时吟端着水杯,歪了下脑袋,然后打开微博,点进颤栗的狸猫的微博。

    置顶的还是之前的那条【请时一老师给我一个说法】的玩意儿,下面留言评论数量可怕。

    好像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时吟有点茫然,带着找虐又有点好奇的心理点开评论,置顶点赞数量最多的第一条——

    【别装死不说话好吧,小姐姐这件事儿你解释一下呗,我还真的信了你的邪,觉得你特别唉你媳妇儿你们俩感情特别好,呵呵。】

    “……”

    时吟:“咦。”

    她眨了眨眼,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被算计怕了,行动快于思考,咔嚓截了张图,继续往下翻。

    内容差不多,还有一条在很前面的是为他打抱不平的,骂时吟的,发表的时间要早一点。

    一直往下翻了很久,时吟才勉勉强强整理出剧情来。

    颤栗的狸猫从出道到现在所有作品,除了第一年没掀起过什么火花的,文笔很拙劣的作品以外,没有一本是他自己写的,其中早年有几本大纲来自枪手,剩下的,从他爆红的那本推理开始以后的每一本,是他老婆给他写的。

    时吟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个反转,她是真的没想到。

    爆料的人是他之前一个粉丝,死忠粉,从他刚开始写文的时候就一直粉他的那种,到现在,六年。

    死忠粉转黑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掌握作者本人的多少黑料。

    时吟从下面留言里的传送门点进那位死忠粉的微博,里面置顶的一条就是条很多张图的长微博。

    看得出,她以前真的很喜欢颤栗的狸猫。

    从六年多前开始粉,最开始的时候,颤栗的狸猫文笔不好,剧情又幼稚,内容写的很垃圾,她觉得这个作者的笔名好玩,又觉得他没有读者,冷冷清清的有点可怜,也就一直跟着看了。

    写了几本,颤栗的狸猫的书,慢慢地变得好看了起来。

    死忠粉觉得他积累下了经验和文笔,觉得金子总算是发光了,看着他渐渐地被大家知道,渐渐地有名气,渐渐地粉丝从一百到一千到一万。

    死忠粉心情很复杂,又觉得自己果然没看错人,看着他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受欢迎,开心是真的觉得开心,可是又忍不住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莫名奇异心酸感。

    可是颤栗的狸猫好像没什么改变,依然是嘻嘻哈哈的,充满正能量,死忠粉觉得颤栗的狸猫可真好,她喜欢的大大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大,她会喜欢他一辈子。

    那个时候,死忠粉喜欢了颤栗的狸猫两年。

    因为他,她喜欢上了推理,她看了好多的推理方面的,还有心理方面的书,看了好多经典的推理大家,这方面的电影电视剧也看了个遍。

    死忠粉的心里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她终于开始提笔写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本小说,是一个不算很长的中篇,她用尽了心血,每天脑子里几乎都是剧情和大纲。

    写出来以后,她很开心,第一时间悄悄私信了颤栗的狸猫,拿给他看了。

    死忠粉原本都没想到颤栗的狸猫会看到,他有几万的粉丝,他总不可能都能看到,她就是,很单纯的想发给他看看。

    结果颤栗的狸猫回复了。

    他夸她写的好看,给她的评价很高,说她的作品惊艳,说她是天才。

    死忠粉觉得眼前像是有烟花盛开一样,噼里啪啦的爆炸了。

    但是,颤栗的狸猫夸奖完她,又说觉得羡慕。

    死忠粉看出他不开心,就问了问。

    颤栗的狸猫也没有什么作者架子,那天晚上,他们聊到凌晨三四点,最后放下手机的时候,天都亮了。

    颤栗的狸猫说自己写了两年了,从最开始没人知道到现在小有一点知名度,他以为他对推理的追逐和梦想不会有终点,但是原来不是。

    他也有江郎才尽的一天,他写不下去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新的案子和推理,颤栗的狸猫这个名字,大概要从此消失了。他说他很羡慕她的天分,也想再写出一次,她这样的故事。

    颤栗的狸猫再三表示,她写得真的很好,他很喜欢,很感谢。

    死忠粉当即表示,既然你喜欢,这个故事就给你好了呀。

    死忠粉家里是做生意的,公司规模不小,非常有钱。她那年大学刚毕业,不急着找工作,她对这方面的东西完全没有什么感觉,对写文也没有任何追求。

    她是因为他才接触到了推理,因为他才写出了这篇文,把这个故事送给他,死忠粉完完全全不介意。

    她只是想看到他一直更新,他每天发发微博,分享一下他的日常和生活,在读者群里和大家聊聊天,说说话。

    她不想让他永远沉寂。

    于是,死忠粉的故事,被颤栗的狸猫自己做了一些小的修改,然后发表了。

    那本大概算得上是真正让他一炮而红的一本书。

    颤栗的狸猫说的没错,死忠粉确实很有天分。

    她的第一本推理小说,甚至文笔什么的还有些青涩,可是她的内容,就是让人有一种想要读下去的欲望。

    因为这件事,死忠粉开始和颤栗的狸猫熟悉起来了。

    两个人互相加了联系方式,每天每天都聊天聊到凌晨。

    越接触越觉得,他人比想象中还要好。

    幽默风趣,健谈又很体贴,给人一种很成熟的感觉。

    死忠粉被家里养得很好,恋爱都没谈过,那段时间,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微妙的感觉。

    想跟他聊天,想知道他在做什么,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想跟他说话,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第一时间就想跟他分享。

    但是她们差距太大了,她是她的读者,他是作者大大。

    所以,在颤栗的狸猫跟她表白的时候,死忠粉激动得手指都在颤抖。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你以为遥不可及的,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更让人开心呢。

    死忠粉想不到了。

    想见他,想和他见面,对他的渴望已经无法满足于每天聊天这么简单。

    顺理成章的,两个人见面了。

    两个人是异地,颤栗的狸猫甚至愿意,为了死忠粉来她的城市生活。

    他说,我父母分开了,两个人现在都重组了新的家庭,我在哪都没关系,只要有你在就行。

    死忠粉抱着他泣不成声,她想,这个男人真好,她愿意一辈子对他好,他想要什么她都给他。

    死忠粉和颤栗的狸猫结婚的那天,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一定是最幸福的人。

    她被父亲牵着手牵进教堂里,交给站在前面的男人。

    她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这辈子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他们在教堂里宣誓,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

    死忠粉愿意为了他学习如何做一个好妻子,她发誓会和他相互扶持,这辈子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爱护他,帮助他。

    看《大话西游》的时候,紫霞仙子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死忠粉好羡慕,希望她也能成为紫霞仙子,遇到自己的至尊宝。

    现在,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嫁给了她的意中人。

    她忘了,至尊宝和紫霞仙子,最后也没能在一起。

    其实仔细想想,顾从礼对她态度的改变,好像也是在她在健身房遇到顾奶奶以后开始的。

    但是时吟确实被诱惑到了。

    顾从礼帮她画画,他真的好了解她。

    一想到以后她躺在沙发里吃零食看电视剧,顾从礼抱着数位板捏着笔当牛做马窝在电脑后面帮她画连载和更新的画面。

    太大逆不道了。

    她喜欢。

    时吟觉得人生爽事,不过如此。

    时吟夹起盘子里那块粉蒸排骨,塞进嘴巴里,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吐出骨头:“那《鸿鸣龙雀》第四话,今天就开始画吧。”

    她心咚咚咚狂跳,紧张的手指有点发抖。

    顾从礼:“……”

    时吟很善良:“我也不能不做事,要么我们一人一半?”

    顾从礼给她夹了粒水晶虾饺:“回去就画,把你那个助手辞了。”

    时吟瞪大了眼睛:“谁?”

    “你那个助手,”顾从礼顿了顿,补充,“有你们家钥匙那个。”

    时吟没get到重点:“主编,您讲点道理,球球是个好助手。”

    “我给你画就够了。”

    “……这不是一回事儿。”

    顾从礼把花生冰沙往前推了推:“这就是一回事,我不想哪天去你家刚坐下就看见一个男人自己开门进来。”

    时吟有点不适应他这个说法,总觉得哪里有点奇奇怪怪的,只能跳过这个话题,诚恳地说:“主编,您今天真的好健谈。”

    话多了一倍。

    顾从礼看着她,突然皱起眉来:“小姑娘不是都喜欢这样的么。”

    时吟:“哪样的?”

    “油嘴滑舌。”顾从礼认真地说。

    “……”

    时吟突然觉得,顾从礼这个人成语用的真不怎么地。

    上次那个朝三暮四的时候,她就应该发现了才对。

    两个人喝了个早茶,工作日,顾从礼还要上班,时吟自己回家去。

    一旦变成一个人独处,安静下来了,刚刚忘记掉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又全都回到脑子里了。

    时吟有点想看看微博现在怎么说,又不敢看。

    她躺在床上,拽过枕头捂住脑袋,呜呜呜地边叫边翻滚。

    所以她和顾从礼算是在一起了吗?

    她刚刚那样算是默默同意了吗?

    她那么说,应该挺明显的了吧,就是算是默认了吧?

    但是感觉和之前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啊。

    相处起来,顾从礼的态度,两个人说话什么的,感觉都没有什么区别啊……

    可是那种场景,茶餐厅,时吟想象了一下自己羞涩的,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被求婚了似的说“我愿意”的场景。

    “……”

    也太尴尬了。

    说不出口。

    还很羞耻。

    而且,顾从礼追她的原因,时吟也有点在意。

    她唰地拽下枕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忽然抬手,啪啪啪拍了拍自己的脸,抬起手来伸出手指,指着天花板,认真道:“时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谈个恋爱而已,又不是谈论婚嫁,这也没什么,原因更无所谓了,你能不能表现的老辣一点儿?”

    “你又不是小女生,不要每天纠结那些你爱不爱我之类的问题,他奶奶喜欢还是他喜欢不都一样吗?而且,可能是你想多了呢。”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