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冰原与月光(6)
    时吟缩了下肩膀,揉鼻子:“主编,您今天的人设是霸道总裁吗?”

    顾从礼:“……”

    时吟继续夸奖他:“你真霸道。”

    “……”

    顾从礼收回手来,看起来不太想搭理她了,径直进了屋。

    时吟像个小尾巴似的,乖乖跟着他。

    顾从礼来过她家很多次,不过据点除了客厅沙发就是厨房,甚至连洗手间,时吟都没怎么见他去过。

    这次,他直接走到书房门口,询问抬眼。

    时吟走过去,打开了书房的门,恭恭敬敬把人请进去了。

    顾从礼走进书房,环视了一圈,房间不算很大,四面墙密密麻麻的全是漫画书和各种工具书,传记什么的,高高的书架几乎堆到天花板

    左手边两张桌子,工作台,应该是助手工作的地方,右边一个一人长的小沙发,靠着墙边放,可以临时休息。正对着门一张巨大的桌子,旁边也堆满了书,还有一些零食,速溶咖啡的袋子。

    脚边垃圾桶里,全是零食的巧克力的袋子,酸奶皮。

    一个漫画家宅女的真实工作环境没错了。

    时吟摸摸鼻子:“我本来打算找一下那个,他之前给我传的文档记录,可是那个记录也不能证明什么吧,万一他说是我修改过的怎么办?”

    顾从礼走到桌边,捏起她一袋吃了一半的薯片,丢进垃圾桶里:“先开电脑,那个文档接收以后会有最后修改时间的。”

    时吟:“咦?”

    “你不知道?”

    “我知道。”时吟倔强地说。

    顾从礼微微扬了下眉,没说话,看着她过去开电脑。

    时吟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很平静地打开了聊天软件,翻好友列表。

    没找到。

    狸猫把她删了。

    时吟:“……”

    她委屈巴巴的仰起头来:“他把我删了……”

    顾从礼单手撑着桌边,人站在她身后,俯身看着她电脑屏幕:“消息管理器,里面有个已删除联系人。”

    时吟点开,还真的找到了。

    她感叹:“我从来都没注意过还有这种东西,我以为删好友了就找不回来了的。”

    顾从礼淡声说:“你文档接收的那个文件夹,后面也有一个最后修改时间,而且,一开始就抱着这种心思来的人,你觉得他人品会好到哪里去。”

    时吟点点头:“我本来以为我画三话已经够恶心的了,没想到他还能这么不要脸的。”

    她话音落,顾从礼低低笑了一声。

    时吟转过头来:“你笑什么?”

    他直起身来,后退了两步,靠在窗台上:“三话通宵了几天?”

    “……也没几天。”

    顾从礼没再说话,抽出手机开始玩。

    时吟也重新转过头来,把之前颤栗的狸猫发给她的所有的聊天记录,文档的最后修改时间截图,一张一张保存在同一个文件夹里。

    一时间书房里十分安静,没人说话。

    时吟以前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有点犹豫,想了想,还是转过头来:“我先把截图整理出来做一条长微博?这种事情是越早发声越好吧?”

    顾从礼眼都没抬:“你随便弄,也可以再等等。”

    时吟眨眨眼:“我不说话会不会显得我像是,心虚一样的。”

    顾从礼抬起眼来:“我不是说了吗?这种心思的人,人品不会好到哪里去,不急。”

    他这么说,时吟好像就真的放下心来了。

    他太淡定,太平静,就让人很难会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他解决不了的。

    时吟安安静静“哦”了一声,把记录的截图全部保存,放在一个文件夹里,然后趴在桌子上发呆。

    从头到尾想一下,一开始就是她太傻,没什么防备,对方说什么,她就都信了。

    可是她也是真的没有想到,接个合作而已,就会遇到这么奇葩的事情。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恶意。

    时吟侧脸贴在桌面上,脸蛋被压得扁扁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含糊:“主编,他又不是没有能力,他为什么要这样呢,他就自己好好写,好看的东西总不会被埋没的呀。而且我又不红,他看上我哪儿了?”

    顾从礼玩着手机:“看上你不红了吧。”

    “……”时吟面无表情,“主编,我怎么说现在也是你唯一的作者。”

    “时一老师,《鸿鸣龙雀》第四话原稿什么时候给我。”

    男人冷冷淡淡“时一老师”这个名字一出口,时吟打了个哆嗦,小声嘟哝:“说好的不催我画稿了的……”

    书房里安静,她声音小,顾从礼依然听见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放下手机,看了眼时间:“去洗漱吧。”

    时吟才惊觉,自己起床到现在,急着找文档和记录,头没梳脸没洗。

    她飞速直起身来,屁滚尿流滚出了书房去洗了个澡。

    吹好头发换了衣服出来,顾从礼人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听见声音回过头来:“要不要去吃早茶?”

    时吟拿着毛巾站在卧室门口,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对劲了。

    “主编,你今天话好多啊。”

    顾从礼:“……”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她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说,平时你都没几句话的,今天说了好多话。”

    除了谈工作上的事情,第一次。

    时吟想。

    不过今天这个事情,应该也算工作上的吧,毕竟她这边如果不管,《鸿鸣龙雀》的连载也会出问题。

    顾从礼唇角微抿,沉默看了她一会儿,忽然淡淡别开眼去:“有人跟我说,追女孩子的时候要话多一点。”

    “……”

    时吟脸红了。

    她站在卧室门口,突然有点手足无措。

    冰川下的冻火突然开始燃烧起来,烫得上面的冰层都开始融化了,让人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如何招架。

    时吟偷偷捂住脸,转身进卧室:“那我去换衣服……”

    砰的一声,卧室门被关上,时吟靠在门后,调整了一下呼吸,人扑到床上,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

    【时吟:桌桌!!!顾从礼好像真的疯狂的爱上我了!!】

    一次两次就算了,次数听多了,方舒那边,终于有了一点动摇。

    【方舒:……】

    【方舒:时吟,骗子胖二十斤。】

    时吟飞速改口:【行吧,可能没有疯狂的爱上我,但是他说他在追我。】

    【时吟:千真万确。】

    【时吟:毫无弄虚作假。】

    【时吟:他之前还说他一直在追我。】

    方舒思考了一下:【他是不是家里催婚了,身边没什么合适的异性,他不是三十了吗?】

    时吟很在意的纠正她:【二十九,周岁。】

    【时吟:而且,身边没有合适的异性,这话你自己说出来信吗,顾从礼这个人明明就像是发情期的公孔雀一样,无意识的,时刻疯狂开屏吸引异性。】

    【方舒:……】

    除了脸,方舒真的不觉得顾从礼哪里好,哪里吸引人了。

    看起来就是那种很不好接近的,无情无义,并不需要爱情的冷酷男人。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

    【方舒:那,你答应他吗?】

    【时吟:啊?】

    【方舒:你不是说他在追你吗,那你准备答应吗?不要考虑那么多,就是你最真实的想法,想还是不想?】

    时吟沉默了。

    想。

    她当然想。

    没再遇见他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放下了。

    再遇见以后,就会发现好像还是不行。

    下再多决心,也抵不过一个顾从礼。

    时吟甚至觉得,再一次。

    再一次,她心里那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底线,大概会被他彻底打破掉。

    *

    时吟换了件毛衣长裙,跟顾从礼出去吃早茶。

    不到十一点,正是一天温度最高的时候,天光薄淡,不穿外套也并不觉得冷。

    但是今天是工作日。

    两个人坐在茶餐厅,时吟起来到现在水都没喝过,饿得不行,狼吞虎咽吞了一份肠粉,才觉得缓过来,可以以正常的速度进食了。

    两个人坐在窗边,时吟一根头绳绑着长发,一边咬着排骨:“主编,你今天不上班吗?”

    顾从礼又往她盘子里夹了一块:“照顾我的作者也是工作。”

    时吟差点呛着。

    她戳了戳盘子里的排骨:“主编,我才二十三岁……”

    顾从礼歪了一下头:“嗯?”

    时吟脸红了:“我不想结婚……”

    “……”

    顾从礼一顿,平静道:“那就不结婚。”

    不结婚,不要小孩,什么都不给他也都可以。

    不需要别的,只要她是时吟,就什么都够了。

    时吟嗫嚅:“可是你都三十了,你家里人……”

    “……”

    “二十九,”顾从礼执着地说,“我家里人不关我,而且,我奶奶很喜欢你。”

    时吟想起了健身房那个很潮的老太太。

    她垂着头,筷子机械地点在盘子里,里面的粉蒸排骨被她戳出一个又一个洞出来。

    顾从礼直直看着她,浅棕的眸子在阳光下显得颜色更淡,耐心地轻声问道:“要试试吗,我会做家务,也会烧饭。”

    他顿了顿,微微向前倾了倾身,提出了他觉得,对她来说最有吸引力的条件,低声诱惑她,“我还可以帮你画画。”

    时吟缩了下肩膀,揉鼻子:“主编,您今天的人设是霸道总裁吗?”

    顾从礼:“……”

    时吟继续夸奖他:“你真霸道。”

    “……”

    顾从礼收回手来,看起来不太想搭理她了,径直进了屋。

    时吟像个小尾巴似的,乖乖跟着他。

    顾从礼来过她家很多次,不过据点除了客厅沙发就是厨房,甚至连洗手间,时吟都没怎么见他去过。

    这次,他直接走到书房门口,询问抬眼。

    时吟走过去,打开了书房的门,恭恭敬敬把人请进去了。

    顾从礼走进书房,环视了一圈,房间不算很大,四面墙密密麻麻的全是漫画书和各种工具书,传记什么的,高高的书架几乎堆到天花板

    左手边两张桌子,工作台,应该是助手工作的地方,右边一个一人长的小沙发,靠着墙边放,可以临时休息。正对着门一张巨大的桌子,旁边也堆满了书,还有一些零食,速溶咖啡的袋子。

    脚边垃圾桶里,全是零食的巧克力的袋子,酸奶皮。

    一个漫画家宅女的真实工作环境没错了。

    时吟摸摸鼻子:“我本来打算找一下那个,他之前给我传的文档记录,可是那个记录也不能证明什么吧,万一他说是我修改过的怎么办?”

    顾从礼走到桌边,捏起她一袋吃了一半的薯片,丢进垃圾桶里:“先开电脑,那个文档接收以后会有最后修改时间的。”

    时吟:“咦?”

    “你不知道?”

    “我知道。”时吟倔强地说。

    顾从礼微微扬了下眉,没说话,看着她过去开电脑。

    时吟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很平静地打开了聊天软件,翻好友列表。

    没找到。

    狸猫把她删了。

    时吟:“……”

    她委屈巴巴的仰起头来:“他把我删了……”

    顾从礼单手撑着桌边,人站在她身后,俯身看着她电脑屏幕:“消息管理器,里面有个已删除联系人。”

    时吟点开,还真的找到了。

    她感叹:“我从来都没注意过还有这种东西,我以为删好友了就找不回来了的。”

    顾从礼淡声说:“你文档接收的那个文件夹,后面也有一个最后修改时间,而且,一开始就抱着这种心思来的人,你觉得他人品会好到哪里去。”

    时吟点点头:“我本来以为我画三话已经够恶心的了,没想到他还能这么不要脸的。”

    她话音落,顾从礼低低笑了一声。

    时吟转过头来:“你笑什么?”

    他直起身来,后退了两步,靠在窗台上:“三话通宵了几天?”

    “……也没几天。”

    顾从礼没再说话,抽出手机开始玩。

    时吟也重新转过头来,把之前颤栗的狸猫发给她的所有的聊天记录,文档的最后修改时间截图,一张一张保存在同一个文件夹里。

    一时间书房里十分安静,没人说话。

    时吟以前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有点犹豫,想了想,还是转过头来:“我先把截图整理出来做一条长微博?这种事情是越早发声越好吧?”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