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冰原与月光(2)
    时吟沉默了一下:“主编,您是不是在骂我?”

    顾从礼微微一笑:“怎么会,我是真心实意的祝你节日快乐。”

    她早上没睡醒的时候,起床气加成会特别大胆。

    比如说经常思维跟不上行动,嘴巴比脑子快,管他对面是几个顾从礼,完全英勇而无畏。

    所以她点点头,二话不说,就要关门。

    顾从礼不拦她,听着她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心里默默算着,第三次。

    她第三次把他关在门外。

    顾从礼提着蛋糕,淡定地从裤袋里掏出上次地垫拿出来的她家钥匙,开门,进屋。

    时吟正在往卧室走,听见声音停住脚步,站在门口,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顾从礼问道:“你真的要搬家?”

    时吟揉了揉头发:“没有,我瞎说的。”

    他点点头,没再说话,拎着个蛋糕盒子进来了,盒子往茶几上一放,又去厨房拿碟子和刀叉,熟门熟路的。

    拿回来以后,他把蛋糕盒子拆了,很大的一个黑森林蛋糕,上面是红艳艳的樱桃。

    顾从礼开始切蛋糕。

    这个过程中没人说话,时吟倚靠在卧室门口站着,眼神颇有些哀怨的看着他。

    他不紧不慢地,切了两块,放进盘子里,切得很漂亮,大小匀称,上面的奶油和巧克力都没被蹭到多少。

    完事儿,又去厨房翻出奶锅,给她烫了杯热牛奶。

    男人看起来忙得很,看她一眼的空都没有,时吟没趣,撇撇嘴,回卧室洗漱。

    等她洗脸刷牙换了衣服出来,茶几上小蛋糕牛奶已经摆好了,顾从礼坐在沙发里,笔记本放在腿上,开始工作。

    时吟走过去,盘腿坐在地毯上,拉过旁边一盘蛋糕毫不客气地戳了一块儿,一边玩手机。

    顾从礼抬手,把旁边的牛奶推给她。

    时吟就继续,一边玩手机一边喝了一口。

    热好凉了一会儿的牛奶,上面一层薄薄的奶皮,挂在她嘴边,白白的一点印子,她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自然地伸出舌尖,轻轻舔掉。

    顾从礼啪地关上了笔记本电脑。

    动作有点大,终于引来了时吟的注意力,抬起头来,疑问地看着她。

    顾从礼神情冷漠:“吃东西的时候不许玩手机。”

    “你不是也在弄电脑吗?”

    “我吃过早饭了,而且我在工作。”

    “我也在工作,”时吟举起手机来,给他看,隐约是一个微博的私信界面,“有人来找我谈工作的。”

    *

    她说的是实话,确实是有人来找她合作来了。

    而且还算得上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

    不过是作者圈的,笔名有点诡异萌,叫颤栗的狸猫。

    写推理的作者,微博粉丝几十万,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算是有神格的那种。

    时吟其实不怎么看小说,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不过因为这个作者写了很多年,她大一那会儿很迷推理,有一本推理杂志每个月都会买,而这个作者当时刚好在那本杂志上写短篇推理,文风大气,思维缜密,所以时吟对他还挺有好感的。

    而且对方是大神,时吟并不算红,本身只有过一部长篇作品,粉丝四年了也才刚十万。

    找上她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之前看了她的《ECHO》,也看到了《鸿鸣龙雀》那本的第一话,很喜欢她的画风,想跟她合作。

    他来写脚本,她画画。

    时吟和《赤月》这头的约都是作品约,《鸿鸣龙雀》的连载给了他们家,只要她这边精力允许的话,也可以接别的活儿。

    但是时吟一般都不会接。

    她是那种,手里有存款的话,绝对不会多干一点儿活儿的懒散性子。

    非常的没有追求了。

    不过因为她很喜欢这个作者,所以还是问了问他详细的情况,加了微信好友。

    两个人就这么分坐在茶几两端,一个拿手机一个捧着电脑,各忙各的,一时间很是安静。

    快十二点,顾从礼抬眼,看了眼时间,合上笔记本:“吃什么?”

    时吟愕然的看着他:“我感觉刚吃完饭。”

    顾从礼看了眼被她扫荡了一半的蛋糕:“你这个不叫饭。”

    时吟丢开手机,往后一瘫:“我吃不下了。”

    “少吃点,家里有什么?”顾从礼说着站起身来,卷袖子,就要往厨房走。

    时吟双手撑着地毯,身子往后靠着,歪着头看着他,突然道:“主编。”

    “嗯?”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时吟补充,“别说给我过节,我不瞎。”

    顾从礼一顿,垂眼看着她,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约会?”

    “……”

    您这叫约会?

    时吟脸上仅剩的一点表情都没有了。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主编,您前女友是为什么跟您分手的?”

    顾从礼平静道:“因为我朝三暮四。”

    时吟:“……”

    他在国外的那会儿,为了解释那些光怪陆离的梦,说服自己是需要一个异性伴侣了,也尝试过和年龄相仿的女人接触。

    可惜,从未成功过。

    顾从礼没有办法对别人热情。

    他好像天生就缺少这种东西,也几乎没有过谁,让他产生过这种想法。

    他想对母亲好,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所以为的,对她好的方式和决定,好像让她变得更糟糕了。

    顾从礼没有自信,他从小在顾璘身边长大,他见过自私和冷漠,见识了算计和利用,却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该怎么对别人好。

    他也想对时吟好。

    可他又怕,想要触碰她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怕他用错了方式,反而伤害到她,怕他一个不小心,又把她推得更远了。

    时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你出轨吗?”

    顾从礼摇了摇头:“不会。”

    时吟觉得这个人的脑回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她腿一盘,坐在地上,仰着脑袋,给他讲道理:“主编,您看啊,咱俩现在有一句说一句,你碰巧变成了我的主编以后,我们之间其实也发生了很多不算太愉快的事情吧?”

    顾从礼没说话。

    “你对我也很冷酷无情。”

    顾从礼微微皱了下眉,似乎不太赞同。

    “还经常给我留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作业,为难我,让我出丑,毒舌,天天大早上来敲按我家门铃,不让我睡觉。”

    “……”

    时吟总结,说着说着,竟然开始觉得有点委屈:“你对我一点都不好。”

    顾从礼哑然。

    她撇着嘴,继续道:“就这样,你还说,你在追我,可是我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你喜欢我。

    时吟说不下去了。

    顾从礼垂眼看着她安静问道:“看不出来什么?”

    时吟仰着头,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他突然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抬手托住她的后脑向上抬了抬,低低弯下腰去,亲了亲她的额头。

    时吟呼吸一滞。

    轻轻地,转瞬即逝的触碰,等她反应过来他刚刚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微微抬起头来,垂眸由上而下看着她:“这样能看出来了吗?”

    时吟确信了,这次确实不是她在做梦。

    顾从礼手指还插.在她发间,冰凉的手指刷过发丝,五指微收,轻轻揉了揉,直起身来:“以后不吵你睡觉了,也不毒舌你,不逼你画稿,”他棕眸清浅,声音轻而低,“你别跑,我对你好。”

    *

    颤栗的狸猫这脚本名为《退潮》,依然是他拿手的,推理悬疑,加一点恐怖色彩。

    他埋暗线和伏笔的手法很精妙,时吟看了一下他给出来的前两章,只觉得仿佛又找回了大一的时候看推理的热情,难过得抓心挠肝的,非常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时吟有点好奇,他这本为什么没签实体小说的出版,直接拿来做漫画脚本,对方没直接回到,只是说他想做漫画。

    《鸿鸣龙雀》是月刊更新,而且托了顾从礼一直不停催她的福,她这本分镜草稿进度超前了很多,时吟的分镜草稿图完成度一向高,两个助手的情况下,每个月只画原稿空闲时间还有不少,不过再接一部的话,她就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了。

    不过好在颤栗的狸猫说《退潮》是短篇,她就算忙也就忙这几个月而已。

    而且时吟真的很喜欢这个脚本。

    考虑了两天以后,她同意了,那边也很开心,飞速走了合作条约以后,颤栗的狸猫工作室发了条微博。

    颤栗的狸猫近一年没有出过新作品,短篇都没,就偶尔在微博上发发家庭日常,他结婚四年,养一猫一狗,微博下面留言全是嫂子好美,以及,催新书的。

    所以这次工作室爆出新作品以及漫画合作,读者的反应空前浩荡,大家都在猜是和哪位漫画家或者画手合作。

    时吟也很开心地转发了微博,卖了个萌,看到被顶在第一条的留言是【啊啊啊11太太啊啊啊我最喜欢的作者和我最喜欢的漫画家要合作了!有生之年啊!两个佛系的会晤!】

    她忍不住笑出声来,觉得这个小读者太可爱了,也有点迫不及待地找了颤栗的狸猫,让他把剩下的脚本发给她看。

    可是对方只又给了她三章,后面不给了,让她一边画,他一边给。

    时吟懵逼。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操作。

    她呆了几秒,打字解释:【不是,狸猫老师,您这样的话我没办法画的啊,有些很多地方后面的暗线啊或者伏笔什么的我现在也想心里有个数,画起来有底,不然后面很容易出BUG或者逻辑不通顺的地方什么的。】

    颤栗的狸猫回复的也很颤栗:【不会有逻辑不通的,我就是想要这种感觉,你直接画吧。】

    “……”

    时吟真实的颤栗了。

    她挣扎道:【老师,您可能没接触过漫画,不太了解,漫画和小说真的很大不同,而且您这还是推理悬疑的,这个脚本我只看到一半,不知道后面的伏笔结局的话,很多地方我都不太好表现的,画出来的效果也会打折扣。】

    颤栗的狸猫:【没事,就这么画吧,我想要这种画的人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的效果。】

    时吟:“……”

    这样会有个屁的效果。

    时吟很想说这样的话她根本没法画。

    她正考虑着怎么委婉地表达这个意思的时候,颤栗的狸猫又说道:【微博也发完了,既然什么都谈好了,时一老师,合作愉快:D】

    “……”

    时吟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她突然觉得,这个你边画我边给你后面的脚本的奇葩事情只是个开始。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