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玫瑰花房(8)
    七点多钟,顾从礼才到时吟家楼下。

    他下车落锁,时吟家这小区不算新,安全门天黑之前都不太关,楼下很多老爷爷老奶奶聚在一块儿下棋聊天,其中好几个都认识他了,见他过来,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又来找你女朋友啦?”

    顾从礼“嗯”了一声,上楼。

    到了她家的楼层,顾从礼走到门口,一抬眼,顿住。

    防盗门上贴了张纸条,上面是用黑色马克笔写的清秀字体:对不起,主编,我太困了,我先睡了,您千万别按门铃了,微信见。

    “……”

    顾从礼安静了半分钟,突然笑了。

    低低的,愉悦的笑声轻轻在安静楼道里回荡。

    他还是低估了这姑娘对他的影响力,她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

    甚至,他都不需要见到她。

    顾从礼从裤袋里抽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她发了好多条微信过来,他开车的时候太急,根本没注意到。

    【主编,您什么时候到,我好困啊。】

    【您到了吗?】

    【顾老板,你还要多久。】

    【主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太困了,我先睡一会儿,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

    【还是别给我打电话了,备用的钥匙放地垫下面,你自己进来吧。】

    顾从礼锁了手机屏,蹲下把门口地垫下面的钥匙拿出来,揣进兜里,直起身,按门铃。

    悠长,悠长地按着,然后松手。

    顾从礼其实也并不是那种早睡早起的健康养生卦,对于他来说熬夜是家常便饭,睡三四个小时是每天正常所需睡眠时间。

    但是她这个拖延症的毛病还有日夜颠倒的作息,也有点不健康过头了。

    等了差不多五分钟,门开了。

    时吟连居家服都没换,头发扎成丸子,还没拆,可能是因为睡觉,乱糟糟的,通红着眼睛看着他。

    说实话,顾从礼每次看到她没睡饱的时候的这副造型和表情,都觉得很厉害。

    太英勇,太悲壮,哀怨又刻骨,极其震撼。

    又有点可怜巴巴地,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让人心不由自主就软下来了,又有点儿舍不得不让她睡了。

    而且,每当这时,她都非常勇敢。

    比如说现在,此时此刻。

    小姑娘怒视着他,小兔子似的红眼睛里冒着愤怒的火光,她深吸了口气,强压下火气似的:“我在门上贴了纸条。”

    顾从礼睁眼说瞎话:“我没看见。”

    “我也发了微信给你,好多条,”她眼神泣血,一字一顿重复道,“好多条。”

    “是吗。”

    时吟气笑了:“是啊。”

    刚刚才陷入深眠当中就被吵醒的感觉太差了,让她甚至都没精力去回忆,和他上次分开的时候是什么场景。

    而且,这种事情,要怎么问啊。

    主编,您之前在车里是不是亲我了?

    时吟几乎已经把它当成一场春梦了。

    她只是没想到,时隔多年,她对顾从礼的执念竟然还这么深,执着到甚至已经开始做这种梦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扰人清梦的人,即使是白月光,也会让人有想把他拽着衣领子丢出去的欲望。

    时吟长出口气,闪身进门,摇摇晃晃地走到沙发旁,头朝下一头扎进去,小腿悬空一截,搭在沙发扶手上。

    她随手拽了个抱枕捂在脑袋上,整个人栽进里面哼哼唧唧。

    哼唧了一会儿,没听到有声音,只感觉到头顶处的沙发轻轻凹陷。

    时吟微微侧了侧头,抱枕掀开一点点来,往外瞧了瞧。

    正对双一双近在咫尺的,浅棕色的眸。

    顾从礼坐在她头顶,单手拖着头撑在膝盖上,侧着身看着她。

    客厅里没看等,光线幽暗,时吟愣愣地睁着眼,连呼吸都忘记了。

    两个人对视了数秒,顾从礼眨了下眼,长长的睫毛翻飞,带着种奇异的无辜感。

    时吟恍惚反应过来,扑腾着爬起来,拉开距离,跪坐在沙发上,瞌睡虫全没了,结结巴巴:“主,主编。”

    昏暗的光线掩盖了她红透的耳朵和不自然的神情。

    顾从礼就那么撑着脑袋,侧着身坐着,抬眼看着她:“晚饭吃过了?”

    “喝了杯牛奶……”

    他点点头,直起身来站起来,垂手,准备进厨房。

    光线很暗,但是他们之间距离很近。

    也是这么一下,时吟看见了他手背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她皱了下眉,双手撑在沙发上,跪在上面,往前爬了两步。

    顾从礼余光瞥见她的动作,垂眼,等看清了她的姿势,他下意识就想后退。

    还没来得及,她已经靠过来了。

    这次看得清楚了,几个烫伤的水泡,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已经破掉了,露出里面红红的肉。

    行动快于大脑,她没来得及思考,直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跪坐在沙发上,扯到面前来仔细看。

    他皮肤很白,看起来就格外的触目惊心,鲜红的肉丝丝渗出血丝来,看得人心里几乎是抽了一下。

    她皱着眉,仰起头来瞪他:“怎么弄的啊,你怎么不处理。”

    “忘了。”

    “这你都能忘的吗?”

    “嗯,”他神情平淡,“急着回来。”

    时吟没注意听他说了什么,话问出来的时候已经从沙发上爬起来,人站在上面,比他要高上一截,按着他肩膀,一把把人按下去了。

    顾从礼顺从地重新跌回沙发里,侧头看着她光着脚蹦下地,跑去开客厅的灯,又跑进卧室里,没一会儿,拿了个小箱子出来。

    时吟走到沙发前,将箱子放在茶几上,拽过他的手,像小学生一样,平放在他大腿上,去开药箱。

    药箱是时母给她弄的,时吟平时几乎没用过,最多例假的时候翻两片止痛片。她跪在他面前,扫开了一堆乱七八糟不知道是什么的药盒,翻出最下面的一小瓶酒精,拿在手里,有点犹豫:“这酒精直接用吗?这太疼了吧?”

    顾从礼:“……”

    时吟茫然地仰起头来,询问地看着他:“直接倒上去吗?或者我用棉签沾着那样?”

    “不知道,我没处理过,”他轻声说,“直接倒吧,方便一点。”

    “那水泡要挑破吗?”

    “不知道。”

    “消毒完怎么弄啊,直接用纱布包起来吗?”

    “……”

    两个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跪在他面前,默默对着一只修长好看的,烫伤的手。

    时吟放弃了,箱子一推,坐在地上:“主编,去医院吧。”

    顾从礼笑了:“就这么一点,不用麻烦。”

    他说着,直接抽了根医用棉签,尾端沾上酒精利落地挑开没破的水泡,抬脚勾过茶几旁的垃圾桶拉过来,拿起小瓶子的酒精,直接浇在手背上。

    透明的液体淌过伤处,顺着中指指尖嘀嗒嘀嗒滴进垃圾桶。

    时吟看得直吸气,抬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背,忍不住去看他的表情。

    男人眉都没皱一下,平静淡漠的样子就好像这不是他的手一样。

    时吟忍不住问:“不疼吗?”

    他抬眼:“疼。”

    她眼睛鼻子都皱在一起了:“那你倒是对自己温柔点儿啊。”

    顾从礼笑了一下,突然抬起手来,湿漉漉的手背举到她面前:“吹吹就不疼了。”

    声音很低,平淡得听不出来他是在撒娇。

    “……”

    时吟不确定,这个男人是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有种很真实的,心跳漏了两拍的感觉。

    他说着这话时,她心都化了。

    别说吹吹了,无论让她干什么,她都愿意。

    果然,寒塘冷月随便说句软话,杀伤力就堪比核.武.器。

    时吟犹豫了几秒,舔了舔嘴唇,抬手抓着他的手腕拉到自己唇边,轻轻地,吹了口气。

    凉凉的气流吹在火辣辣的烫伤处,奇异的感觉让顾从礼觉得手背发痒,那股痒意通过手背指尖的神经末梢一路攀爬通遍了全身,顺着脊椎到尾巴骨。

    顾从礼垂眼看着她,眸光深邃幽暗。

    她抬起头来:“这样吗?”

    顾从礼一顿,迅速移开视线,抽手。

    被她抓着的那块儿手腕,还有清晰的残留。柔软的,温暖的触感和温度。

    女孩跪在他面前,仰着头看着他,眼神干净又明亮。

    不能再待下去了。

    顾从礼从茶几上抽了纸巾擦掉往下滴的酒精,倏地站起身来,绕过茶几往门口走。

    时吟还没反应过来,视线跟着他到门口:“主编?”

    他弯腰,拖鞋放在鞋架上:“我去医院处理一下。”

    时吟“啊”了一声,连忙也站起来:“那我陪你一起?”

    “不用,”他直起身,侧头,棕色的眸子在玄关暗黄灯光下显得很温柔,“一会儿别直接睡觉,记得吃点东西。”

    时吟瞌睡虫早没了,送走了顾从礼,回到客厅里,将茶几上的酒精和医用棉签一样一样收进医药箱。

    咔嗒一声扣上盖子,她抱着箱子,坐在地上开始发呆。

    她突然觉得有点糟糕。

    顾从礼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他对她来说就像是一块异极相吸的磁铁,明明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时吟理智上把两个人的关系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真的越这样相处下去,她感情上就越清晰地开始动摇。

    *

    截稿期前后是编辑部最忙的时候。

    顾从礼那天晚上莫名其妙呆了一会儿以后又开始忙起来,时吟的日子也终于能够消停下来。

    期间几次,她想发个微信问问他的手怎么样了,还是忍住了。

    想了想,挑了之前从网上查到的关于烫伤以后的护理,截图发给了他。

    休息了三四天,时吟再次收到杨主编的微信。

    问她最近有没有空,想要约她出去吃个晚饭的。

    时吟有点没搞懂,她本来以为这杨主编当时就是客套一下,没有想到他真的来找她吃饭了。

    对此,方舒的想法很肤浅,也很粗鄙:“他想泡你。”

    时吟不好意思了:“我知道我美若天仙如诗如画,从初中到大学拜倒在我石榴裙下的异性不计其数,但是没想到原来我有这么的,人见人爱啊。”

    “……”方舒一脸一言难尽地看着她,“那你去不去。”

    时吟其实有点懒得。

    可是却是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去吧,”方舒很干脆的帮她决定了,“你不是说那个杨主编一表人才品行良好,万一能发展出一段你侬我侬的罗曼蒂克呢。”

    “而且,”她抬手一指,道出了重点,“你不是说顾从礼天天勾引你,让你心痒难耐欲罢不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吗,正好可以谈个恋爱,治疗一下你这病。”

    时吟:“为什么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啊?”

    “你不是吗?只对顾从礼一个人变态的性冷淡。”

    时吟:“……”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非顾从礼不可的性冷淡,时吟同意了。

    两个人约在隔天晚上,餐厅是杨主编选的,一家颇具格调的西班牙餐厅,据说主厨是个很帅的西班牙小哥哥,而且餐厅位置很少,要提前预约,非常难定。

    这家餐厅那边时吟之前没去过,不知道过去要多久,怕迟到,所以提前很久就出门了,结果到那里需要的时间比预想中要少很多,她提前到了,杨主编人还没到。

    她给杨主编打了个电话,报了名字,侍应生带她到靠窗的桌边等。

    刚坐下没两分钟,时吟手机响起。

    顾从礼的电话。

    时吟愣了愣,有点犹豫,甚至莫名生出了某种,心虚的感觉。

    等了一会儿,她还是接起来了。

    顾从礼那边很安静,有轻轻的背景音乐响起,莫名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可是她一时之间想不到,“喂”了一声。

    他问:“你在哪儿。”

    时吟秒答:“在家。”

    顾从礼沉默了。

    时吟莫名地,有点不安。

    越来越心虚,下意识就说谎了。

    明明好像也没有必要,她出来吃个饭而已,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

    电话的另一头,男人始终保持着沉默,他那边的背景音乐声通过电流轻轻落入耳膜,带着种异域的味道,有种恍惚的,和什么重合了的感觉。

    过了十几秒,顾从礼才继续道:“是吗,”他声音平静,“西班牙菜我也会烧,做得比这个厨师好吃。”

    七点多钟,顾从礼才到时吟家楼下。

    他下车落锁,时吟家这小区不算新,安全门天黑之前都不太关,楼下很多老爷爷老奶奶聚在一块儿下棋聊天,其中好几个都认识他了,见他过来,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又来找你女朋友啦?”

    顾从礼“嗯”了一声,上楼。

    到了她家的楼层,顾从礼走到门口,一抬眼,顿住。

    防盗门上贴了张纸条,上面是用黑色马克笔写的清秀字体:对不起,主编,我太困了,我先睡了,您千万别按门铃了,微信见。

    “……”

    顾从礼安静了半分钟,突然笑了。

    低低的,愉悦的笑声轻轻在安静楼道里回荡。

    他还是低估了这姑娘对他的影响力,她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

    甚至,他都不需要见到她。

    顾从礼从裤袋里抽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她发了好多条微信过来,他开车的时候太急,根本没注意到。

    【主编,您什么时候到,我好困啊。】

    【您到了吗?】

    【顾老板,你还要多久。】

    【主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太困了,我先睡一会儿,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吧。】

    【还是别给我打电话了,备用的钥匙放地垫下面,你自己进来吧。】

    顾从礼锁了手机屏,蹲下把门口地垫下面的钥匙拿出来,揣进兜里,直起身,按门铃。

    悠长,悠长地按着,然后松手。

    顾从礼其实也并不是那种早睡早起的健康养生卦,对于他来说熬夜是家常便饭,睡三四个小时是每天正常所需睡眠时间。

    但是她这个拖延症的毛病还有日夜颠倒的作息,也有点不健康过头了。

    等了差不多五分钟,门开了。

    时吟连居家服都没换,头发扎成丸子,还没拆,可能是因为睡觉,乱糟糟的,通红着眼睛看着他。

    说实话,顾从礼每次看到她没睡饱的时候的这副造型和表情,都觉得很厉害。

    太英勇,太悲壮,哀怨又刻骨,极其震撼。

    又有点可怜巴巴地,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让人心不由自主就软下来了,又有点儿舍不得不让她睡了。

    而且,每当这时,她都非常勇敢。

    比如说现在,此时此刻。

    小姑娘怒视着他,小兔子似的红眼睛里冒着愤怒的火光,她深吸了口气,强压下火气似的:“我在门上贴了纸条。”

    顾从礼睁眼说瞎话:“我没看见。”

    “我也发了微信给你,好多条,”她眼神泣血,一字一顿重复道,“好多条。”

    “是吗。”

    时吟气笑了:“是啊。”

    刚刚才陷入深眠当中就被吵醒的感觉太差了,让她甚至都没精力去回忆,和他上次分开的时候是什么场景。

    而且,这种事情,要怎么问啊。

    主编,您之前在车里是不是亲我了?

    时吟几乎已经把它当成一场春梦了。

    她只是没想到,时隔多年,她对顾从礼的执念竟然还这么深,执着到甚至已经开始做这种梦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扰人清梦的人,即使是白月光,也会让人有想把他拽着衣领子丢出去的欲望。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