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玫瑰花房(5)
    男人满身煞气,声音却冷漠,语调平而缓,像地狱里来的玉面修罗,冰层下那一把冻火寂静地燃烧。

    时吟被他拽到身后去,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从几乎瘫在地上的男人脸上看到惊恐的神色。

    他西装外套散乱,扣子因为刚刚的动作开几颗,嘴唇颤抖着:“你要……你干什么!这可是公共场合!”

    顾从礼勾唇,没说话,直接拽着他手腕就往外拖。

    男人发出了杀猪似的嚎叫,在地上奋力挣扎,这下几乎全场的人都看过来了。顾从礼没听见一样,拖着他像是拖着什么死物,一路往外走。

    哐的一声,大门被关上,嚎叫和骂声被隔绝在门外,隐隐约约。

    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左右,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

    时吟反应过来,转身就要往外追,被林佑贺一把拉住:“马上到我们了。”

    她抿了抿唇,脚步停住,还看着宴会厅大门的位置。

    少女漫的颁奖部分结束,紧接着轮到时吟她们。相比较刚刚那组甜甜的美少女组合,他们少年漫这边就显得不太和谐。

    只有时吟一个女的,时一老师第一次出现在这种场合,下面议论纷纷,不过她现在心不在焉,完全没注意到众人都在说些什么。

    她右边站着林佑贺,脸色则比她看起来还臭,皱着眉,一脸“完没完”“还没完”“怎么这么多话”“跟老子多说一个字儿就让你死”的表情。

    大概是他身上杀气太重,他们这波比刚刚那波耗时短了一截儿,一下台,时吟就小步往外跑。

    这高跟鞋鞋跟又细又高,时吟又很少穿这种鞋,不敢跑得快了,没几步,后面林佑贺就跟过来:“刚刚怎么回事?”

    时吟想起那张近在咫尺的油腻腻的脸就一阵反胃,完全不想回忆。

    她皱了皱眉,摆摆手:“没什么。”

    两人走到门口,推门出去,刚好顾从礼从外面进来。

    他一个人,黑色的西装工工整整,半点儿没乱,抬着手,正在系袖扣。

    时吟愣了下:“主编?”

    他没看她,视线落在旁边林佑贺身上,微眯了下眼。

    敌意分明,林校霸到底也是扛把子的出身,这方面非常敏锐,也侧过头去。

    两个人个头相当,但是这么看起来,林佑贺这身堪比健身教练的腱子肉,无异看起来更硬一点儿。

    电光石火,噼里啪啦,西伯利亚冰原的冷气又开始呼啦啦的往外吹,阴森森的。

    时吟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纠葛,只觉得今天一定是诸事不顺,不宜出门。

    她赶紧往前了一步,插在两人之间,“啊”了一声。

    顾从礼收回视线。

    时吟真诚地看着他:“主编,我脚崴了。”

    “……”

    顾从礼一顿,垂眸,看着她细细白白的脚踝,片刻,抬眼,神色淡淡:“完了?”

    “完了。”

    顾从礼点点头:“在这儿等我,我去说一声,送你回家。”

    时吟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一顿,扫了一眼旁边的人,又道:“你跟我一起过去,赵编辑也有事找你。”

    林佑贺:“……”

    你他妈是瞎说的吧。

    时吟却不疑有他,点点头,跟着他往里走。

    两个人进去,里面的人两两三三往外走了,《赤月》编辑部那边正张罗着聚餐,到处找顾从礼。

    一看见他过来,刚刚门口那个小实习生热情的跑过来:“主编!”

    走近了,看见时吟,他又脸红了,腼腆地低声道:“时一老师。”

    时吟笑眯眯地,看着他一张娃娃脸觉得好可爱:“你好。”

    顾从礼走过去,挡在两人之间,按着小实习生的肩膀给人按回去了:“你就在这儿等我一会儿。”

    时吟:“赵编辑不是找我吗?”

    “他现在不在。”

    小实习生“咦”了一声,伸脖子过来:“赵哥在——”

    顾从礼轻飘飘瞥了他一眼。

    小实习生一顿:“——哪儿呢?我也找了他半天呢。”

    顾从礼满意地拍了下他的肩膀,两个人往编辑部众人那边走,一过去,小实习生就被拉过去,一群男男女女露出如狼似虎的表情,压低着声音异常兴奋:“那是时一吗?一起过来那个,真的是时一?”

    “兄弟们你们看到了吗!是美少女啊!美少女啊!”

    “这次《鸿鸣龙雀》那个时一老师?说是女孩子的时候我还没信,我以为至少是短发的看起来很帅的那种啊!”

    “女孩子真的能画出那么燃的漫画啊。”有人感叹。

    其中一个女编辑不乐意了,瞪他:“女孩子怎么了?”

    那编辑讪讪:“不是,我的意思是,时一老师看着就是很温柔那种小仙女人设啊。”

    话音落,大家都沉默了,静静地,偷偷摸摸地看着靠着墙边站安静等着的姑娘。

    细腰长腿,懒懒地靠在墙边,唇瓣红润,长睫低垂。

    她似乎是站得太久了,有些累,左脚轻轻抬起,又落下,反复了几次,裙摆的边缘随着动作轻轻起落,膝盖往上一点白玉似的大腿若隐若现。

    女编辑低低叹息了一声:“杀手。”

    小实习生红着脸,一手按着赵编辑的脑袋:“赵哥骗人,我觉得时一老师就算不洗头也能出道。”

    被众人挡在身后按着半蹲着的赵编辑:“你能不能松开我?我为什么得蹲着藏着?”

    没人搭理他,所有人都安静了一瞬。

    女编辑诶了一声:“那男的看着是不是有点眼熟啊,之前是从阳的主编吧,跳槽去巨鹿了?”

    赵编辑伸头出来看了一眼,果然,时一老师面前站了个男人,垂头微笑着,在跟她说话。

    两个人离得太远,也听不清说什么。

    女编辑愤愤道:“这是来挖角了?想要《鸿鸣龙雀》的连载吧。”

    赵编辑沉默了。

    之前颁奖礼上,顾从礼本来在跟他说话。

    两个人站在靠后的地方,赵编辑站里边儿,正说着,一抬眼,就看见站在另一头的时吟。

    她身后站了个男人,靠得很近

    赵编辑最开始以为,两个人在说话。

    后来发现,好像又哪里不太对劲。时吟始终没什么反应,而男人肥胖的手虚虚地悬她腰部的位置,脑袋正往上凑。

    赵编辑“哎”了一声,皱眉:“时一老师后面那男的看着怎么好像——”

    时一两个字脱口而出的时候,顾从礼就回过头。

    他一句话还没完整地说完,他人已经过去了。

    赵编辑也是三十多岁的老油子了,这种事情,多多少少能够看出来一点儿。

    想起顾从礼当时的模样和那男人后面的惨状,他表情平静而慈悲:“这不是来挖角了,这是来找死了。”

    *

    顾从礼和副主编说了几句话,简单交代了一下,人过来。

    时吟穿着这么高的跟从过来站到现在,累得脚跟疼,一看见他过来,眼睛都亮了,连忙直起身来走过去:“好了?那咱们快点儿回家吧,我快累死了,我也好饿。”

    顾从礼侧头。

    不知道是不是哪句话取悦到他了,他勾唇:“嗯。”

    时吟一边往外走一边小心地观察他,觉得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甚至还有些松散轻松。

    时吟斟酌了下:“主编,您刚刚去打架了吗?”

    “没有。”两人进电梯,顾从礼抬手,按了电梯按钮,关门。

    时吟心有余悸:“我看你把他——”她比了个姿势,“那样,拖出去的,吓死我了。”

    他笑了一下,侧头垂眼,棕眸幽深:“他碰你哪儿了?”

    时吟眨眨眼:“他没碰到我,哦,头发,”她有点厌恶地皱起眉,“你不说我都忘了,我感觉他鼻子上的油都蹭到我头发上了,我想洗澡,好恶心。”

    “一会儿回家洗。”

    “一进家门就洗。”

    顾从礼很有耐心:“嗯,一进门就洗。”

    到一楼,电梯门开,时吟跟着他走出来,顾从礼去取车,她站在门口等。

    酒店里面冷气开得很足,到外面来夏夜的风带着热气和暖意,比里面温度高上不少。

    时吟等了一会儿,顾从礼车开过来,侧身帮她打开副驾驶的门。

    她拉开车门迫不及待地窜上去,站了几个小时的脚终于得到了休息,她轻轻舒了口气,气音绵绵软软,在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顾从礼突然转过头来。

    酒店外灯火通明,光线被车窗上的遮光膜过滤了一层,昏黄的影斜剪过他半张脸,眉眼皆隐匿在阴影里,只剩下微抿的唇。

    时吟疑问地看着他。

    顾从礼喉结滚了滚,扭过头去,抬手拉开领带,解开衬衫领口纽扣。

    苍白的手,修长食指扣住领带结,向下拉松,解开纽扣,露出一点点锁骨的前端。

    明明是很自然又普通的一件事,他做起来像是在色.诱,每一个动作都带着种禁欲的性感。

    这个男人每次都是这样,她以为他是温柔的圣人的时候,他变成禁欲的神仙,又在她接受了他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人设以后,自然地变成了妖精。

    每一个动作都能吸干净人血的那种。

    时吟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也扭过头去,单手撑着脑袋假装看窗外的夜景,脑海中开始默读佛经。

    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