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玫瑰花房(4)
    都说男人穿西装的时候最帅。

    时吟当年在看到欧洲杯德国男模队给HUGOBOSS代言的那套西装写真的时候觉得深以为然。

    那种举手投足间的绅士优雅,西装革履的禁欲。

    性感到让人想亲手一件件给他脱下来。

    时吟收回视线,又忍不住偷偷地瞄过去。

    从裤脚到腰线,西装外套,素色方巾,衬衫领口,喉结,下颏,唇瓣。

    再往上,视线相对。

    时吟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暗暗叹息。

    妙哉。

    不止脸,这男人的身材比例无敌。

    她安静地提着鞋光脚站在那里,满脸纯真,仿佛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人不是她一样:“咱们现在走吗?”

    顾从礼平静看着她,似乎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

    下一秒,又恢复冷漠,刚刚那一下就好像是错觉。

    时吟抓起手包,俯下身去把高跟鞋放在地上,准备穿鞋。

    “你要不要换裤子?”顾从礼突然道。

    “……”

    时吟愣愣地抬起头来:“啊?”

    他淡淡地看着她:“颁奖典礼现场那边空调很足,温度好像挺低的。”

    时吟了然:“啊,很冷吗?”

    “嗯,”顾从礼顿了顿,补充道,“特别冷。”

    她抬眼看了下时间,也快来不及了,干脆地摆摆手:“算了,我也没有正装款式的裤子,总不能穿牛仔裤去,就这样吧。”

    顾从礼没在说什么,转身开门,人往外走。

    时吟穿好鞋,跺跺脚,适应了一下高度,又在门口的小镜子前照了一下,确定自己形象没什么问题了,跟在他后面准备出门。

    刚迈出去一步,顾从礼突然又回过身来。

    时吟猝不及防,差点撞在他身上,连忙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

    顾从礼垂眼,看着她认真地说:“这条裙子不太好看。”

    时吟:“……”

    “这不是你挑的吗?”

    顾从礼面不改色:“我选的时候觉得很好看,现在看好像有点丑。”

    时吟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气到窒息。

    你直接说我穿着丑不就完事儿了吗?

    时吟翻了个白眼,抬手推开他,径直往外走,没好气:“丑就丑吧,反正也没人看我。”

    她走到电梯门口,想想还是气,突然转过身来,轻轻跺了跺脚,拔高了声音朝他喊,“我就愿意丑!”

    顾从礼:“……”

    *

    时吟家地理位置挺好,去哪里都不算远,到酒店刚好提前了十分钟。

    摇光社作为主办方是要提前到场的,顾从礼和时吟上了电梯,一出来就看见门口站着冒充迎宾的赵编辑。

    赵编辑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伙子,看起来十分稚嫩青涩,应该是个实习生或者应届毕业刚刚入职的那种。

    门口除了他们没什么人,实习生看起来有种莫名焦急急不可耐的感觉,期待地问赵编辑:“赵哥,你说时一老师今天到底会不会洗头?”

    估计这个问题已经被问过很多遍了,一向很好脾气的赵编辑终于一脸崩溃地大喊道:“我他妈哪知道!别再问我了!我又没说过她不洗头!”

    时吟:“……”

    顾从礼:“……”

    时吟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来:“什么是不洗头?”

    顾从礼答非所问:“我没说过。”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他径直往前走。

    时吟狐疑地眯了下眼,跟着他走过去,赵编辑一抬眼就看见他们过来。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面容清隽俊美,旁边的女人一身烟灰色小礼裙,凝脂似的白,画了妆,五官漂亮。

    赵编辑常年看见的都是她穿着居家服,连着熬夜通宵的大黑眼圈和乱七八糟随意抓上去的头发,虽然知道她的长相其实是好看的,但是突然这么一下,反差还是有点大。

    他侧头,看见旁边实习生脸红了。

    赵编辑:“……”

    到底还是年轻人啊。

    小实习生红着脸,凑过来,小声问道:“这是主编女朋友?我就说主编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喜欢凡人的样子,果然,他喜欢的是仙女,是仙女啊。”

    赵编辑镇定地说:“这是时一老师。”

    “……”

    小实习生一脸空白的表情。

    赵编辑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

    刚好时吟走过来,看见赵编辑,就跟看见了亲人一样,想起那些年他帮他赶稿的岁月,再对比一下如今三天两头作妖九点半疯狂按她家门铃的顾从礼,时吟几乎要泪流满面了,快走了两步含情脉脉看着他:“赵哥!”

    赵编辑刚要应声,看见旁边顾从礼的表情。

    主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神冷得像西伯利亚冰原,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赵编辑老油条了,匆匆打了个招呼,转身开溜。

    宴会厅很大,新人大赏不只是少年漫这块,也有少女漫的部分,因为是在不同的杂志上,所以排名也是分开的,颁奖仪式先是少女漫,后面是少年漫。

    顾从礼是《赤月》主编,一进来只说了两句话人就不见了,时吟一个人站在窗边靠角落的地方,四下扫了一圈。

    没有一个认识的。

    她画漫画也画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有熟悉的漫画家,只是大家只在网上聊天,现实里从来没见过面,她也根本认不出来。

    而且这次是新人大赏的颁奖仪式,她认识的漫画家里,自然也是没有——

    有的。

    时吟思维一滞。

    大厅门口刚好走进来一人,高耸入云,像是一座小山一样,缓缓地,缓缓地走进来。

    男人拧着眉,满脸的不耐烦让他本来就轮廓很深的五官看起来更加凶神恶煞,浑身散发着黑气,像是来砸场子收保护费的。

    谁能想到这狂野的外表下竟然藏着一个如云朵一般绵软的,甜滋滋的美少女灵魂呢。

    时吟诗情画意的想。

    收保护费的走进来,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四下扫了一圈,最后停在角落里。

    而这个时候时一老师还在神游天外,给甜味苹果糖作诗。

    再一抬眼,小山已经走到她面前了。

    “……”

    时吟眨眨眼,平静地说:“林先生,好久不见。”

    林佑贺:“……”

    林佑贺一脸难以置信,一言难尽的看着她,那眼神震惊又惊恐,喜悦又失望。

    时吟想鼓掌。

    不愧是画少女漫画的人,连感情都这么复杂难懂。

    半晌,他艰难的,粗声粗气地吐出一句:“好久不见。”

    时吟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偷偷瞟向他西装紧绷的上臂,仿佛能透过衣料看见里面偾张的肌肉。

    这大佬不是想揍她吧。

    时吟很怀疑他会突然出手,风驰电掣地给她一拳。

    结果并没有,林佑贺随手从旁边桌子上端了个纸杯蛋糕,冷静地问她:“你真的是时一?”

    时吟也很冷静:“是我。”

    噗的一声轻响,他手里的纸杯蛋糕被他捏扁了。

    时吟:“……”

    林佑贺凶神恶煞:“你不告诉我是想逗着我玩?”

    时吟后退了一步,跟他拉开一臂的安全距离,生怕下一秒这校霸一拳搂上来,这蛋糕的尸体就是她的结局:“不是,你不是很讨厌时一吗,我怕你打我。”

    校霸沉默了。

    半分钟后,他把蛋糕丢进一边垃圾桶,闷声道:“老子不打女人。”

    时吟思考着要怎么接话。

    “尤其是喜欢老子的女人。”校霸神情不自然了起来。

    “……”

    时吟一脸茫然:“啊?”

    林佑贺浓眉一扬,刚刚脸上那点疑似羞涩的不自然变成了自信:“你不是喜欢我吗,我想过了,刚好我也没有女朋友,也到了找对象的年纪,我们有共通爱好,工作也相同,其实可以试试。”

    时吟惊恐地看着他。

    林佑贺的话痨属性开启,还在不停地说:“关于你就是时一这件事我完全没想到,不过这样的话我也可以给你提供帮助,帮你拯救一下你那丑不拉几的画风,而且你这次这本跟上本确实不一样了,分镜不是一个水平。”

    “……”

    时吟一时间呆住了,完全不知道要怎么纠正校霸这个可怕的错误认知。

    她整理了一下语言,心平气和地说:“林先生,我觉得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并没有——”

    他没说完,隔空嘹亮一声传来:“苹果糖老师!!”

    “……”

    林佑贺转过头去。

    一个穿着西装的胖子笑容满面的快步走过来,眼睛被一脸的横肉挤得很小,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哎呀,苹果糖老师,我找你好久啦。”

    苹果糖老师皱着眉扭头:“啊?”

    明明是很日常的表情,被他一做,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

    时吟眨眨眼,后退了一步,努力让自己成为背景板,一边打量这个人。

    目光闪烁游离,表情谄媚,弓着背整个人像是个球,气质十分猥琐。

    结论,是个干不了什么大事的小人。

    胖子笑容灿烂,勇敢的凑上前来,递了张名片:“老师,是这样的,我是从阳文化的副总经理,想知道您现在手上这本《水蜜桃之战》是不是还没有确定在哪家连载?单行本呢?”

    他说着,眯起的小眼睛看了站在旁边的时吟一眼,视线长久地在她胸口停留了一会儿,开口笑道:“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扰了,这位小姐是哪家公司的?”

    时吟皱了皱眉,对他的目光有些反感:“摇光社。”

    胖子依然笑吟吟地样子:“那大家应该就是竞争关系了,小姐不介意我插话吧?”

    时吟懂了。

    正常情况下,新人大赏获奖并且拿到连载资格的作品会由她所在的杂志社直接连载,根据连载人气排名决定单行本,但是也有很多其他出版社会开出诱人条件来抢作品,比如直接许诺单行本之类的。

    现在这种场合确实是非常适合挖角了。

    这个人恐怕是把她当做摇光社的编辑什么的,以为她是来抢《水蜜桃之战》的连载的。

    林佑贺显然也明白了,他虽然看起来脑子里也全充的肌肉,其实也不傻,两个人周旋了一会儿,林佑贺那边依然没松口,只说还在考虑,没有决定。

    胖子明显有些失望,相比较时吟悠闲的在一边看戏的态度,他显得十分焦急,甚至额头汗珠开始往下滚。

    时吟缩了缩肩膀,看向天花板,觉得顾从礼说得果然有道理,这会场冷气开得确实很足。

    就在那个从阳文化的副总经理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颁奖仪式开始了。

    少女漫的入围作品和这边数量一样,按照顺序颁奖,几位老师无一例外,全是女孩子。

    里面还有一个和时吟是微博上互关的,时吟很喜欢她在微博上连载的一个青梅竹马的漫画,想着一会儿要去跟她要个签名。

    她们站在最后面的角落里,旁边没什么人,大家都站在前面,入围奖快结束的时候,下面掌声响起。

    时吟刚要鼓掌,忽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什么温热的气靠近过来。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极近的距离下,清晰地听到了两声吸气的声音。

    像是有人从后面凑过来,在嗅什么东西。

    时吟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下意识侧头去看。

    对上了那个副经理一张油光满面的胖脸。

    灯火通明,林佑贺就站在斜前方很近的地方,他似乎是怕被发现,动作很轻,小而谨慎,只略微向前倾着身,整个脑袋凑过来。

    距离很近,几乎是快和她贴在一起了,小小的眼睛黑亮亮的,油腻的鼻尖埋在她头发里,轻动,在闻她身上的味道。

    似乎也没想到她会察觉到突然回过头,胖男人愣了下,直起身来。

    时吟慌忙后退了两步,差点尖叫出声。

    林佑贺站在最旁边的地方,察觉到她的动静扭过头来,还没来得及说话,他身边一个人影掠过。

    顾从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把拽过时吟拉到自己身后,另一只手伸过去,死死抓着那个副经理的手腕。

    他出现的突然,那胖子也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大声嚷嚷,奋力想把他甩开:“你干什么!你谁啊你!你抓着我干什么!”

    顾从礼任由他扑腾,人一动不动,唇角紧紧绷着,垂着眼看着他,浅棕的眸黑沉沉一片,带着冷冰冰的煞气。

    他忽然勾起唇。

    抓着男人的那只手骨节因为用力泛着白,苍白的手背上青筋暴起,手指扣住腕关节,往上一掰。

    时吟仿佛听见了轻微的一声,被男人的惨叫掩盖。

    那惨叫声凄厉,被掌声掩盖住了一半,却依然很明显,引得周围不少人都转头看过来。

    男人脸都白了,冷汗顺着他肥胖的脸往下淌。

    他的手软绵绵的垂着,被拽着一条胳膊往前一拉,踉跄两步,跪在了地上,咚的一声。

    顾从礼拉着他的手臂往上抬了抬,略弯下腰俯身,人凑近,声音低缓:“你刚刚想碰谁?”

    男人疼得缩成一团,唇瓣颤抖着,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顾从礼抓着他的手腕又往上提了提,垂着眼睫,冷漠地看着他,语调轻柔绵长:“嗯?说话。”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