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玫瑰花房(1)
    九月底,经过近两个月的评审,新人大赏的终于出了结果。

    时吟之前只是把稿子传给了顾从礼,就屁颠屁颠滚去休息了,剩下的事情她完全没了解过,此时收到杂志样刊,看到《鸿鸣龙雀》四个字的时候,还是愣了愣。

    她交上去的时候是《鸿鸣》,还特地不甘心地问了顾从礼真的不能改成《鸿鸣龙雀》吗,那个男人非常冷酷的说不能。

    结果不还是改了。

    一定是他也觉得这个名字比较帅,不然他那种说一不二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改。

    时吟得意起来了,视线侧移,一眼扫到排名。

    第二。

    她熬了不知道多少个通宵,流失了不知道多少水分,被顾从礼这么龟毛的人一页一页圈着改出来的作品,也没能拿到第一名。

    她上面那部,名字叫《水蜜桃之战》

    时吟:“……”

    几个月前那次相亲上,那位校霸小甜甜说他用来参加新人赏的那部新作品叫什么来着?

    时吟所有表情都消失了,整个人空白了好几秒。

    这个林佑贺,只是因为感兴趣,自己报了个课程学了一段时间,之前还是画少女漫的,第一部少年漫就可以把她死死地压在下面,苦苦挣扎无法翻身。

    还叫你妈的什么《水蜜桃之战》?

    时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名字的少年漫。

    她难以置信地迅速翻到他的作品,正准备拜读一下这位天才大作,手机来信息了。

    好巧不巧,正是这位,甜味苹果糖老师。

    时吟现在一点都不想跟他多说话,她恨得牙痒痒,正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于是自然的忽略掉了他的信息。

    她没回,那边手机就一条一条不停地往外蹦。

    时吟忍无可忍,抓起手机解锁,点进去。

    【校霸小甜甜:新人大赏好像出结果了,编辑部给你寄样刊了吗?】

    【校霸小甜甜:你也参加了吧,怎么样。】

    【校霸小甜甜:这届的也不太行啊,没有一个能打的。】

    【校霸小甜甜:不过时一的你看到了吗,就是第二的那个。】

    【校霸小甜甜:我得跟她道个歉,她是今年这些里面除了我的以外唯一能看的了,这篇比上篇好看多了。】

    时吟:“……”

    她面无表情的退出了微信,打开了微博,点到最下面最后一个,个人界面,截图,重新打开微信,给他发了过去。

    林佑贺等了好久没等到她的回复,以为她是落选了,心情沮丧,不想跟他说话。

    他其实挺喜欢他表弟这个相亲对象的,觉得两个人兴趣相投,很聊得来,当个朋友来也是好的,他这个漫画家当的很是孤僻,现实里几乎没有能够聊这方面话题的人,能够认识时吟这个同道中人,他很高兴。

    可是他实在是没怎么和女人打过交道,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怎么安慰落选了的小姑娘,想了想,慢吞吞地打字:【明年还有机会的,只要努力总是能行的,你看时一,上本画成那个狗屁样子,这部《鸿鸣龙雀》也很好看——】

    他还没打完,时吟那边发过来了一张图。

    林佑贺停住,点开。

    是一张微博发送界面截图,个人界面,上面一个大饼脸的猫做头像,旁边昵称是【时一】两个字。

    他只扫了一眼,并没有反应过来,注意力很快被下面的吸引了。

    林佑贺发现这个截图界面,下面“我最近经常访问的主页”里面,有他的头像在。

    她原来经常会点进他微博里看吗?

    可是为什么?

    混凝土直男林佑贺思考了三十秒,脑子里一个答案渐渐清晰了起来。

    他们第一次相亲那天,她就表现的很是怪异,好像很紧张,很着急,又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就像是,他笔下的少女漫女主角,第一次见到喜欢的人的时候,那种紧张不安的,有些焦虑的,多余一眼都不敢看对方,又想逃跑又想接近的样子。

    林佑贺震惊了。

    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虽然他长得还挺帅,可是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过女孩子追他。

    林佑贺心情复杂,那种“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泡我”的微妙情绪像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了。

    校霸犯难,忧郁又惆怅。

    但是鉴于他对时吟的印象也挺好的,那么慢慢接触一下试试看好像也是不排斥的。

    所以他斟酌了片刻,温柔地问:【你经常看我的微博?】

    时吟秒回:【是啊,我在追你微博上的那个条漫的连载。】

    林佑贺心想,果然。

    正想着要说什么,时吟那边又回:【看看把我批的一文不值的大佬的条漫长什么样。】

    林佑贺有些茫然。

    那边连续发过来了第三条:【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笔名吗,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色彩不行分镜没力度战斗画面画得像过家家现在真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出道当漫画家了——的那个时一。】

    林佑贺:“……”

    *

    时吟这边并不知道林佑贺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止肌肉里塞满了糖分和少女心,人变得聒噪了,还疯狂给自己加了一波戏,脑海里快速构图30P恋爱少女漫分镜草稿。

    她抛下了个地.雷以后,对方终于诡异的,长久的沉默下来了。

    时吟十分友善地给了他消化的时间,一边去冰箱里翻东西吃,抱了一大堆零食回到沙发里,盘腿窝进去,准备开始看林佑贺的这部《水蜜桃之战》

    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太甜了,她一直看成《水蜜桃之恋》

    结果刚拆了薯片准备戳酸奶,翻开杂志,她家门铃又响了。

    时吟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忙。

    她将手里的漫画随便丢在一边,手里拿着一盒还没来得及戳的酸奶,走到门边看门镜。

    视线收回,她看了眼时间。

    今天十一点半,至少没大早上来吵她起床了。

    时吟觉得这简直是质的飞跃,她要感激涕零抱头痛哭了。

    她开了门,顾从礼进屋,回手关门。

    时吟退后了两步,看着他自己换鞋:“主编中午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琢磨着自己难道是还欠了什么债没还。

    想了半天想不到,第二话分镜草稿她已经画完了,也没到交原稿的时候,应该没有什么欠债才对。

    不知道主编大大这一趟是干什么来了。

    她实在想不到,但是既然这个人出现在这里,就一定是有理由的,只能归结于她有什么忘记了的欠债,只得试探性问道:“您今天又加班啊?”

    “没有,”顾从礼随口道,人径直走进屋,扫了一眼她面前茶几沙发上堆的一堆零食:“你中饭吃这些?”

    时吟其实也赖了一上午的床,刚爬起来没多久,还没想好中午吃什么,就随便先吃点东西,她拿着酸奶,皱了下眉,“唔”了一声:“不知道吃什么。”

    顾从礼垂眼,视线落在她手里的酸奶上,微挑了下眉:“早饭吃了什么?”

    时吟抓了抓鼻子,像是被抓包了的小朋友一样别开视线,不答话,捏着酸奶,上面的塑封皮一鼓一鼓的,发出轻微的声响。

    顾从礼就懂了。

    他抬手,直接抽掉了她手里的酸奶丢到旁边沙发上:“空腹别喝这个。”

    时吟手里空空,她愣了下,抬起头来,顾从礼已经往厨房走了。

    一边走,一边卷起袖子,衬衫袖口一层一层卷上去,露出小臂。

    他其实看起来很瘦,一双手骨节分明,却好像也不是那种干瘦的身材,露出的小臂外侧有流畅的肌肉线条。

    他进了厨房,打开冰箱门,浅淡棕眸一层一层扫下来。

    时吟跟屁虫似的跟在后面,整个人扒在厨房门口门框子上,讪讪开口:“那个,主编,你是在找吃的?”

    “嗯。”

    “那,您吃薯片吗?我家没什么吃的……”时吟艰难地说。

    “……”

    顾从礼侧头看了她一眼,确定了她这里面只有零食以后,关上了冰箱门:“叫外卖吧。”

    时吟松了口气,忽然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小资的独居美少女,家里竟然没有食材,只有一大堆零食啤酒可乐什么的,每天靠叫外卖维持生活,好像听起来有点儿不精致。

    她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辩解一下。

    “因为最近球球都没过来,所以家里没什么食材,平时的话他会买很多的!”她还很体贴地补充,“球球就是上次那个,你见过他的,我那个助手。”

    所以你看,不是我活得不精致,只是我助手没在而已。

    她解释完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应。

    时吟才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屋子里好像连空气都陷入了一种冷冰冰的死寂之中。

    顾从礼沉默转过身来,人站在冰箱前,有些阴郁地看着她。

    眼神像是带了冰的刺,生生钉着她,像是要穿透了她。

    九月底,S市的天气还像是在盛夏,炎热闷潮,时吟却觉得颈后发凉,莫名生出想要逃跑的欲望。

    总有种,她现在不跑,好像就跑不掉了。

    她抬手,摸了摸凉飕飕的后颈,小心地岔开话题:“那个,主编,你吃什么啊?”

    他不说话。

    时吟心里一阵抓狂,真的不知道这位大神到底又怎么了。

    是因为她家没吃的就生气了吗?

    这原因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所以他到她家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就是为了吃个饭吗。

    她忽然觉得有点烦躁。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是这样,她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他阴晴不定,难以揣测,她和他的相处全靠猜。

    明明她现在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别的诉求了,她就想老老实实地工作,就这样保持着两个人的工作关系就很好。

    时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好像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她永远是被动的那个。

    她怎么做都不行,怎么都不对。

    时吟肩膀慢慢塌下来,低垂着眼,声音在安静的房子里也显得静静的:“主编,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说出来,行吗?我们现在也算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关系吧,您什么事情都不说,我觉得多多少少以后也会影响到工作效率什么的……我也想和您——”

    她没说完,顾从礼忽然打断了她:“只能是工作关系了吗?”

    时吟怔愣抬起头来,表情有点茫然:“唔?”

    他平静地看着她,棕色眼底像有某种粘稠的情绪深深附着,语速很慢,声线诡异轻柔:“不可以是别的关系了吗?”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