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朝日诗歌(6)
    时吟觉得,她的忘年交口中的顾从礼和她认识的那一位,恐怕不是一个人。

    即使对方现在就站在她旁边,几秒钟前才对着坐在她对面的老人喊了声奶奶。

    按照老人给出的信息以及时吟这段时间以来对这个老人家性格的了解,时吟推理,她的这个小孙子应该和她性格很像,比较活泼,有种温和健气的感觉,人缘非常好,个子可能不高,长得也一般,因为至今找不到女朋友。

    然而。

    然而。

    时吟面无表情地,缓慢抬起头。

    几个月不见,男人依旧冷若冰霜,寒塘冷月的气质被他体现得淋漓尽致。

    也依旧英俊潇洒,美貌如花,只往这儿一站,各路健身房魔鬼身材美女小姐姐眼睛就开始止不住地往这边送秋波。

    时吟不知道老人家还在发生什么愁,她这个孙子到底哪里像找不到媳妇儿的人了啊。

    只要他想,这个人看起来甚至可以给她开个后宫回去。

    她坐在座位上,正不知道怎么打招呼好,顾从礼倒是神情自然,淡淡朝她点了点头:“时一老师也在这儿健身?”

    他一句时一老师,叫得时吟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种欺师灭祖的感觉又出来了。

    时吟强忍着寒出来的一身鸡皮疙瘩,小幅度缩了下肩膀:“是啊。”

    “好巧。”

    “好巧哦。”

    沉默。

    老奶奶坐在对面,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笑眯眯地:“你们两个认识呢?”

    时吟不知道老人家懂不懂漫画作者和编辑的关系,干脆简化了一下:“工作上有联系,应该可以算是同事吧。”

    奶奶“啊呀”了一声,拍了下手:“那不就是朋友嘛,”奶奶继续笑眯眯看着时吟,“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我小孙子温柔不温柔?”

    顾从礼:“……”

    时吟:“……”

    时吟点点头,真诚地说:“温柔,我从没见过像主编这么温柔的人。”

    顾从礼:“……”

    *

    顾从礼来接了人,没说几句话就带着老人走了,顾奶奶似乎很想让时吟跟她们一起吃饭,锲而不舍地提了好几次,最后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的。

    时吟背着包包,跟着他们一起出了健身房,看着老人上了车。

    她第一次看见了顾从礼的车,红黄黑三色的一个盾形,中间一匹马。

    现在出版社主编的工资真是高,都够买保时捷的了。

    顾奶奶上了车以后,又降下车窗,伸出头来看她:“小姑娘,你家在哪呀,我们送你回去吧。”

    时吟笑了笑:“真不用麻烦了,我家就在旁边那个小区,走过去不到十分钟。”

    奶奶遗憾地“噢”了一声,依依不舍地走了。

    车子开出一段,时吟才转身,往小区方向走。

    顾奶奶坐在车里,还扒着倒车镜往后瞧,看着那道身影变得越来越小。

    顾从礼侧了侧头,把车窗升起来了一点:“奶奶,人都看不见了。”

    顾奶奶笑眯眯地转过头来:“我就说你小子怎么突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给我办什么健身卡,我都七八十岁的人了非要我学那些个小年轻健什么身,还特地掐着时间天天给我往这边送,原来主意打在这儿呢?”

    顾从礼平静道:“没有,我就是觉得您天天在家无聊,又闷,出来活动活动不是也挺好的。”

    “你骗人家小姑娘行,你还想骗我啊?”顾奶奶呸了一声,翻个白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又凑近了,“人家说了就住这旁边的小区呢,你旁边买个房子不就完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不等他说话,顾奶奶又道:“不过你从小主意正,自己肯定有想法,说吧,想让奶奶怎么帮你?”

    顾从礼笑了笑:“您高兴就行了,我就给您办了张卡,也没跟您说要去干什么,您跟她聊得来那是您跟她有缘,跟我没关系。”

    “你这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呢,”顾奶奶笑骂了声,又忍不住美滋滋地,“你眼光好,这小丫头确实是讨人喜欢,性格也好,就是有点儿小,才二十三。”

    顾从礼没说话,打方向盘上桥。

    时吟之前的那条朋友圈,即使没开定位,她家旁边也就这么一家健身房,她又懒,肯定不会放着家旁边的不去舍近求远,那么来的八成是这家。

    上午十点半以前是她睡觉时间,睡醒了还得赖赖床,叫个外卖,就只剩下下午或者晚上了,她的活动时间也很好猜。

    只是这人去个健身房还要发朋友圈打卡,张张照片都带着她那块油腻的,巧克力私教。

    顾从礼漠然的看着前面,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一股烦躁感缓慢绵长的,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神经,窜进大脑,带起微弱的破坏欲。

    顾奶奶坐在副驾的位置,还在说话,啪啪拍着大腿,不小的声音拉回了他的魂儿:“人家二十三,你呢?你都快三十了,还想对人家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下手呢,”顾奶奶侧头,凉凉地说,“你想得倒是挺美的,人家可得嫌你老吧。”

    顾从礼:“……”

    *

    九月中旬,时吟收到了《ECHO》完结章的排名。

    正位第四,是她这本连载至今的最好成绩,前三名全都是彩漫。

    国内现在彩漫当道,《赤月》目前在连载的作品没有强制要求,不过因为读者更喜欢彩漫,彩漫也更容易拿到高人气,所以很多在连载的漫画,都会选择彩色。

    一般一部漫画最容易冲排名的时候就是跨页彩图和结局,时吟这次是两个加在一起,也只拿到了人气投票第四。

    时吟很乐观,一本杂志十几篇连载,她能拿到第四,已经心满意足。

    不过这也意味着,她的好日子又快倒头了。

    赶稿,生命中最美的两个字。

    顾从礼要求她下个礼拜把第二话的分镜草稿画出来给他,时吟其实没什么动力,新人大赏结果没出,还根本不知道这本能不能拿到前三名的连载机会。

    不过她对这篇抱着浓厚的兴趣和期待,鸿鸣和大夏龙雀的性格,大环境背景,以刀为主角,战斗场面金属兵器相接的碰撞,都比《ECHO》以声音作为武器更有力度。

    时吟没办法忘记林佑贺对于“时一”这个漫画家的评价。

    不热血,像过家家,战斗场面绵软得让人提不起劲来。

    如果上一本她还可以用题材问题来作为借口的话,这部就完全不行了,时吟花了大把的时间在完善脚本以及琢磨画风和分镜上,分镜草稿修修改改,一个礼拜也没画出几张来。

    时吟还在想,顾从礼下周跟她要稿子的时候,她要用什么样的理由推脱才显得比较正当合理。

    结果他根本没提这件事,只给她发了微信说明天会过去。

    依旧是早上九点半,时吟依旧在睡觉。

    依旧是那种烦得让人想发火的,按门铃方式。

    根本不需要再问是谁,时吟烦得蒙着被子低低呻.吟了一声,唰地坐起身来,从旁边沙发上抽了内衣穿上,下地出门开门,靠在门框子上,耷拉着眼皮看着他。

    而这个逼甚至还轻轻歪了下头,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昨天跟你说了会来。”

    时吟红着眼:“但是你没说你又九点半过来,主编,咱们就不能下午见吗?”

    “我上班时间宝贵。”

    “我睡眠时间也很宝贵。”

    “我看你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睡眠时间宝贵。”

    时吟感觉再来这么几次她要神经衰弱了,软绵绵地靠在墙边,用指节蹭了蹭眼角的眼泪:“那我给您配把钥匙吧,我求求您了,以后能不能别按我门铃。”

    顾从礼熟门熟路地从鞋柜里抽拖鞋:“九点半怎么看也都该起床了。”

    她面无表情:“我昨天四点才睡。”

    “是吗,”他平静道,“那你应该调整作息。”

    “……”

    时吟想骂人。

    她提着一口气,磨了磨牙,又长长吐出来,最终还是没忍住,低低垂下头,唇瓣轻动做了个口型,无声地骂了他一句。

    顾从礼人已经进屋了,笔记本电脑放小吧台上,背对着她弯下腰,衬衫随着肌骨的纹理拉起褶皱,勾勒出肩胛线条,忽然出声:“不许骂人。”

    时吟:“……”

    你是开了天眼?

    你不是温声细语小可爱吗?

    在你奶奶面前就一副人畜无害多一个字都不想跟我说的冷淡样子,背后又变样子了。

    可把你厉害死了。

    她复杂的表情和翻出去的白眼还没来得及收回来,顾从礼已经转过身,淡淡补充:“也别随便给男人家里的钥匙。”

    时吟每天战斗力最强的时候就是她没睡醒的时候,起床气BUFF加成带来双倍的攻击力,语气有点不爽:“您如果不每次都过来扰人清梦,我也不会这么说,我一个女孩子,当然不会随便就把家里的钥匙给别的男人好吗。”

    顾从礼垂眸,人忽然靠过来。

    时吟一愣,下意识想往后退。

    她站在沙发旁边,往后一步,沙发就贴上她小腿,挡在后面。

    这个姿势不太舒服,时吟膝盖微曲,上半身微微后仰,平衡很难保持,人有点抖。

    男人又缓慢往前了一步,距离缩短,他微垂着头,浅棕的眼在极近的距离下看着她,红润薄唇轻轻弯了弯:“你——”

    有极其轻微的声响响起。

    是金属摩擦,钥匙插.进锁孔,然后缓慢转动的声音。

    声源在防盗门。

    顾从礼话音顿住,侧头。

    时吟转身。

    咔嗒一声响,门从外面开了,梁秋实一手拿着把钥匙,另一只手提着几个白色的,装得满满的塑料袋。

    他极其娴熟地进门,动作轻手轻脚,像是怕吵到什么似的,回手轻轻关上门,才转过身来。

    一抬眼,就看见此时面对面站着的一男一女。

    女人身上穿着睡裙,被朝沙发站,一副下一秒就要被面前的陌生男人推倒在沙发上了的姿势。

    梁秋实大脑空白了几秒。

    第一反应是,啊,原来时一老师也是个会带男人回家的正常女人。

    他表情平静:“打扰了,我马上走,你们继续。”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