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朝日诗歌(4)
    自从大学以后,时吟没再和谁在家里一起吃过晚饭。

    以前在寝室的时候是和室友,大二她搬出去住,这种穿着居家服盘腿坐在沙发上“你吃什么”“看你,你想吃什么”的对话就再也没在她的生活中出现了。

    时吟觉得主编大大中午就吃的外卖,晚上还吃外卖实在是不太好,提议道:“主编,要么我们出去吃吧?”

    顾从礼扫了她一眼:“随你。”

    扑腾着从沙发上跳下来了,想了想,她又坐回去:“算了,还是点外卖吧,我没洗头。”

    顾从礼早料到一般,动都没动,平静地看着电脑:“嗯,随你。”

    “那您吃什么呀?”

    “随你。”

    “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没有,都可以。”

    时吟点点头,翻着手机上的APP界面:“那我随便点了啊。”

    男人没说话,全神贯注地认真样子。

    时吟看着他这样也不好偷懒,《鸿鸣》的原稿还没开始画,再加上这个人现在就坐在这里,像检查作业的老师一样守着,她订好了外卖以后就乖乖跑到书房里去,准备开始画新连载的初章原稿。

    房子里很静,两个人一人一个房间各做各的事情,时吟画着画着渐入佳境,全神贯注地捏着笔勾勒出人物,完全没注意到周围。

    直到门铃声响起。

    时吟抬起头来,客厅里顾从礼已经站起来去开门了,时吟听见外卖小哥活泼的声音和男人平静地一声谢谢,安静了几秒,防盗门关上。

    时吟赶紧握着笔低下头去,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

    顾从礼单手提着两个袋子走到书房门口,敲了敲她房门门框。

    时吟一脸懵懂地抬起头来,努力表现出一副“我超乖超棒我一直在努力画画完全没分心你找我干什么”的表情,茫然道:“怎么啦?”

    男人面无表情地提起袋子来,高高举着,上面非常标志性的红白黑肯德基老爷爷正对着她展露出灿烂的笑容:“你点的?”

    “对啊,”时吟露出灿烂的笑容,“我还要了两杯巧克力圣代,他给你了吗?应该还没化吧?”

    顾从礼没理她,转身走出去,手里的袋子往小吧台上一放,冰淇淋塞进冰箱,站在厨房门口开始卷袖子。

    时吟跟着他出来,看见他不紧不慢卷起袖口,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保鲜层。

    她愣了愣,趴在小吧台上看他:“主编,您不喜欢吃汉堡么?”

    顾从礼扫了一圈她家冰箱,里面果汁啤酒汽水可乐,酸奶巧克力,还有个豆乳盒子甜品,蔬菜什么的一律没有。

    可想而知这个女人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他皱了下眉,正要开下面的冷冻层,时吟小声说:“我家没什么吃的能烧,你不喜欢吃的话我再给你叫个别的吧。”

    声音听起来蔫巴巴的。

    顾从礼转过头来,看见她趴在厨房和客厅之间隔断的小吧台上,长发披散下来,顺着桌沿垂下去,抬着眼睫,乌溜溜杏眼小心看着他。

    这眼神极其熟悉。

    顾从礼关上冰箱门,转身走过来,从袋子里翻出了一个汉堡:“就这个吧。”

    时吟弯起唇角。

    她其实有私心。

    神仙午饭点盒饭吃外卖的美好景象她没来得及看,看看神仙吃汉堡时候的样子岂不是更美滋滋。

    时吟觉得自己还是很善良的,她还没点麦当劳的巨无霸呢。

    她趴在吧台上,看着他把汉堡从盒子里拿出来,缓慢地打开包装纸,捏着,送到唇边。

    然后停住了。

    他抬眼看着她。

    时吟眼睛明亮,用期待的眼神火辣辣地看着他。

    顾从礼平静地问:“你想让我喂你?”

    “……”

    时吟差点被口水呛着。

    她咳了两下,耳尖发红,用力揉了两下,莫名其妙好像被撩了一下的少女心在身体里蹦跶着游荡了一圈儿以后快速地回到原位,前前后后没用两秒钟。

    时吟非常懂事地接话:“我想得美。”

    顾从礼:“……”

    *

    吃过饭,顾从礼电脑没电了,他又跟时吟说了《ECHO》最终话和夏季新人大赏的事情,人才走。

    时吟这活儿本来就没有什么双休日一说,但是编辑有,顾从礼这个班一加加一天,早九晚六的,让时吟不由得有些担忧地扫了一眼他的头发。

    赵编辑之前就只在截稿期差不多到的时候才会加班,只带了她一年,头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掉了不少呢。

    顾从礼走后,时吟将这个忧虑和方舒分享了,手里的笔一丢,靠在椅子里打字:【桌桌,我感觉顾从礼要秃了。】

    方舒秒回:【?】

    然后她爆了粗:【你他妈每次主动来找我说话都是因为男人,滚犊子。】

    时吟:【诶,我们好好聊天,怎么还带吃醋的呢,我真的觉得他要秃的,你看我这么多编辑,有哪个头发是浓密的。】

    她说着觉得有些忧郁:【也许等他开始脱发,我对他的非分之想就要灰飞烟灭了,毕竟我对他的爱意好像是建立在颜值之上的。】

    方舒嘲笑她:【你还有空哀悼你那点儿非分之想?顾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了?】

    “……”

    时吟惆怅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三十页分镜草稿。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山更比一山高。

    作业是写不完了。

    这辈子都写不完了。

    *

    八月将近,时吟正式地,又一次踏上了赶稿的旅途,整个人忙到神经衰弱,睁着眼睛的时候一定是抱着数位板的,就连吃饭洗澡这种事情都被她控制在十分钟。

    梁秋实对于她这种节奏已经习以为常了,闲的时候每天在家里闲得长毛,忙起来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可以直接带睡袋过来。

    新来的助手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最开始几天还能勉强跟上节奏,后来干脆哭唧唧的要辞职了。

    时吟现在正是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助手真的忙不过来,还要抽时间安抚新助手——这小姑娘头发蓬乱嘴唇发白,眼睛里布满血丝,左手抓着右手手腕撕心裂肺道:“老师!!我真的不行了!!我三天没好好睡觉了!!!”

    时吟正抱着数位板埋头辛勤刻苦地赶稿,闻言摆摆手,语重心长道:“想做漫画家也不是这么容易的,这种强度的工作都没办法适应的话以后等你出道了根本坚持不下去的。”

    新助手也大学刚毕业,一腔热血想画漫画,虽然是美院的,但是之前没有过任何画漫画的经验,投过两次稿统统石沉大海,被秒退了以后再无音讯。

    听着时吟这么说,她犹豫了三秒,然后沉痛道:“老师,我不画漫画了,明天我就去找个广告公司或者设计的工作。”

    时吟:“……”

    时吟:?

    说好的满腔热血为了梦想可以抛头颅洒热血的呢。

    时吟想了想,放下笔,严肃道:“你等一下。”

    说着,抽出手机给赵编辑发微信:【赵哥啊。】

    赵编辑:【时一老师,怎么了。】

    时吟:【主编在吗?】

    赵编辑:【在啊。】

    时吟:【您帮我拍张他的照片,或者你相册里有没有他的照片啊,发张给我行吗?】

    “……”

    赵编辑觉得这时一老师是不是赶稿赶疯了,他没事儿存个男人的照片在手机里干啥啊。

    赵编辑无语了一下,就这么打开了微信自带的那个相机,手机往主编桌子那边一举,咔嚓一张,发送。

    赵编辑:【你要干啥,不要侵犯我们主编肖像权啊,会死人的。】

    时吟淡定地点开了,加载出来。

    男人安静坐在长而宽的巨大办公桌后,聚精会神看着电脑,长眼薄唇高鼻梁,神情冷淡又漠然。

    时吟保存了那张照片,打开P图软件,打算再给他美化一下。

    对着看了半天,无从下手。

    就连微信自带的相机对长得好看的人都不一样,自带美颜和柔光的。

    更可怕的是,时吟觉得这个男人动态的时候更好看。

    她手一抬,把那张照片往小助理面前一举,声音轻柔诱惑道:“等这次稿交完,他就是你的。”

    小助理不用看就知道她要干什么似的,反应十分淡定:“时一老师,我也是美院出来的,美院里的男生长得帅的可——”她眼一抬,顿住了,视线黏在屏幕上,“这是?”

    “《赤月》主编,我的责编,等我交稿的那天,他会过来取。”

    大概——时吟在心里默默补充。

    “他本人——”

    “比这个还要帅,绝对无美颜无柔光无PS现场偷拍。”

    小助理点点头,甩甩手腕,麻利地重新走回到电脑后头,一屁股坐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女强人的精干光辉,哪里还有一点点刚毕业的青涩:“老师,第十四页画完了发给我。”

    时吟:“嘿嘿嘿。”

    梁秋实:“……”

    梁秋实觉得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

    赶稿的时光都是既漫长又短暂的,时间一晃过去,八月初,时吟赶在截稿的最后一天完成了《鸿鸣》第一话的全部原稿,发给了顾从礼,然后人滚回卧室里补觉。

    浑浑噩噩睡了十几个小时,最后还是被一个电话吵醒。

    她闭着眼睛往枕头下摸出来,看都没看接起来,贴在耳边:“喂……”

    顾从礼那边声音有点空,应该是还在办公室忙着:“原稿我看完了,没什么问题。”

    时吟闭着眼,拽了拽被子,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她大半个月几乎没怎么好好睡过,现在终于睡了个饱觉,整个人陷在柔软蓬松的被子里,舒服得抱着被子蹭啊蹭,随口应了一声:“嗯……”

    声音酥懒黏腻,尾音拉得长长的。

    “……”

    对面忽然就安静了。

    三秒钟后。

    顾从礼把电话挂了。

    “……”

    时吟:?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