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朝日诗歌(2)
    时吟觉得顾从礼这个人几年不见,怎么好像愈发的不友好了。

    也可能是因为他终于可以不需要顾及到她作为学生的廉价自尊心,所以卸下了以前所有的伪装,暴露了他的残忍本性。

    你说你不想帮我忙你接什么茬。

    时吟偷偷摸摸地翻了个白眼:“那您自便,我洗漱。”

    顾从礼重新垂头看向笔记本,“嗯”了一声。

    时吟转身往卧室里走。

    等进了浴室看见自己毫无形象可言的,刚睡醒蓬头垢面的样子以后,时吟彻底挫败。

    眼底一片黑眼圈,眼睛也有点肿。

    她本来还想努力塑造一下久别重逢以后美丽优雅的完美形象,现在看来草人设是不可能草得起来了。

    她坐在马桶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哀嚎了一声,放弃了挣扎,把身上的睡裙剥了丢进衣篓,起身进了浴室。

    因为外面顾从礼还在等,她洗得很快,除了刚刚身上穿的那条,剩下的夏天穿的睡裙布料看起来实在都过于清凉,什么吊带什么蕾丝。时吟挑了半天,未果,最后干脆拽了件白色T恤出来穿,下面套牛仔短裤。

    吹干了头发出去,顾从礼还是她刚刚进去的那个姿势,人坐在沙发里,电脑放在茶几上,微微向前倾着身,手肘撑在膝盖处,看着电脑上她昨天发过来的分镜草稿。

    听见声音,他抬起头,侧眼看过来。

    姑娘抓着头发走过来,头发半干,白皙的脸蛋上淡淡红晕,白色棉质T恤遮了个腿根,大咧咧地露着一双笔直修长的腿。

    顾从礼一顿,视线从她头顶到脚踝,再平移到脸上。

    “把裤子穿上。”他平静地说。

    “……”

    时吟无语了一下,双手拽着T恤边缘“唰”地往上一撩,顾从礼还没来得及反应,她衣摆已经掀开了。

    露出里面的牛仔短裤:“主编,您近视多少度?”

    “……”

    “我又没有透视眼,”顾主编冷淡地扭头,“过来。”

    时吟放下衣摆,走过去。

    沐浴露的味道混合着洗发水,椰子的甜香味和淡淡花香轻飘飘地散过来,带来恍惚的熟悉感。

    她人靠近了站在旁边,弯下腰去看他面前的电脑,身上还带着沐浴后湿漉漉的热气,细白的腿贴上他的裤线,随着动作蹭了蹭,轻微的压力。

    顾从礼觉得非常烦。

    而她好像完全没任何察觉。

    时吟抓了一把垂下来遮住视线的碎发,专注地看着屏幕,上面是两个主角第一次见面的那一页。

    岩浆火海之中,一红一蓝的两位挺拔清秀的年郎持刀而立,须臾,人影一闪,两刀刀身相撞,一声悠远的金属脆响,长鸣声划破天际。

    ——然后蓝衣少年手里的那把刀弯了。

    弯了。

    时吟直起身来,啪啪鼓掌:“我最喜欢这里。”

    顾从礼抬眼看她,冷静地问:“你这是冷幽默耽美漫画?”

    时吟一本正经道:“双主角热血王道少年漫。”

    “热血王道少年漫,”顾从礼缓声重复,点点头,“然后鸿鸣弯了。”

    时吟眼睛明亮:“因为他遇到了他的命中注定,大夏龙雀,”她指着屏幕上的红衣少年,“王道漫画要素之一么,不打不相识的过命伙伴,你看猎人火影海贼王,不都是这样的。”

    大夏龙雀,《晋书》有记载:造百炼钢刀为龙雀大环,号曰大夏龙雀,铭其背曰:“古之利器,吴楚湛卢,大夏龙雀,名冠神都。可以怀远,可以柔逋;如风靡草,威服九区。”世甚弭之。

    原为春秋时期晋文公所有,据说后于晋楚之战中败于名剑湛卢,刀身尽毁,葬身于黄沙血海之中。

    就是这么两把命运悲惨的刀,他们捡了条命,相遇以后在岩浆里打了一架,然后一个把另一个搞弯了。

    好棒哦。

    时吟灵机一动:“主编,要么改叫《鸿鸣龙雀》吧,《鸿鸣》听起来好像有点枯燥。”

    “……”

    顾从礼静了两秒:“不应该是《龙雀鸿鸣》?”

    时吟睁大了眼睛:“大夏龙雀这种邪魅话痨小妖精人设哪里像是在上——”

    她说了一半,反应过来,飞快改口:“我觉得《鸿鸣龙雀》更顺口一点。”

    顾从礼:“呵。”

    他看起来懒得理她了,指尖点在笔记本触摸板上继续往下看,时吟走到落地窗前,弯腰捡起昨晚放在地上的手机,刚好时母电话打过来。

    时吟看了一眼在旁边认真看稿子的顾从礼,接起来:“喂,妈,没有没有,早就起了。”

    “相亲啊,就还行吧……人挺好的,嗯嗯嗯,帅帅帅……”

    顾从礼抬了下眼。

    “没有啊,没再约我了,周六?”时吟已经转过身去了,一边说着一边往卧室走,咔嗒一声关上了门,走到床边坐下,有点呆滞,“他说周六再约我啊?”

    时母那边听起来很兴奋:“小伙子好像说很喜欢你,觉得聊得来,想问问你周六有没有空再吃个饭,不过他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就来问问。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互相有手机号码的吗?”

    时吟有点不确定她说的是银行小哥林源还是甜甜的校霸小哥哥,犹豫道:“林源的电话……我是有吧……”

    林佑贺的,她还真没有。

    所以是甜味苹果糖老师觉得自己和她相谈甚欢意犹未尽,想再找个时间继续跟她批.斗时一这个漫画家的作品有多烂?

    时吟有点无奈:“妈,我最近有点忙,好多工作没做完呢,八月之前都没什么时间。”

    “就你工作忙,人家不忙呀?而且特别巧,”时母很兴奋,“小伙子说好像也对你工作挺感兴趣的,想看看你的作品,你的那个出的那个漫画书,还有杂志,还有没有呀,送人家两本给看看,我之前藏的几本之前被你爸发现了,全都给我扔了,气死我了,我一会儿把那男孩的微信推给你啊,你们俩自己联系。”

    时吟脑壳疼,不想再听时母碎碎叨,随便应下来以后挂了电话,点开微信看见时母发过来的那个名片,想了想,还是加了。

    加完,她抓着手机起身,打开卧室门走出去,一边低着头看手机一边说:“对不起,刚刚说到哪儿了,这次的NAME可以了吗?还有哪里需要修改的?”

    一片寂静,没人应声。

    时吟抬起头来。

    沙发上已经没了人影,电脑也不见了。

    时吟“咦”了一声,走到玄关,拖鞋整整齐齐摆在门口。

    顾从礼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无声无息,胜似鬼魂幽灵,就好像他从没来过似的。

    时吟还没等来得及微信发个消息问问他怎么了,那边相亲小哥哥的微信已经通过了,朋友圈设置的是三天可见,时吟不太确定这个微信到底是林源本人还是校霸,她试探性地发了一个表情过去:【林佑贺先生?】

    对面秒回:【嗯?怎么了。】

    “……”

    你怎么了什么你怎么了。

    难道不是你要跟我再续前缘的吗?你问我怎么了干啥?!

    时吟走到沙发旁边,一屁股坐进去,盘起腿来。

    上面还带着一点点淡淡的余温,贴着大腿,温温热热。

    她手指顿了顿,才慢慢打字:【啊,没什么,因为我不太确定你是哪位……毕竟你这个相亲有点复杂。】

    林佑贺:【哦,那是我。】

    林佑贺:【对了,你笔名到底叫什么。】

    时吟:“……”

    老娘就是你口中的那个“画的极差极烂非常难看不知道是用几根脚趾画出来的为什么这种人都能出道”的时一。

    这话说出来有点尴尬。

    时吟一边思考着要怎么灵活运用中华博大精深的语言艺术最小的降低尴尬值,一边点进去给他备注,在打下“甜味苹果糖老师”这几个字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

    想了想,时吟觉得自己不能接受,默默地又改成了“校霸小甜甜”。

    等她切回去,还是没想好怎么自我介绍。

    好在校霸大哥好像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连着又是几条消息发过来。

    校霸小哥哥:【你应该也是画少女漫的吧?】

    校霸小哥哥:【女孩子画这个视角应该跟我们完全不一样吧?】

    校霸小哥哥:【你看过我的漫画没有?】

    校霸小哥哥:【哦,还有,你周六有空吗,我这两天画完了新连载的原稿,我编辑跟我说少女漫有些地方要参考女性的心里和想法,可是老子他妈哪有认识的女的。】

    时吟:“……”

    时吟想,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它能把淡漠却温和的男人变成一个斤斤计较的冰冷鬼.畜,也能把一个抽烟喝酒纹纹身的校霸变成话多到聒噪的肌肉小甜甜。

    可惜,她还是喜欢寒塘冷月那一款的。

    即使他鬼.畜了点儿,那也是个月。

    时吟瘫在沙发里,正在思考着要怎么回这个聒噪的肌肉小甜甜,微信嗡嗡地又开始震。

    她垂眸去看,发现校霸并没有再发新消息过来,顿了顿,时吟后退出去,发现消息来自顾从礼。

    顾主编:【分镜草稿没问题,可以开始画原稿】

    顾主编:【《ECHO》的完结篇最终话和跨页彩图画完给我】

    顾主编:【周六晚上十点之前】

    时吟:“……”

    去你妈的寒塘冷月吧。

    老子瞎了眼了才会去喜欢什么狗屁冷月。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