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一人宇宙(1)
    时吟这十七年来的人生一直是顺风顺水的,家庭幸福和谐,父母感情美满,没怎么有过青春叛逆期,上学的路上摔了一跤都能算是个挫折。

    直到遇到了顾从礼,她有了一个求而不得。

    喜欢这种事情真的很难控制,如果可以选择,时吟宁愿去喜欢二狗,喜欢校草,喜欢和她同龄的男孩。

    至少不会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

    照片是假,可是她的心意是真的。

    顾从礼确实是对她没什么想法,可是她有,她没法问心无愧,没法坦坦荡荡。

    她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从礼了。

    她给他带来困扰了。

    而且现在,已经不仅仅只是困扰。

    时吟咬紧了嘴唇,低低垂着头:“对不起……”

    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时吟胡乱用手背抹了把眼睛,声音低低的:“对不起,我会去解释清楚的。”

    顾从礼没说话。

    他知道这件事情,还是裴诗好告诉他的。

    自从她告白以后,两个人很久没说话。

    裴诗好有自己的傲气,她没再主动跟他说过话,各自上课,然后在办公室里忙自己的事情。

    顾从礼当然也不会主动说什么,他根本不在意。

    直到昨天,裴诗好下课回了办公室,手里的手机啪地砸在他面前,平日里温柔平和的表情不见了踪影,带着怒火。

    顾从礼看了她一眼。

    她示意他看手机。

    他才看到那个帖子。

    顾从礼很快扫下来,把手机还给她。

    裴诗好怒气冲冲地看着他:“你跟那个女孩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跟她说清楚了吗?我前一秒才在那里跟你告白,你下一秒就拉着个小姑娘去调情?你至少换个地方行不行?”

    顾从礼很冷静:“误会。”

    “你看到下面都是怎么说的了吗?”

    “嗯。”

    “你看到怎么说你的了吗?”

    “嗯。”

    裴诗好被他事不关己似的态度气笑了:“这是你的事情,我现在又气又担心,像个傻子一样,你倒是真的冷静,顾从礼,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心肝?”

    顾从礼冷漠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神色平淡:“谁知道呢。”

    他大概是没有。

    可是这种事情其实也麻烦,他有点怕麻烦。

    顾从礼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是很倔的性子。

    当时被他拒绝的时候,她也是红着眼咬着牙,硬是一点眼泪都没掉,对他说喜欢的是别人,说他是不是想多了。

    现在,她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低低垂着脑袋,哑着嗓子跟他说对不起。

    声音里浓浓的,全是愧疚和后悔。

    顾从礼淡声道:“时吟,抬头。”

    时吟一颤,抬眼看他。

    视线有点糊,她抬起手来,又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冷静下来了:“顾老师,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我会解释清楚的,也不会逃避责任,给您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扰我真的很对不起。”

    顾从礼侧了侧身,轻靠在门边:“你怎么解释清楚。”

    时吟固执地看着他:“可是我也不能,就这么躲在你后面什么都不解释,当个胆小鬼。”

    “你去说明了里面的人是你,事情是个误会,我们就是碰巧遇见了,还有吗?”

    时吟急了:“本来就是误会!明明根本什么都没有的事情,只凭借着一张模模糊糊的照片哪能就那么简单的随便给人定罪?而且那些人一看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明明什么不知道话怎么能说的那么难听。”

    顾从礼笑了一下:“你也说了,是看热闹的,当然不在乎是不是误会。”

    时吟哑然。

    他说的对,她也心知肚明。

    那帖子里也不是没有说这个的,说光线那么暗,距离又很远,也许人家只是在说话,刚好角度看起来不对劲而已。

    不过这样的声音寥寥无几,而且很快就被淹没了,因为没意思。

    既然事不关己,又是发生在自己身边,那么他们更想看到的就是更精彩的剧本。

    时吟紧紧咬着嘴唇,重新低下头。

    “抬头,”顾从礼站直了身,“时吟,我虽然不是你的老师,但也算教过你。”

    时吟习惯了他命令式的语气,愣了下,下意识仰起头来。

    他垂眼看着她,浅棕色的眸子无波无澜:“我希望我教过的学生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抬头挺胸做人。”

    时吟怔怔地看着他,湿漉漉的眼底水汽未干。

    顾从礼叹了声:“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你别随便给我添乱。”

    *

    顾从礼说,这件事情他会处理,时吟就信他。

    学校里的贴吧和论坛不是人人都玩,但是一传十十传百,没几天,这件事就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事件。

    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觉得一张照片而已,被脑补的也太过了。有人觉得有果必有因,肯定是不会凭空就生出这么张照片来,两个人之间绝对是有点什么的。

    时吟沉默地听着他们课间午休休息的时候无休止的讨论。

    方舒坐在旁边,看着她有点欲言又止。

    大课间休息,教室里吵闹,旁边的几个男生八卦的很大声:“那个老师是教画画的吧,我听说他不是编制内的老师啊,就是好像人很牛逼,然后被学校请来给高三艺术生集训的。”

    “艺术生不是有好多都喜欢他吗,长得是真的没话说,你们看到帖子里有个艺术生爆料了伐,说最近确实就有个女生往他办公室跑的啊,就是没看到长什么样。”

    “唉,其实我特别能理解,你们看这小姐姐的腿,哇靠,无敌,是我我也喜欢这样的。”

    “小姐姐好美腿,不过啦啦队身材都挺好,而且这张糊,其实也看不清啥。”

    旁边另一个男生突然想起什么来,坐在桌子上伸头过来:“对了,时吟,你不是也是啦啦队的嘛!有没有什么内幕的料给我们啊!”

    时吟愣愣地张了张嘴。

    方舒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笔一摔,冷冷看过去:“有完没完?你们长舌妇吗?一件事情嚼不烂,叽叽歪歪的烦死了。”

    方舒一向这种性格,大家也就习惯了,几个男生耸耸肩,各自回了座位。

    时吟侧头,轻声道:“同桌。”

    方舒哼哼了两声。

    “我爱你。”

    方舒神情复杂地看着她,“是我想的那样?”

    “……你想得哪样。”

    “就是你们俩,”方舒脸有点红,“那个了?”

    时吟瞪大了眼睛,声音拔高:“怎么可能!”她反应过来,小声解释,有点急,“我们俩什么都没有,就是很纯洁的——”

    “很纯洁的?”

    时吟垂着眼,声音低低的:“很纯洁的单相思一厢情愿关系。”

    方舒不知道说什么了。

    安静了一会儿,时吟软下身子,趴在桌子上,下巴埋进臂弯里,声音闷闷的:“桌桌,我做错了。”

    方舒沉默了几秒,才说:“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但是你确实是对他有想法的。”

    时吟明白了。

    方舒在外人面前,绝对是护短的那个。

    但是她不盲目,她是那种绝对理智,会站在中间立场分析问题的人。

    时吟沉默地推开了椅子,起身去洗手间。

    她走到最里面的一个隔间,关上了门,开始发呆。

    顾从礼说交给他,这是小事。

    可是时吟觉得这是她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大的事了。

    她想告诉所有人,可是她怎么说呢,她去贴吧论坛发帖子,还是冲出去拽着每一个路过的在议论这件事的人,大吼你们知道个屁。

    他不让她添乱,可是她就这么躲在他身后,只觉得自己像个胆小鬼,缩头乌龟,良心每分每秒都备受煎熬。

    洗手间隔间外,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停在门口,声音消失了。

    紧接着是衣料摩擦的沙沙声。

    一只手推着张纸条进来。

    时吟愣了愣,蹲下身去,捡起来,打开。

    上面是用铅笔写的字——我知道是你。

    时吟指尖冰凉,手心沁出冷汗。

    她猛地战起了身,拨开隔间门锁推开了门。

    外面空无一人,洗手间瓷白的瓷砖上印出一个模糊的,她的轮廓。

    *

    校方正式发出声明,是在周一的升旗仪式上。

    据说最近有不少艺术生的家长找来,校方一遍一遍的解释,迫于压力不得已,公开说明了这件事情。

    副校长亲自上台,说法很官方,最近学校里有很多谣传,顾老师虽然非编制内教师,但是职业操守毋庸置疑,希望大家以学习为重,不要相信那些无聊的不实之言。

    长篇大论二十分钟,一言以蔽之就是,辟个谣,顺便推卸一下责任。

    时吟心砰砰跳,第一个念头是去找顾从礼。

    而在她跑到艺体楼楼下的一瞬间,这个念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时吟站在门口,天气转凉,玻璃门关得严严实实,外面天光大亮,只能隐约看得见里面大厅楼梯的轮廓。

    她藏到对面的绿化带草丛里蹲了好一会儿,蹲到脚都麻掉了。

    时吟想,要么就这样吧。

    本来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因为她的喜欢是错误的,所以造成了负面的后果,就算没有那张照片,她如果一直这样顽固不化地缠着他,最后肯定也会有其他不好的事情发生。

    也许上天给了她这个机会,就是为了要她及时止损,避免以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她和他都回到了正轨,是最好的结果。

    更何况,她哪儿还有脸再去找他。

    事情已经发生过了,伤害也造成过,他之前遭受到了无妄非议是真,即使校方发出声明,也没有办法控制所有人的想法。

    他原本是那么完美的一个人,他该是霞姿月韵,是霁月清风,是神祇,是高不可攀。

    她却真的将他拉下了神坛。

    时吟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晚自习的铃声在校园里响起,她脚麻到没知觉,完全站不起来,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草坪里。

    脚底板密密麻麻的,尖锐刺痛感一寸一寸窜上来,像是针尖刺破皮肤,扎进肉体。

    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起,打破片刻寂静。

    时吟愣了一会儿神,才从校服口袋里摸出手机。

    号码陌生,内容却熟悉。

    ——我知道是你。

    时吟僵住。

    她唰地直起身来,四下望了一圈儿。

    学生往教学楼的方向走,有些刚从小卖部里出来,手里捧着一堆零食,朋友同学在远处喊他们:“快点儿!晚自习要迟到了。”

    她垂眼,飞快打字:你是谁。

    【凭什么走的人不是你。】

    时吟后背发凉,一个猜测逐渐成型。

    她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响了很久以后,那边才接起来。

    时吟没说话,那边也一片安静,时吟撑着地面站起来,顾不得身上沾了泥土,深吸了口气:“我是时吟。”

    那边的人依旧没说话。

    时吟试探性地问:“你是艺术生吗?”

    对方的呼吸声清晰起来。

    “你是之前那个帖子的楼主吗?”

    对方沉默了几秒,突然开口:“关你什么事。”

    是个女生,声音有点嘶哑,几乎听不出原本的声线。

    时吟嗓子发干,低声问:“顾老师,要走了吗?”

    她一句话,像是引爆了什么东西。

    那女孩儿笑了起来:“你还敢问他?”

    时吟空着的那只手攥得很紧,有点长的指甲嵌进掌心:“我不会再见他了,”她低声说,“但是我想知道,他要走了吗?”

    女孩沉默了一下。“你来吧,”她哑声道,“我在湖边。”

    她挂了电话。

    时吟站在原地,深吸了口气。

    实验一中就那么一个人工湖。

    从这里传过去,绕过男寝,两片绿化带,在女生寝室楼后面。

    时吟想,自己胆子真的大。

    那个楼主,喜欢了顾从礼那么久,每天偷拍无数张他的照片,执念看起来应该比她深。

    之前百名榜上被划掉的名字,洗手间里递进来的纸条,恐怕都是她。

    照片的事情,大概是个意外,毕竟她讨厌的是她,不是顾从礼。

    这样的一个人,会不会把她骗过去,然后偷偷杀掉。

    她选的不是好地方。

    这人工湖作为一中的情侣圣地,现在应该正热闹。

    每个学校都不乏逃课的学生,晚自习更甚,有零星学生在,大多是一男一女,隔着很远的距离,偷偷翻过护栏,坐在湖边凑在一起聊天。

    时吟远远地找,看见一个女孩坐在树下。

    和想象中那种偏激的不太一样,是个很清秀的姑娘,梳着马尾,抱着膝盖靠着树干,安安静静的样子。

    她突然抬起头来,视线和她对上。

    时吟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

    没人说话。

    还是女孩先开口。

    嘶哑的,低低的声音,几乎听不出原本的声线:“你还真敢来。”

    “你找我来是想打我吗?”

    女孩摇摇头:“我本来准备把你推到湖里的,如果推不下去,我就拉你下去。”

    时吟笑了:“其实你不用那么麻烦,我可以自己跳。”

    女孩侧过头来,眼神古怪的看着她。

    时吟抓了抓头发,诶了一声:“顾老师真的要走了吗?”

    她表情变得阴沉起来:“他已经走了。”

    时吟一怔,“啊”了一声。

    这个女生应该是恨死了她的,时吟觉得她刚刚说的那句,想把她推下去的话,应该不是开玩笑的。

    她突然有种诡异的,同病相怜的感觉。

    时吟垂头,声音很轻:“对不起。”

    她没说话。

    安静了几秒,才慢慢说:“我高一的时候就认识他了,那时候他还没毕业。我和你不一样,我成绩不太好,脑子很笨,无论怎么样就是听不懂的那种,我家里人都觉得我如果不去艺考就考不上大学了,就送我去画画。我其实一直很自卑,觉得自己是因为学习不好才学画画,在好学生面前觉得抬不起头。”

    “然后我就遇见他了,他跟我说,画画不是逃避,是选择。”

    “后来他走了,再在学校里看见他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可是我不敢,我可以在网络上发帖,可是一旦面对他,我一句话都不敢说,我只敢偷偷的。”

    “所以我真的很讨厌你,你每次那么光明正大的去找他,去跟他说话,我都觉得非常烦。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还可以每天都见到他,现在我觉得一点盼头都没有。”

    “对不起。”时吟说。

    女孩看着她:“你不喜欢他吗?你不难过吗?”

    时吟歪了歪头:“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他不会过得不好。”

    他是那么优秀的人,无论在哪里,他都会拥有最美好的未来。

    时吟觉得,这样就很好。

    就和所有的青春小说一样,她遇见他,做了错事,遭了报应,然后没有然后了。

    像一场荒凉大梦,梦总该有醒的时候。

    她没再去过那个画室,虽然她用两个月的零花钱来投资,并且后来每次想到那两个月的悲惨情形,都有种无法遏制的饥饿感。

    期末考试过后,是寒假。

    学校里面新鲜的事情总是很多,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家谈论的东西每天都不一样,顾从礼这个名字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哪个小鲜肉,哪个明星,谁和谁早恋被发现了,谁数学测试拿了满分。

    二狗大概是隐约猜到了什么,曾经隐晦地跟时吟打听了顾从礼的事情,时吟笑着把手里的书啪叽砸在他脑袋上:“我哪知道啊。”

    二狗嗷嗷叫,大呼自己要不长个子了。

    寒假放假前一天,时吟最后一次去了艺体楼。

    十二月已经开始艺考,画室里空荡荡的没人,她走到第三间画室,推门进去。

    颜料,混合着石膏像,木屑和灰尘。

    时吟之前觉得这味道有种很恐怖的成瘾性。

    她蹲在门口一个木桌前,上面摆了个桃子。

    她抬手,轻轻戳了戳。

    桃子叽里咕噜地滚下了桌子,很轻的一声泡沫掉在水泥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画室里几不可闻。

    没再破掉。

    她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翻出手机来拨了时母的电话。

    那边很快接起来,时母那边声音嘈杂:“吟吟啊,你几点到家呀,妈妈给你烧了鸡翅,还弄了糖醋——”

    “妈。”时吟打断她。

    “嗯?怎么啦。”

    “我去学画画怎么样,”时吟轻快地说,“去学画画,然后艺考,以后考最好的美院。”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