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十八章 一天
    翌日。

    清晨,阳光明媚,九寿城北门的一处早点茶摊人头攒动,一层层蒸笼被掀开,热气蒸腾中,新鲜热乎的包子被抢购一空。

    此处早点摊已开了二十余年,祖传的桂花包色白面柔,馅是特质的桂花馅,口感极佳,清香怡人,深受百姓们喜爱。

    庞九亦十分喜欢吃桂花包,小时后早起跟着庞新知巡店时,总会先来城北买两个桂花包。然十岁之后,庞九身容剧变,就再也没出过庞府,更别说来城北买桂花包了。

    可今日,庞九出现在了这里。

    没有坐轿子,亦没有戴面纱帏帽遮掩,就这样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排队买桂花包,庞修能和庞新知则陪在她身边。

    昨日比武招亲一事很快传开,庞九真容并非如传言那般美貌、反而是一个丑八怪的消息满城皆知,成了所有百姓的饭后谈资。而此时此刻,周围的百姓见到庞九后,更是交头接耳,悄声议论起来。

    “还真是一个丑八怪啊……”

    “这么一对比,我家那黄脸婆可好看多了!”

    “平时藏藏掖掖的,今儿个怎么出来露面了,这不是吓人吗?”

    “不知赢了擂台那人,昨晚是怎么过的,那可真是个倒霉蛋啊……”

    “倒没什么?反正熄了灯都一样,最重要是有钱拿!”

    ……

    百姓们顾忌庞家威势,说话都很轻声,但鄙夷和嘲讽的眼神却根本掩藏不住,一道又一道地刷在庞九身上。

    然庞九毫不在意,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地一边排队等买包子,一边和父亲兄长说话聊天。

    若是以往,庞修能早就怒发冲冠,把那些嚼舌根的百姓们狠狠教训一顿,为自己妹妹出气,可此时他却也和庞九一样,完全不予理会,好似当他们不存在般,一心只与自己妹妹说说笑笑。

    庞新知亦是如此,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他们三人一般。

    买完包子,一家三口缓缓走在热闹喧腾的大街上,庞九走在中间,庞新知和庞修能走在两侧,不在乎路人的目光,各自牵着庞九的手,像极了庞九小时候,两人将她护在中间的样子。

    庞九自不可能像小时候那般蹦蹦跳跳,但她左看右看,满目好奇地打量两边店铺,有些店铺在庞九小时候就开着,十来年间并未有何变化,有些则未曾见过,庞新知和庞修能便为庞九耐心介绍,还会陪她进店凑一番热闹。

    九寿城一半都是庞家的产业,以往庞新知每天都会巡店,各个店铺的掌柜们便会将昨日经营情况汇报给庞新知。

    然在今日,掌柜们发现,庞新知进店后根本不问经营情况,而是完全当他们不存在,任由他们说什么,庞新知都不和他们搭一句话,只是顾自和庞九说话,目光更是始终都在庞九身上,一刻都舍不得挪开。

    中午时分,三人没有回府,而是在城中最好的酒楼,点了一大桌子菜,还有一坛酒。

    庞九将自己束之高阁十年,不止不见外人,就连庞新知和庞修能都很少见,更别说陪他们一起吃饭了,今日总算一家三口聚在一起,好好吃了顿饭。

    欢声笑语间,庞新知和庞修能不停给庞九夹菜,把她的碗堆得跟小山似的,庞九则负责帮父亲和兄长倒酒,一杯接着一杯,就连酒量不济的庞新知,亦是杯杯满饮,一滴都不舍得漏。

    三人酒足饭饱,离开酒楼,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继续逛街,庞新知和庞修能带庞九看了很多簪花首饰和罗裙胭脂,可庞九却只是看看,一样都没买,反而买了几样男子用的物件。

    给庞修能买了文房四宝,让庞修能以后少舞刀弄枪,也要花点时间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给庞新知买的是一幅群仙祝寿图,愿自己父亲福寿安康,长命百岁。

    ……

    三人逛啊逛,从城北逛到城南,从城东逛到城西,整整一天,逛完了九寿城每个角落,没有浪费一丁点时间。待三人回到庞府时,夜幕已经降临,星月高悬头顶。

    三人站在庞府外,却迟迟不进门,只是望着熟悉的大门,一阵沉默。

    良久,庞九才打破沉寂,道:“爹、哥,还是我一个人进去吧,你们别跟着了。”

    庞新知和庞修能忽然失魂落魄,看着庞九轻轻推开大门,又转身缓缓合上,最终消失在眼前。

    忍了一天的庞新知和庞修能再也忍不住,一瞬间便是泪流满面。

    距庞九魔化之期,本还有十天半月,庞九原本可以与家人多相处一些日子,可也许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亦或是怕时间拖长,自己会变得不那么勇敢从容,庞九只给自己留了一天时间。她这十年来,从未好好陪过父亲和哥哥,那便用这一天时间陪陪他们,亦当作告别。

    今日,庞新知和庞修能绷住心神,不敢浪费一丝时间去悲伤,而是用尽所有力气去陪着庞九,但到了此时此刻,纵然心如硬铁,也再不可能绷住。

    两人真的没有跟庞九进去,只是默默站在那里,他二人应该为庞九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便是站在这不去添乱,让庞九走的洒然一点。

    ……

    半个时辰后,被玉流剑穿身而过的庞九,静静躺在自己房间床上,积聚了十年的魔气消散一空,庞九恢复了她本该有的身形和容貌。

    身姿窈窕,亭亭玉立,肌肤如雪,青丝如瀑。小巧的鹅蛋脸上,点缀着琼鼻细眉,小嘴桃腮,完全当得起这些年来,所有人对她美貌如仙的评价赞美。

    而唯一的遗憾,便是看不到她的眼睛,因为她双目紧闭着,再不会睁开。不过想来一定清澈如溪,璀璨如星。

    所有人都在屋中陪着庞九,唯方小年一人一刀,立于庞府大门的屋檐之上,融身于夜色中,看不清他的面容。

    庞九已死,实行十年的魔种计划失败,背后的魔族今夜必定上门。

    那么来多少,他方小年就杀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