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十七章 我的刀可以
    “魔躯?”

    庞修能惊问道:“怎么会这样?”

    方小年道:“我猜是你妹妹体质纯阴,被魔族盯上了,他们引方圆百里的阴浊之气进入你妹妹体内,是为了借躯孕育魔胎。”

    庞修能脸色煞白,庞新知亦神色大变。

    几千年前,魔族为天下第四大族,强势无比,肆虐整片大陆,他们无恶不作,生性凶残,体魄强悍,尤其是魔族皇室,更可肌体再生,极难对付。

    人族联合妖族,花了足足百年时间,大破魔都,将九成九的魔族除杀殆尽。至此,魔族销声匿迹,已有不知多少年未曾现世。

    即便如此,可必然还有魔族躲在不见光的地方顾延残喘,延续血脉,眼前的庞九便是最好的证明。

    非庞九为魔族,而是她如今这个模样,与魔族有关。

    以前的魔族鼎盛时,与妖族二分南疆,直到后来妖族与人族联手,才将魔族消灭,故而妖族故而至今南疆还留有许多魔窟遗迹。付经年曾去过一座魔窟,找到过一本魔典,上面记载了许多有关魔族的事,其中便有魔族借躯孕育魔胎之法,让至阴之躯吸收无尽阴浊之气,而最终孕育出拥有强大血脉的魔躯,与庞九的情况很像。

    “那我女儿……我女儿她……”

    庞新知声音颤抖,他一介百姓,虽不能完全听懂方小年在说什么,却也知道这是一桩天大的祸事。

    方小年皱眉道:“时间一到,你女儿就会炸散成一团血雾,彻底重塑成魔身,从此世上多了一尊血脉强大的魔,再无庞九。”

    庞新知腿脚一软,所幸护卫搀扶在没有摔倒。庞修能亦向后跌退了两步,精神气仿佛被一下抽干。

    庞九也被吓到了,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周辕连忙道:“年哥,既然你知道这是什么回事,还请你救救庞九!”

    “太晚了……”

    方小年摇头叹道:“若是才开始没多久,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可庞九自十岁开始便时刻吸收阴浊之气,至今已快满十年,恐怕过不了十天半月,她就会成魔,已经来不及了。”

    “十天……半月……”

    庞修能失魂落魄,喃喃自语,无法接受自己妹妹即将离开自己。

    庞新知跑上前,跪在方小年面前,磕头拜道:“仙师,请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女儿,我把我庞家所有钱都给你!”

    方小年将之扶起,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庞新知又道:“那你有没有认识的高人神仙,可以救我女儿的?”

    “或许真有,但一如你说,那也是神仙般的人物,认识不到的。”

    方小年又摇了摇头,或许老付可以,但终究远水救不了近火。

    庞新知回头看了眼自己女儿,只一眼,便已是泪眼模糊。

    庞九十岁患上怪病,他做父亲的,看着自己女儿从一开始的一心求死,到后来的终日闭门不出,自是心痛如绞。可他终究不是庞九,其中滋味苦痛,和自己女儿比起来,差了何止千倍万倍。

    他原本以为,帮自己女儿找了夫君,故然女儿还是不会开心,却也总算是安安稳稳,过足一生。却万没想到在庞九的新婚之夜,听到如此噩耗。

    “我女儿已经够苦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她?”

    庞新知心揪成一团,痛愤悲鸣。

    而庞家其余众人,亦都面目哀凉,庞九自小生性良善,懂事乖巧,纵然他们是庞家的下人,庞九亦是尊重有加,他们实在无法接受,这么好的女子,竟会被如此阴害,落得如此境地。

    而方小年接下来的话,又令众人痛上加痛,如坠深渊。

    “一旦魔化,不止庞九会死,恐怕整个九寿城都会随之陪葬,因为魔雾需要养分才能塑形,一城百姓的精血便是最好的食物。”

    方小年声音落下,庞家所有人皆心头一颤,紧接着便是一片沉默。夜风好似一下子冰冷许多,红灯笼被吹拂得轻轻摇晃,忽明忽暗,随处可见的大红喜字,亦鲜艳得仿佛鲜血。

    “那......有什么办法吗?”

    一道轻柔的声音打破沉寂。

    众人看向庞九,庞九继续道:“我是说有没有办法不连累到老百姓,比如说我离开九寿城,找个没人的地方行不行?”

    一向没心没肺的周辕听到这句话,心莫名一紧,就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下。

    离开九寿城,找个没人的地方行不行……

    不就是死远一点么?

    我死远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连累到别人了?

    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庞九,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庞九正认认真真地看着方小年,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方小年亦有些触动,一般女子听到这种情况,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亦或是怨天尤人,哭骂老天不公,可庞九却仿佛一个旁观者,一心只想着他人。

    方小年沉默片刻,道:“没用的。魔雾会自己寻找猎物,吞噬精血,无论如何,都会有旁人遭殃的,不是九寿城,也会是别的城。除非……”

    “除非什么?”庞九急切问道。

    方小年微微侧目,避开庞九的目光,道:“除非在你魔化之前就杀了你。”

    庞九皱眉道:“可我根本死不了。”

    “我的刀可以。”方小年道。

    庞新知冲上前,将庞九护在身后,庞新知张开双臂,大声道:“不行!”

    庞修能亦是死死盯着方小年,一脸决然,不管方小年多强,若想杀自己妹妹,就必须从他尸体上踩过去。

    “爹,哥……”

    庞九那轻柔绵绵的声音再度响起:“九儿不怕死,只怕连累人。既然我注定一死,那为什么不死的有价值点,多救些人呢?能救你们,能救庞府上下所有人,还能救九寿城所有百姓。更何况......”

    庞九笑了笑,释然道:“我终于能解脱了啊。”

    庞新知捧面大哭。

    “不管是阴差阳错,还是缘分……”

    方小年开口道:“周辕能与你这样的女子拜堂成亲,真是他的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