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十五章 真容背后
    声音好似泉水叮咚,如雪花落地般轻柔,洋洋盈耳,温婉动听。

    可偏偏令周辕头皮发麻。

    周辕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后退到墙角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过来的!”

    “你不要怕。”庞九轻声道。

    “你长成那样,我能不怕吗!”

    周辕脱口而出。

    庞九的头低了下去,沉默了好一会,用轻若蚊蝇的气声说道:“你真的不用害怕,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有几句话要和你说,事关你明日能否离开。你站那么远,我怕说了会被我哥听到。”

    周辕眼睛一亮,轻声道:“你要放我走?”

    庞九轻轻嗯了一声,周辕将信将疑,问道:“真的?没有骗我?”

    “不骗你。”庞九道。

    周辕还是不放心,问道:“我过来了你不会忽然抱住我什么的吧!”

    “不会。”庞九回道。

    周辕这才试探性地走向庞九,站定在离床几步之外,侧对着庞九,轻声道:“就在这说吧,不能再近了。”

    庞九道:“明日一早,我的贴身丫鬟会进来,你届时和她换了衣裳,我会让你去外面买东西,你便借机离开庞府,离开九寿城。”

    太好了!”

    周辕重重点头。

    庞九轻轻嗯了一声后,低着头,不再说话,周辕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沉寂而尴尬,于是他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原本在他想象中,庞新知和庞修能设下比武招亲的陷阱,应该都是容貌丑陋的庞九所指使,而一旦有人掉入陷阱中,庞九就会像怪物一般扑向猎物,尤其是像他这样的美男子,今晚注定会在劫难逃。却不曾想庞九不但没有对他图谋不轨,竟还会帮他,倒是出乎周辕的意料。

    庞九道:“我爹和我哥一意孤行,非要替我挑选夫君,我虽阻拦不了,却也知道不能强人所难,更何况我现在这个样子,真让你做我夫君,岂不是害了你一辈子。”

    “就是!”

    周辕忿忿道:“所以说你爹和你哥也太过分了,根本就是在给所有人下套,本领越高强的英雄好汉就越危险,这不最终落在了我周辕的头上。哎,也怪你们九寿城地处偏僻,人杰匮乏,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庞九道:“我知道你是怎么赢的,你作弊。”

    “咳咳……”周辕狡辩道:“什么作弊?我靠实力赢的好不好?”

    庞九道:“你应该是将迷药涂在了斧刃上,对吧?”

    “你怎么知道?”

    周辕脱口而出。

    “我猜的,看来猜对了。”庞九道。

    周辕脸色讪讪,心想这庞九长得这么丑,倒是心思灵巧,聪明过人,真是可惜了。

    他忽然想到以前方小年说过的话,于是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迷药吗?”

    庞九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太强了。”

    周辕道:“如果我真的出手,那个郑湖极大可能命都没了,你想啊,就像对付一只蚂蚁一般,你稍微不小心踩一脚,它可能就死了。而用这种方法,对方最多就是晕一会,不会有性命危险,我这叫作慈悲心肠。”

    庞九噗嗤一笑,道:“真会吹牛。”

    声音婉转清澈,又带着甜美俏皮,听得周辕心神一荡,忍不住想要靠近。不过他很快提醒自己,庞九声音再怎么好听,也是个丑八怪,必须保持距离!

    周辕正色问道:“对了,外面人都说见过小时侯的你,说从小就长得貌美如花,可为什么现在长这么……”

    周辕连忙停住,没有把丑字说出口,庞九主动帮他脱身,加之刚才的一番交流,令他对庞九印象已然改观,不再把她当成怪物,自不会再说这么伤人的话。

    庞九沉默了片刻,道:“十岁那年,我没来由地得了一场怪病,之后身形容貌便逐渐发生了变化,骨架越来越大,容貌亦变得丑陋不堪,就像个怪物似的。正因如此,我自十岁后,便再也没出过家门。”

    “原来如此。”周辕点了点头,皱眉道:“什么病竟会如此奇怪?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他熟读《慈济经录》,就连付盈月先天无法开声,他都知道何药能医,却从未听说过世间有这种奇怪的病症。

    庞九道:“不止如此,得了这个病,连死都是一种奢望。”

    周辕问道:“什么意思?”

    庞九道:“刚得病那会,我无法接受自己变成这副鬼样子,一直想要自寻短见,虽然我哥会看着我,可总有看不住的时候,但我发现,我根本就死不了。那时候,割腕、白绫、服毒、投河……各式各样的方法我都尝试过,却始终无用。”

    “还有这等事?”周辕一惊,道:“我自小精通医术,我来帮你把下脉吧。”

    庞九伸出手,周辕不再嫌弃,立刻为她搭脉。片刻之后,周辕松开手指,眉头紧皱,喃喃道:“真是奇怪,你脉象一切正常,并无一点病症啊。”

    庞九点点头,道:“这些年所有为我看过病的大夫,也都是这么说的。可是你看……”

    她起身,从梳妆台上拿了把剪刀,周辕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却见庞九对着自己手腕狠狠一划,溅出一串鲜血,而后庞九将自己划伤的手腕递至周辕近前。

    周辕一看,顿时瞪大眼睛,只见伤口处的血肉缓缓蠕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短短片刻,便完好如初,仿佛伤口从未存在过。

    “这……”

    周辕已然说不出话来。

    庞九重新坐回床边,平静道:“我自寻短见过不下百次,却始终不能如愿,于是我便认命了,大不了不出去吓人就是了。而我爹和我哥见我终于孤苦,这才会摆擂招亲,希望能找个人来陪我,所以你也别怪他们。”

    周辕看着这个与自己拜过堂、名义上是他妻子的女人,心绪复杂难宁,更是十分后悔之前把庞九当成怪物来看待。

    他坐到床上,庞九的身边,想了想,道:“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