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十四章 夜半庞府
    周辕心中狂骂方小年。

    他掉进了坑里,希望方小年拉他出来,可方小年不仅没救他,还在坑上盖了块木板。

    他恨死方小年了!

    不过方小年三人并未真的离开,此时此刻,方小年正在一条小巷中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马棚亦在旁边摇头苦笑,而就连一向冷若冰霜的付盈月,脸上都有了些许笑意,周辕偷鸡不成还把自己蚀进去的样子,实在有趣。

    “真是笑死我了。”

    一会后,方小年才缓过来,道:“你们刚才看到没,我说就此告辞之后,周胖子的脸都绿了,真有意思。”

    马棚问道:“真不管他了?”

    “管是要管的,只是不着急,好歹让周辕陪庞家把今天这个场面走完,我们半夜再带他走。”方小年道:“庞家虽然挖了坑,却也都是贪心之人心甘情愿往下跳的,没必要现在就让他们下不来台,再者这样也能让周辕长点记性,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动这些歪脑筋。”

    马棚点了点头。

    ……

    当晚子时,庞府。

    酒足饭饱的宾客们早已散场离去,随处可见的红灯笼和喜字也在夜色中变得黯淡,庞府终于沉静下来。

    只有一条廊道上,还有着喧哗。

    “现在还早啊!月亮都还没睡呢!”

    “其实我酒还没喝够,我想再喝点行不行?”

    “我想上茅房!”

    “不是上茅房都不肯吧?其实我觉得还是应该找些人来闹洞房,好好热闹热闹!”

    “我脚抽筋!不行了!走慢点!”

    “要不我还是睡外面吧?酒喝太多,晚上打呼噜怕影响庞小姐睡眠?”

    庞修能压着周辕前往庞九庭院的途中,周辕不停找借口,拖延去庞九庭院的脚步。

    可惜无论周辕无法耍赖,庞修能始终不予理会,按着周辕肩膀,快步走向自己妹妹的院子。

    白天从擂台回庞府途中,周辕跑了三回,都被庞修能给抓了回来,于是到了庞府之后,庞修能寸步不离地跟着周辕,看着他换衣服,按着他拜堂行礼,盯着他吃饭,守着他上茅房,生怕周辕跑了。此刻,他便要压着周辕去自己妹妹那洞房花烛。

    周辕欲哭无泪。

    刚才他本想灌醉自己,可庞修能却在一旁威胁说,醉了也无妨,他妹妹不醉就好,事情反正照办,于是周辕不敢醉了,一直拖时间,直到拖不下去了,被庞修能压往庞九闺房。

    周辕是个懒人,以往走几步路就会喊累,可此时此刻,他却希望去庞九闺房的路越长越好,最好是相隔十万八千里,让他永远都走不到。

    只可惜,没过一会,庞九的院子便到了。

    庞修能打开房门,对面如死灰的周辕道:“去和我妹洞房吧,别想着逃跑,我今晚会在门外守夜。”

    “守夜?”

    周辕尴尬道:“这就不必了吧,我觉得你还是回去睡吧,你放心,我以我周辕的人品发誓,我绝对不会跑!”

    庞修能道:“我不相信你。”

    周辕急了,道:“就算你要我洞房,可你在外面我怎么洞房!?”

    庞修能手指塞进自己耳朵,道:“我看不到,也听不到。”

    “你你你!”

    周辕气急,却被庞修能一脚踹进屋子。

    周辕跌跌撞撞地冲进屋子,刚回身,却见房门已经被庞修能关了,还传来窸窸窣窣的金属声,显然庞修能还上了锁。

    “你大爷的!”周辕心中狂骂。

    庞九房中,一室旖旎的红色,大红喜字在红烛的映照下,显得愈发喜庆和热烈,床铺正左方放着贴满喜字的梳妆台,被子与枕头都锈着鸳鸯,而床上放满了花生、桂莲还有红枣等,一道披着红盖头的身影,端坐在床边。

    此情此景,对任何一个男子来说,都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可对周辕来说,却是如噩梦一般,因为床边那道身影是那么魁梧雄壮,仿佛坐了一座小山,压迫感十足,周辕真的很怕庞九忽然床上起身,向他冲来。

    周辕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会,庞九始终静静坐着,没有冲过来,他这才送了口气,坐在桌上,开始喝闷酒。

    酒是喜酒,喝上去却是苦的,周辕边喝边摇头,哀叹自己为何这么惨?

    床那边忽然响起一道嘎吱声,周辕顿时吓了一跳,以为是庞九冲过来了,他连忙起身看去,见庞九已然坐着,顿时松了口气,想必是庞九太重了,床都有点支撑不住了吧。

    他深深看了眼庞九,眼神悲凉如水,他周辕堂堂美少年,竟会娶了这么一个妻子,简直是老天不公啊!

    他心中无限后悔,后悔不该参加这场满是阴谋的比武招亲,若再给他一次机会,打死他都不会来九寿城凑这个热闹,就算来了也不会上场,就让那个郑湖当庞家女婿好了!

    他越想越气,气庞家人竟如此阴险,挖了这么大的一个陷阱等着人跳。他更气方小年,明明可以救他于水火,却偏偏见死不救,简直岂有此理!

    “方小年,你小子给我记着,我周辕和你不共戴天!”

    周辕狠狠灌了口酒,眼神幽怨。

    ……

    此刻,方小年三人正路过庞府门口,方小年忽然打了个喷嚏,付盈月眼神询问怎么了,方小年擦了擦鼻子,笑道:“没什么,可能是周胖子在骂我吧。我们快进去吧,再不然我可能要打一晚上的喷嚏了。”

    庞府的大门已然紧闭,方小年三人自是要翻墙入内,而就在此时,方小年却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大门口的两只石狮,皱了皱眉。

    马棚亦回头看去,两只石狮子普普通通,无甚奇特,于是问道:“怎么了?”

    “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也可能是我多想了,走吧。”方小年摇摇头,脚一抬,身形便已然落在庞府之中。付盈月和马棚跟在他身后。

    而待方小年三人进入庞府后,两只石狮子的眼睛,陡然变成血红色,却又一闪而逝,再度恢复原样。

    ……

    与此同时,新房中。

    庞九的声音响起:“你过来,我有话与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