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十三章 就此别过
    那些落选的擂台者,暗骂庞家卑鄙阴险的同时,脸上皆露出劫后余生之色,幸好自己输了,要不然上当的就是他们了。

    而其中要数郑湖最为后怕。

    周辕下的药不多,他早就已经醒来,原本在一旁气得咬牙切齿,恨周辕用卑劣手段抢走了他的胜利,直到看到庞九的容貌身形以及听到庞家的阴谋后,他看着擂台上的周辕,就像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刚才半只脚已经掉入坑中,是周辕上台,把他给救出火坑。

    炼气五层的庞修能站在周辕身边,生怕他跑了,周辕欲哭无泪,庞新知则重新换上笑脸,拍着周辕肩膀,劝道:“人呢,不可以光看外表,虽然小女长得和以前有少许不一样,但终究还是大家闺秀,娶了小女,绝对是你的福分。你放心,只要你娶了小女,我庞家答应给你的一半家产,一分都不会少。”

    听到一半家财,周辕眼睛一亮。

    庞新知笑了笑,他和庞修能为了庞九嫁人,可谓煞费苦心,在比武招亲的规矩上挖坑,不让人反悔,这是硬的手段,而陪嫁一半家财,是软的手段,就算获胜者心里再怎么不愿,看在这么多钱的份上,也会动心。软硬兼施,确保庞九能嫁出去。

    可周辕眼睛很快黯淡下去,他是想要钱,可一想到庞九的体态尊容,他实在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啊!

    庞修能见周辕犹豫,冷声道:“你想娶得娶,不想娶也得娶,要么做我妹夫,给你一半家财,要么就把你丢河里喂鱼,你自己选吧!”

    周辕道:“你们这不是强迫吗!”

    县令张永元道:“这不是强迫,是按规矩办事,你上了台,成为最终胜者,就必须娶庞九,不得以任何理由反悔。”

    “你们这……”周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台下围观者们纷纷摇头叹息,这周缘算是栽了。

    庞家财雄势大,势力覆盖九寿城方圆百里,而且庞修能还是炼气五层的修士,谁若与庞家为敌,无异于自寻死路,关键就如县令所说,庞家还占着理,周缘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这时,周辕看到缓缓走近擂台的方小年三人,眼睛一亮,不再不知所措。

    刚才因庞九的容貌与想象中落差太大,令他好一会没回过神来,都忘记了自己还有朋友同行,且这些朋友一个比一个狠,庞修能区区炼气五层算什么,别说方小年了,就连马棚都可轻松碾压庞修能。今日换作其余人可能真的栽了,可庞家想要强迫他周辕,注定不会如愿。

    一念及此,周辕立刻有了底气,道:“庞老爷,庞公子,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他指了指走到擂台下方的方小年三人,道:“这三位是我朋友,修为境界我就不说了,怕吓到你们,你们若是再为难我,他们的脾气可不像我这么好,你们需要掂量掂量后果。这样吧,庞九我反正是不会娶的,至于庞家那一半家产……我打擂这么辛苦,你们就给我一半的一半吧,这样就算扯平了,如何?”

    “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

    庞修能怒极,他还没见过如此厚脸皮之人。

    就在这时,台下的方小年拱手笑道:“见过庞老爷,庞公子。”

    庞新知问道:“你们是周辕的朋友?”

    “不错,正是。”方小年道。

    庞修能看不出三人的境界修为,问道:“周辕都必须娶我妹妹,三位如果要为周辕出头,我庞家必定奉陪到底。”

    周辕见庞修能依旧不识好歹,心想不吓你一跳是不行了,于是冷哼道:“你们庞家奉陪不起的,我年哥那可是筑基修士,打个喷嚏,你都找架不住。”

    听到筑基修士,庞修能如临大敌,他炼气五层修为,在九寿城方圆百里几乎没有对手,可与筑基修士之间的差距,宛如云泥,若周辕的朋友若真是筑基修士,那他们庞家万万惹不起。

    周辕见庞修能色变,得意洋洋起来,心想或许可以借着方小年的威风,在不娶庞九的情况下,仍把庞家答应给的嫁妆全部要过来。

    “庞公子你误会了。”

    可就在这时,方小年笑道:“我们三人的确是周辕的朋友,不过我们不是来为他出头的。”

    周辕一愣,看着方小年脸上的笑容,那双眯起的桃花眼,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以往一见这种笑容,准没好事。

    果不其然,方小年继续道:“不论我是筑基修士也好,金丹强者也罢,我从来都是理之人。周辕既选择上台,那就必须履约,不得反悔,故而我们三人一致认为,于情于理,周辕都该娶庞小姐为妻。”

    周辕愣住了。

    就连庞新知和庞修能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方小年接着道:“我们别无他意,只是向周辕说声恭喜而已。”

    方小年看向周辕,认真道:“周辕,朋友一场,如今你找到归宿,再也不用跟着我们行走江湖,我们都由衷地为你开心,望你今后在九寿城好好生活,有机会我们再来看你。”

    他拱了拱手,道:“江湖别过,就此告辞。”

    说完,转身便走,马棚和付盈月紧跟其后。

    “喂!回来!”

    周辕回过神来,顿时慌了,万没想到方小年竟然见死不救。他想要冲下去,却被庞修能拦住,他只能一边跳脚,一边对着三人背影大喊道:

    “年哥你别走啊!救救我!付姑娘!付姑娘你帮我劝劝年哥!马棚!马棚你回来!好你个马棚!平时那么多道理,现在你倒是帮我说句话啊!”

    马棚停下脚步,真的回头说了句很有道理的话:“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你自己选择了上台比擂,就得承担后果,不能反悔不认。”

    周辕哑口无言。

    马棚转身跟上方小年。

    庞修能看着方小年三人远去,点了点头,对周辕道:“你的这几个朋友,可比你明事理多了。”

    周辕则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庞修能拍了拍周辕肩膀,道:“好了好了,你也别再哭丧着脸了,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走,跟我回家,和我妹拜堂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