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十一章 周辕出场谁能敌?
    孙明看向郑湖,终于明白后者为什么这个时候上来了。此时,他腹部忽起剧痛,仿佛有火在烧,顿时意识到自己可能中毒了。

    郑湖见孙明忽变脸色,嘴角扯出一丝冷笑,时机算得刚刚好,他挥舞铜锏,猛踏急奔,来到孙明近前后高高跃起,一锏重重砸下。

    孙明忍着腹痛,侧身避开,一剑刺向郑湖握锏的手。

    以往他剑势轻巧,精准无误,一剑就能令郑湖虎口见血,吃痛松锏,可此时他四肢仿佛灌了铅般沉重,不复往日轻灵,当的一声清响,剑尖只点在锏柄,由于孙明浑身真气停滞,气力微弱,铜锏并未有丝毫晃动,反而自己的剑身被压出一个弧度。

    郑湖顺势一扫,孙明松剑仰身,铜锏从他面前而过,而此同时,另一锏自上落下,狠狠砸向孙明胸膛,孙明脚步画圆,想要避开,却此时他有力不逮,终究还是慢了半分,胸膛受了一锏,被打趴在地,口吐逆血,起都起不来。

    郑湖蹲下身,对眼神怨毒的孙明轻声道:“孙明,多谢你帮我扫清所有障碍,但不好意思了,庞家女婿最终却是我。”

    “卑鄙!”

    孙明吐了口血,咬牙切齿道。

    在来九寿城前,郑湖输给孙明,表面上甘拜下风,豁达放弃,陪孙明一起来九寿城凑热闹,暗中心怀鬼胎,一路溜须拍马取得孙明信任,今早终于在泡的茶水中下了毒蛊,且时机算得很准,待孙明打败所有人后毒蛊才会发作,届时他再上台,便可轻松拿下孙明,成为最后赢家。

    孙明力压群雄,却终究是替郑湖做了嫁衣,即便他此刻高喊郑湖下毒,也没人会相信,别人眼中,只会以为是连战十几场的孙明气力不济,才会被郑湖打败,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他没防着郑湖这个卑鄙小人。

    最终孙明黯然离场,郑湖对台下众人拱手笑道:“还有哪位英雄愿意上来赐教?”

    有点实力的散修早就上台与孙明战过,亦都败在孙明手下,此刻已无人能对他产生威胁,不过是场面话罢了,待无人回应之后,他便可名正言顺地成为庞家的女婿。

    却不曾想,台下有人高喊道:“就让我周某人来会一会你!”

    所有人都循声看去,发现是名少年,白白胖胖,长着一张娃娃脸,摆着一副高人姿态,正是周辕。

    昨日在酒摊中听到比武招亲这茬,周辕便有些想法,来到九寿城中,得知庞家一半家财足有上千灵玉,周辕更加意动,只觉此等好事自己若不占了,定会抱憾终生,于是他昨晚翻来覆去一宿没睡,考虑良久后,最终决定参加比武招亲。

    周辕事前没和任何人说他要参加,方小年和马棚一脸愕然,方小年想了想,道:“我劝你别去。”

    周辕还以为方小年指的是他打不过别人,可他对此却早有准备,于是笑道:“放心,我既然决定上去,当然有把握能赢,你们等我片刻,我去去便回。对了年哥,我不想走上去,你帮我一把,让我看上去厉害点。”

    “你当真要去?”方小年又问道。

    周辕道:“是兄弟就别劝我,快点送我上去!”

    “那好吧。”

    方小年眼神玩味地笑了笑,手放在周辕后腰,真元一荡。

    周辕顿时仿佛被一阵风吹了起来,落在众人眼中,周辕单膝提起,背负双手,俨然在御风而行,尽显潇洒风流,一看就是位神仙高人,就连台上郑湖都把周辕视作强敌,脸色陡然凝重起来。

    也不知道方小年是故意还是无心,有点太用力了,周辕凌空而行的距离太远,差点就要越过整座擂台,身形落下时,已经到了擂台边缘,再进一点就直接落在擂台外了。

    “好悬……”

    周辕心中长长地松了口气,脸上却依旧保持高手的傲然姿态,在郑湖忌惮的目光下,背着手走到兵器架前,打量一番后,选一把长柄斧,抚摸了几遍斧刃,点头道:“好斧。”

    周辕走到擂台另一侧,傲然道:“可敢接我一斧,一斧不倒,便算你赢。”

    郑湖眯了眯眼,显然对周辕甚是忌惮,却也不会失了面子,硬声道:“有何不敢?”

    “我很佩服你,有这个勇气。”

    周辕摇头笑道:“那就接斧吧。”

    周辕拖斧奔行,来到郑湖近前后高高跃起,斧子更是高举过头顶,四肢向后如弓,重重劈落。

    郑湖如临大敌,双脚分开,不丁不八站立,高举两根铜锏,欲抵挡周辕的泰山压顶之势。

    一声铿然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

    郑湖疑惑,原以为这看上去势大力沉的一斧落下,会伴随重如山岳的力量,却不曾想只是看上去而已,并没有多大力量传来,只是稍稍震得他双锏垂下而已。

    “不过尔尔。”

    他心中冷笑。

    可下一瞬,他便觉得头有点晕,紧接着视线中的斧子变得模糊起来,之后便没了意识,倒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是被周辕劈倒在地。

    “来个谁,把这位仁兄抬下去吧。”

    周辕指着晕倒在地的郑湖,摇头叹道:“我用力过猛,把他给震晕过去了。”

    家丁们上前,周辕看着他们把郑湖抬下路,露出得意的笑容。刚才他在兵器架那边抚摸斧刃时,把早就握在手中的迷粉涂了上去,此粉他连夜准备,药力极强,刚才斧头劈下时,借着震力飞散,他屏住了呼吸,郑湖却没有,故而全部吸入口中,哪还有不晕的道理?

    周辕斧柄一竖,扫视下方众人,问道:“还有人上台吗?”

    台下众人低头默声,心想此人力大无穷,恐怖如斯,哪会有人是他敌手?

    周辕还特地多看了几眼方小年,生怕方小年上台来跟他捣乱,那他就功亏一篑了。而方小年并没有和他抢的意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周辕,周辕只以为方小年是在恭喜他。

    片刻之后,始终无人回应,今日比武招亲终于尘埃落定。

    庞修能起身,重重敲了声锣,大声道:“我宣布,这位周少侠便是我庞家的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