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十章 江湖水浅王八多
    “岂有此理!”

    “荒唐!他都能当庞小姐的太爷爷了吧!”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台下义愤填膺,骂声不止,有百姓将篮中果皮扔向老者,还有武者想冲上台教训这名老者,却被庞家护卫拦了下来。

    即便庞新知和庞修能脸色再难看,也只能忍着,毕竟老人说的没错,上台资格并无限制,只希望白衣男子尽快打败这个老头,让他滚下台去。

    白衣男子毫不掩饰对老头的鄙夷,提枪猛攻,枪尖密集如雨,仿佛有无数把长枪同时攻去,枪势宛如燎原大火,从四面八方围向老者。

    却不曾想老者身法轻盈,如飞燕游龙,宛如一阵风般,永远令白衣男子的长枪刺空,看得台下众人啧啧称奇,暗道这老匹夫倒有两下子。

    老者躲闪之余抓住机会,身形跃起时双腿夹住枪身,猛然拧身,整个人旋转而起,卷飞白衣男子的长枪,白衣男子亦被卷得失去平衡,身形不稳,老者又如鬼魅一般,闪至白衣男子身后,一脚将他踹出擂台。

    老者看着白衣男子狼狈离去,在台上抚须微笑,还得意洋洋地向庞新知和庞修能拱手,恨不得现在就叫二人岳父和大舅子,把庞修能父子看得一阵恶寒。

    台下众人怒不可遏,争先恐后地要上台教训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却被一人抢先。

    “贫僧来领教高招!”

    伴随一声大喝,一道身影踩着众人肩膀奔向擂台,速度之快,被踩之人刚感觉肩头一沉,都还没反应过来,对方便已站在了擂台之上。身穿僧袍,手持禅杖,光秃秃的头顶还有九个香疤,竟是一个和尚。

    台下顿时响起嘘声和怒骂声,比刚才老者上台时更甚。

    和尚都来比武招亲?

    这个和尚的脸皮比起老人,有过之而不及,完全无视台下咒骂声,反而向庞新知单手行了个佛礼,道:“阿弥陀佛,贫僧若能最终获胜,定会立刻还俗,还请庞老爷放心。”

    庞新知脸都绿了。

    禅环作响,和尚挥舞禅杖,与老者战至一起,庞修能看着二人,只觉不该定下点到为止的规矩,让这和尚和老头归于尽才好。

    老者身轻如燕,步法玄妙,脚步腾挪间好似一阵风穿梭来去,可偏偏在这个花和尚面前讨不到一点便宜,和尚的禅杖如臂指使,攻守兼备,老者根本找不到机会近身偷袭。他毕竟年岁已高,长时间靠着身法与花和尚周旋,很快体力不支,被花和尚抓住机会,一杖打中胸膛,整个人直接飞出去,摔塌了兵器架。

    老者咽下从喉咙涌上来的血,顺手捡起一把长刀,起身刚要运刀,却被落至近前的花和尚一杖打飞长刀。花和尚挥舞禅杖,势大力沉,呼啸声风,老者连连后退,很快退至擂台边缘,一脚踩空,整个人后摔下去。

    和尚看着台下狼狈的老者,用力一竖禅杖,冷哼道:“为老不尊的东西,这便是你的下场!”

    可他与老者终究是一路货色,所以很快也落得同样狼狈下场,被一名用剑男子刺得僧衣千疮百孔,破烂不堪,最后跌出擂台外,临了对方还送了他一句:“大师,不用还俗了。”

    ……

    形形色色的武者轮番上台,牛鬼蛇神,龙蛇混杂,尽显江湖百态。而江湖武者注定只是前戏,炼气散修粉墨登台后,便再无他们的舞台。

    散修们最缺的就是修炼资源,而一旦成为庞家女婿,便可万事不愁,故而手段齐出,你争我夺,比江湖武者之争更为凶险。所幸九寿城位置偏僻,炼气三层的散修便已是顶尖,无法真气外放情况下杀伤力有限,若不然擂台都早就塌了。

    散修们你下我上,我下他上,甚是热闹,似乎谁都没有力压群雄的势力,直到后来一名用剑散修登场后,局势开始渐渐明朗。此人连败十几人,始终屹立不倒,而挑战他的人也越来越少,眼看就要成为最终获胜者。正是昨日方小年一行在酒摊中遇到的那个志在必得的孙明。

    方小年昨日还以为这个孙明是个口无遮拦的狂徒,却不曾想此人还真有点本事,一手剑法颇精,战斗经验亦足,败在他手中的散修,没人能接他超过二十招剑招。

    “还有谁要上来一战?”

    孙明抖出一朵剑花,剑尖斜指地面,视线缓缓扫过台下众人。他目光所及,那些还未上台的散修皆低下了头,他们自问不是孙明对手,也就没必要上台自取其辱了。

    庞新知和庞修能二人对视一眼,皆点了点头,孙明身形高瘦,模样端正,亦有点剑客的风流气度,做庞家的女婿倒也还可,总比那些老头和尚等歪瓜裂枣好得多。

    孙明又问了一遍,还是无人上台,庞新知笑了笑,正欲起身宣布,却见一人缓缓走上擂台。身材矮胖,圆面短颈,手里提着一对铜锏,正是与孙明一路同行的郑湖。

    孙明疑惑道:“郑湖,你上来做什么?”

    “自是要与孙兄你一战。”郑湖笑道。

    孙明皱眉道:“你根本不是我对手,这你知道。”

    郑湖和孙明在来的路上,便已较量过一番,郑湖修为乃炼气二层,不是孙明对手,于是甘拜下风,直言自己将放弃做庞家女婿,不过是陪同孙明一起来九寿城凑个热闹。

    孙明想不明白,郑湖这时候上台想做什么?

    郑湖笑道:“孙兄,前几日不是你对手,不代表现在不是你对手。”

    “莫非你是觉得我连战那么多场,体力定然衰弱,所以想趁此机会搏一搏?”孙明冷笑道:“且不说我气力并未如何衰竭,即便真的衰竭,你区区一个炼气二层,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下去吧,不要自取其辱了。”

    郑湖屈膝下蹲,一锏放肩,一锏搁肘,摆出一个架势,笑道:“是不是对手,总要试试才知道。”

    “既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了。”

    孙明冷哼一声,刚要出剑,却忽然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