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十九章 挖坑?
    “庞公子,庞家若不改了这第二条规矩,这比武招亲不比也罢!”

    刚才提出质疑那人又大声喊道。

    “没错!”

    “庞家不公道!”

    “最终胜者即可娶庞小姐为妻,庞家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

    台下众人纷纷振臂声援。

    “这……”

    庞修能一脸为难,不知说什么好。

    眼看就要有打擂者愤然离去,庞新知再也坐不住,起身走到台前,接过庞修能手中的铜锣,用力一敲,大声道:“诸位莫要着急,请听我一言!”

    众人见庞新知出马,顿时安静下来,庞新知说道:“大家所说确实有道理,我仔细想了想,此前的确是我庞家考虑不周了,我在这先向诸位说声抱歉。我此刻宣布,第二天规矩作废,改为一旦决出最终胜者,便可立刻与我女儿庞九拜堂成亲,双方皆不得以任何理由反悔。”

    “爹!”

    庞修能顿时急了,正要说什么,庞新知却摆手制止,问下方道:“大家觉得如何?”

    台下先是一静,继而响起一片掌声和叫好声。尤其是那些容貌身材稍显磕碜的散修,顿时再无顾虑,之前他们即便最后获胜,想必也难获得庞小姐首肯,这下既然庞老爷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发话了,自不可能食言,只要赢到最后,哪怕庞小姐看不上他们,也必须与他们拜堂成亲,洞房花烛。

    台下一片叫好,可唯独方小年觉得隐隐有点不对,从庞修能公布规矩开始,庞家更像是在一步步挖坑,以退为进,好让打擂者们届时不得反悔。

    重新立下规矩后,庞新知把铜锣交给庞修能,自己回到座位上。庞修能对着下方众人道:“上台即代表认可我庞家的这两条规矩,若有违反,便是与我庞家为敌,后果自负,还请诸位谨记!”

    他重重敲锣,大声道:“下面我宣布,比武招亲正式开始!”

    话音落下,台下顿时寂静,众人左右张望,都不急着第一个上台,毕竟越早上越吃亏。

    数息后,一道身影高高跃起,落在擂台之上,此人身形高瘦,一袭白衣,手持一杆长枪,正是刚才那位将庞小姐称为‘吾妻’的狂妄之人。

    他长枪一挥,抖出一朵枪花,枪尖指着台下一人,正是方才与他发生口角,要让他站着上去躺着下来的那名武者。

    长枪男子目露挑衅,冷笑道:“上来吧,我想看看你怎么让我躺着下去。”

    对方冷哼一声,亦跃至擂台上,身形并不高大,却精悍孔武,目光炯炯,他并未自带兵刃,径直走向兵器架,回头看了眼长枪男子一眼,露出意味难明的笑容,而后挑了两柄短刀。

    长枪男子目光落在那两柄短刀上,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再无轻蔑之色。

    这两柄短刀并非普通的刀,刀身分叉,双尖双刃,就像分开的剪刀一般,是为麟角刀。

    于一般人而言,兵器一寸长一寸强,故而长枪被誉为兵器之王,可麟角刀的叉口恰巧能锁住长枪,可专门用来克制长枪,精悍男子选择麟角刀,一看便是精通兵器门道的老江湖,绝非泛泛之辈。

    两人站定擂台两侧,长枪男子先发制人,他拖枪奔行,来到近前后挥枪直刺精悍男子。后者探出左手麟角刀,叉口架住长枪,借着长枪前行之势,划过枪身,眨眼便来到长枪男子身前,一寸长一寸强的长枪顿时没了作用。而与此同时,精悍男子又举起右手的麟角刀,斩向长枪男子握枪的手。

    长枪男子不得已弃枪一跃,翻过精悍男子头顶,落在他身后,握住枪尖,欲从麟角刀叉口上提起长枪。而一击不中的精悍男子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右手摊开,麟角刀在掌中打了个旋,向后抡臂,直插背后长枪男子的手腕。长枪男子迫不得已,只能松手侧掠。

    精悍男子一举麟角刀,架在叉口上的长枪被抛至空中,而后两柄麟角刀向着白衣男子左挥右斩,根本不给他取回长枪的机会。

    白衣男子连连闪避,看着远处落地后跳弹一下的长枪,心中叫苦不迭,他万没想到对方的麟角刀使得这般出神入化,只一招便缴了他的长枪,压得他狼狈不已。若再这么下去,无枪在手的自己必败无疑。

    于是白衣男子拼着被砍中一刀的代价,一个伏地滚身,终于将地上的长枪捡了起来。只见他手腕连抖,枪尖甩动,舞出一片枪花虚影,速度之快,不再给麟角刀架住枪身的机会。

    精悍男子眼前到处都是枪尖,可他却不慌不乱,舞刀抵挡,同时找寻机会制住长枪,却不料枪势陡然一变,只见白衣男子双手握枪,用力一抖,枪身弯曲拧动,似蛇蜿蜒,撞向精悍男子侧身。

    精悍男子错刀格挡,白衣男子原地旋身,一枪挑飞两把麟角刀,没了麟角刀的精悍男子脸色一变,后掠退去,白衣男子则提枪追刺而去。

    最终,精悍男子退无可退,停在擂台边缘,白衣男子的枪尖距离他喉咙只有半寸。虽然他身上丝毫无伤,而白衣男子衣服上却染有鲜血,但终究是他输了。

    “若非不许伤人性命,你已经死了。”

    白衣男子看着精悍男子,冷声道。

    “我输了。”

    精悍男子不敢与白衣男子对视,以极小的幅度拱了拱手,跳下擂台灰溜溜离去。

    “老夫来也!”

    精悍男子刚走,一道身影便落在擂台上,此人满头花白,身形佝偻,脸上更是遍布老人斑,看上去已有耄耋之年,几乎半只脚都已经踩在棺材里,此刻竟出现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顿时引起一片哗然。庞新知父子的脸色亦变得很不好看。

    “老匹夫不要脸!”

    台下骂声连连,老者却脸不红心不跳,向台下拱手道:“庞老爷刚才说了,不限制任何人上台,自也没有年龄限制,再者老夫身体雄健,老当益壮,闺房之力,并不会比年轻小伙差,又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