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十六章 比武招亲
    一处用竹竿席子搭建的路边简陋酒摊,招幌随风摇晃,酒香亦是飘荡,人来人往,生意极好。

    方小年四人坐在油漆剥落殆尽的陈旧木桌上,饮着粗酒,歇脚片刻。

    离开宁远府城已有两旬时日,早已走出高襄郡地界,进入奉海郡,途中除了在繁华的高襄郡城玩了两天后,几人昼行夜歇,脚步不停,几乎没有浪费时间。毕竟东茂州和南檐州中间隔了个安甸州,真武山更在南檐州最南端,若不抓紧赶路,九月初九定然赶不到真武山。

    方小年和付盈月容貌俊逸,风姿卓绝,不管何时何地,都难免让人多看一眼,而马棚无论走到哪,也都会让人多看一眼,不过两者眼神截然不同而已。就如此刻,酒摊中的人几乎都向方小年这桌望来,落在方小年和付盈月身上的目光都是艳羡赞叹,落在马棚身上的,就是鄙夷和厌恶了。

    马棚完全无视周围这些目光,仿佛别人不是在看他一般,从小到大,他最熟悉的就是这种目光,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而这些日子,和方小年几人一路同行之时,由于容貌差别巨大,在与方小年和付盈月的鲜明对比下,更凸显他样貌丑陋,相比以前一人独行,会引来更多歧视。

    马棚对此毫不在意,可方小年却不会惯着那些人,每次都会帮马棚出气。

    一回马棚帮一名修士捡起掉落的香囊,递还给对方,对方反而一脸嫌弃,仿佛掉在地上不脏,被马棚碰过才脏,嘴里还骂骂咧咧,结果被方小年连人带香囊丢入了茅坑。

    还有一回,马棚被方小年和周辕拽去青楼,无一姑娘愿意陪马棚,方小年便砸钱,管你什么花魁头牌,统统拿下,砸到就连老鸨都抢着上来陪马棚喝酒,马棚的确喝酒喝不醉,可那晚直接被香粉给薰醉了。

    有时就连周辕都看不下去,说《慈济经录》上记载着可以改头换面的丹药,虽然耗材繁冗,步骤复杂,以他目前医道之术无法炼成,但他说等以后时机成熟,定会炼制成功,然后以成本价卖给马棚。

    至于是否真的会按成本价,方小年持怀疑态度,不过马棚却道即便周辕白送,他都不要,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觉得自己这样没什么不好,不用改也不会改。

    世人常给以恶意,他却回以微笑,这便是马棚,他常劝方小年,不用为他出气,因为他自己并不气。方小年却总笑着说,我的朋友,没人能欺负。

    而当周辕听到这句话,便总会问:“我也是你朋友,为什么你总欺负我?”

    方小年却笑道:“我的朋友,没人能欺负,不过下面还有一句,那便是只能我来欺负。”

    这一路上,一肚子坏水的方小年依旧利用周辕,借着周辕想当他姐夫,让周辕捡柴生火,鞍前马后,把周辕都累得瘦了好几斤。不过事实证明,周辕只在一毛不拔这件事上执着,在付盈月始终无视他的情况下,精明的周辕很快放弃,撂挑子不干,不再给方小年差遣他的机会。

    喝了碗粗酒,四人正准备离开,可惜春雨绵绵,说来就来,外面忽然落起了雨,打在酒摊棚顶,发出沙沙的声音,飘进来的雨珠落在桌上,陈旧发白的老木桌仿佛落了几滴墨。

    添了酒,坐等雨歇,不多时,便见两个人跑进酒摊,穿着蓑衣,戴着笠帽,一人拿剑,一人提着根铜锏,皆是炼气二三层的修士,应是这附近的山野散修。

    两人找了一空桌坐下,脱下蓑衣笠帽,拿剑之人身形高瘦,模样端正,倒是有点气度,提锏之人则身形矮胖,圆面短颈,乍一看有点像周辕。此二人要了几碗酒,开始聊了起来,其中拿剑男子灌了一口酒,咂嘴道:“这雨说下就下,烦人啊!只希望它明日不要下,别影响了庞家的比武招亲。”

    他对面的提锏男子道:“孙兄放心,若是下雨,搭棚便是,怎会有影响?”

    用剑男子笑道:“我孙明成为庞家女婿的日子,自是要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又岂可阴雨绵绵?”

    提锏男子笑道:“看来孙兄志在必得啊!”

    名叫孙明的用剑男子笑着端起酒杯,悠哉一饮,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

    九寿城庞家将比武招亲的消息早就传遍四野,方圆百里的江湖人士、乡野散修这两日纷纷动身,赶往九寿城。

    九寿城距这个酒摊只有十余里,只是个偏僻小城,方圆百里都没有什么高手,他孙明凭着炼气三层修为,以及一手精妙剑法,往日便难求一败,此役自能力压群雄,一举夺魁,成为庞家女婿。

    他对面的提锏男子名叫郑湖,与他并非旧识,而是在前往九寿城中相遇,得知彼此都是为庞家比武招亲而去,于是提前比试较量一番,郑湖只有炼气二层修为,自不是孙明的对手,于是甘拜下风,打消了做庞家女婿的念头,却还是陪孙明一同前往,就当是看看热闹了。

    “凭孙兄实力,自是手到擒来,也唯有孙兄风采,才配得上庞小姐,小弟便提前祝孙兄明日小登科了。”郑湖端碗拍马道。

    “郑兄此言甚得吾心。”孙明端起酒碗,与郑湖一碰,笑道:“只希望明日不要有太多不自量力之人,以免浪费我的气力,影响我洞房花烛啊。”

    郑湖拍马笑道:“孙兄明日一人一剑,崭露锋芒之后,谁还敢上台争锋?”

    “不错,一些土鸡瓦狗罢了,安敢与我争庞小姐?”

    孙明看向桌上剑锋道:“明日,此剑定让那些人知难而退。”

    他又坏笑道:“至于我身上的另一把剑,自是要留到晚上,与庞家小姐切磋切磋。”

    郑湖会意,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酒摊中拍桌上次第响起,除方小年这桌,其余人几乎都站了起来,怒视孙明。

    原来这些人也都是为庞家的比武招亲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