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十五章 稻花乡里别小年
    三日后,午时。

    以往这个时候,稻花乡早就人声鼎沸,一座难寻,就连门口都挤满了探头探脑的人。然此时此刻,稻花乡却大门紧闭,许多人路过门前,看到贴在门上的纸条,皆是摇头可惜。

    上面写着‘本店结业’。

    楼内,没了挤嚷喧嚣的客人,只剩一张张孤独的空桌,安安静静,萧条冷清,唯独四楼之上,有些许声音传来。

    稻花乡四楼只有一张桌子,乃严宾专座,他喜欢独坐四楼,喝着酒,听着说书先生评说,更喜欢俯瞰那些形形色色的酒客。而此时此刻,除严宾外,桌上多了方小年四人,大家一起喝着稻花酒,相聊作别。

    九月初九,付经年登临真武山,方小年说要去南檐州看热闹,马棚和周辕,一个要去见一见付经年这座刀道高山,一个本就要往南方行去,故而一道同行。

    至于严宾,他爹已经不在,他本可以无牵无挂,仗剑天涯,去实现自己理想,可他偏偏决定去当靖天卫,同时还关了稻花乡。今天这顿酒,是稻花乡酒楼最后一顿酒了。

    “你确定不和我们一起去南檐州?”

    方小年坏笑道:“据传那里风光迤逦,美女如云,一万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不是剑修,各式各样的飞剑,光尾绚烂,破空窜梭,还有……”

    “打住!”

    严宾连忙抬手,道:“你再诱惑我,我可真就要改变主意,随你们一同去了啊。”

    方小年笑道:“那就一起啊。”

    “不喽!”

    严宾饮了口酒,摆摆手道:“我决定加入靖天卫,固然是想完成我爹心愿,但更多的是,经历过我爹这件事后,我重新认识了自己,自问其实并不适合仗剑天涯,寄情山水,而是更适合规规矩矩的生活,当靖天卫,或许才是我真正该走的路。至于走遍天下这种事,还是像你这般洒脱自如的人才合适。”

    “说得好!”方小年鼓掌道:“不过要是在洒脱自如后面再加个玉树临风,那就更好了!”

    严宾哈哈大笑,方小年环顾四周,问道:“就这么关了,真能舍得吗?”

    严宾亦左右望了望,眼神幽幽,不说话。

    周辕嘴里塞了一大口水晶肴肉,声音模糊不清道:“其实你去当靖天卫,并不影响开酒楼啊,为何一定要关了呢?说关就关,太可惜了啊!”

    他嘴上可惜,心里却想着你不开可以转让给我啊,这稻花乡生意这么好,一年能赚不少钱呢!

    “只有关了这里,才能与过去彻底作别,不是吗?”严宾长叹一声。

    他开这稻花乡,是他在与父亲意见相左时,自己对父亲的抗争,对理想的坚持,如今他已经决定放下,稻花乡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可惜了,真可惜……”周辕连连摇头。

    方小年道:“既然觉得可惜,那这稻花乡最后一桌的酒钱,你来付吧,也算留个纪念。”

    “凭什么啊!”周辕差点跳起来。

    “就凭你吃的最多,可以吗?”方小年道。

    周辕看了看自己碗边的肘骨虾壳,有些尴尬,复而满脸不解道:“不对啊!这稻花乡都不开了,还收什么钱啊!”

    他看向严宾,扬了扬颚道:“是吧,严宾?”

    严宾与方小年对视一眼,配合着笑道:“是吃完这一顿后才正式结业,按理说是要给钱的。”

    “那也不能我给啊!”周辕一脸理直气壮。

    “不你给谁给?”

    方小年道:“圆房和尚和秦淼的藏室都被你取走了,两位筑基修士的家底,让他发了一笔横财,不该请一次客吗?”

    那日山谷中,周辕在圆房和尚和秦淼尸身上搜刮一番,拿走了二人的藏室,而李培风粉身碎骨,尸首都找不到,他的藏室也就没能拿到,这让周辕郁闷了好久。

    “这……”周辕顿时心虚。

    “人是我杀的,好处却让你拿去了,现在让你付顿酒钱你都不肯,你能做个人吗?”

    方小年鄙夷道:“反正你要么把酒钱付了,要么把二人的东西吐出来,自己选吧。”

    “不就是顿酒钱嘛!我付就我付。”周辕犹豫片刻,后对严宾道:“不过大家这么熟了,严宾,你得给我打个折啊!”

    严宾笑着对方小年道:“不容易啊。”

    “不容易。”方小年亦是摇摇头,笑道:“让这小子掏钱,比杀十个圆房和尚还不容易。”

    周辕不管二人取笑,开始闷头吃菜,连连饮酒。

    既然要他付钱,当然要多吃点,不然岂不是亏大了?

    ……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但多喝一杯是一杯,几人说说笑笑间,桌旁的空酒坛越来越多,仿佛要把稻花乡中库存的稻花酒全部喝光似的。

    喝得差不多时,醺醺然的严宾举起酒杯,拍着周辕肩膀道:“周兄弟,祝你早日存够钱,得偿所愿。为了不阻碍你的理想,今日酒钱不要你给了!”

    周辕眼睛一亮,举杯与严宾一碰,笑道:“谢谢严兄。”

    不知是谢严宾的祝福,还是谢严宾免了他的酒钱。

    严宾又斟了杯酒,举向马棚道:“马兄弟,你是我见过最纯粹的人,我佩服你,亦希望你今后能永远保持本心。”

    马棚举杯碰之,道:“我会的,多谢严兄。”

    严宾再斟酒举杯,对方小年和付盈月笑道:“祝你们姐弟两也能早日如愿以偿。”

    “借严老板吉言。”方小年笑了笑,付盈月随方小年一同举杯。

    最后,严宾单独敬方小年,笑道:“那日早晨我以为你在吹牛,嚷着要见一见你的刀,看能不能吓到我。后来真见到时,我承认,我被吓到了。”

    “很正常,因为我太强了。”方小年道:“我有时候也会被自己吓到。”

    严宾哈哈大笑,而后陷入沉默,酒再好终有尽时,人再好终有别时。

    方小年看了看左右,打破沉寂道:“再问你一遍,开了这么多年,你当真舍得?”

    严宾道:“这稻花乡能让我认识你方小年,就不枉我开它那么多年!”

    “还挺押韵。”方小年笑道:“那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了。”

    严宾亦笑道:“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