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十三章 说话算话方小年
    秦淼第一个从方小年的一刀之威中回过神来,转身便逃。

    李培风已死,就剩他一人,且目睹方小年那一刀后,别说他一条手臂已废,就算再借他十条手臂,也不敢再与方小年交手,一心想要逃离山谷,逃离这个恐怖少年。纵然事后被朝廷通缉,也比死在这里强。

    “想逃?”

    方小年一跃蹈空,几步虚踏,便拦在秦淼身前,秦淼穷途末路,欲向方小年出手,可瞥了眼方小年手中的刀后,仿佛一瞬间被抽空了力量和精气神,连出手的勇气都没了。

    堂堂筑基修士,竟不作反抗,直接屈膝下跪,道:“我不过是邵家的供奉而已,一切都是邵景雄指使我们干的,还请少侠饶我一命,我愿与你们回去指证邵家!”

    严宾来到近前,问道:“邵景雄究竟为何要杀我爹!”

    秦淼道:“昨日邵云受辱,你却插手其中,邵景雄最疼他孙儿,于是便去严府找你爹要说法,他们谈了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邵景雄回来时阴沉着脸,然后交代我和李培风,说严武即将离城抓捕圆房和尚,让我们暗中跟着,寻机会杀之。”

    他顿了顿,眼中尽是懊悔,叹道:“杀一个靖天卫府领意味着什么,我和李培风都很清楚,原本想要拒绝,可邵景雄这老贼诱以重利,还说杀了严武后,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圆房和尚杀的,没人会怀疑到我们头上,绝对万无一失。我和李培风这才会铤而走险,却没想到最终还是栽了。”

    秦淼是真的后悔,他和李培风只是邵家的供奉,出力不卖命,这是所有雇主和供奉的共识,他们本没必要为了邵景雄的个人恩怨而犯险,以至于碰上方小年这个意外,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不过终究是贪念作祟,自食恶果。

    方小年举起刀,秦淼宛如惊弓之鸟一般,连忙告饶道:“饶命!不要杀我……”

    方小年笑了笑,他只是把栖凤刀递给付盈月放好而已。

    秦淼见付盈月收起刀,还以为方小年不杀他了,叩首拜谢道:“谢少侠不杀之恩!”

    “你误会了,我收刀不代表不杀你。”

    方小年道:“只不过我做人一向说话算话,刚才说了要拳杀你,就不能用别的方法,必须拳杀。”

    秦淼头脑一片空白,仿佛呆住一般,一动不动。

    方小年一拳砸落,秦淼的脖颈瞬间消失,头颅没入胸腔,身死当场。

    其实以秦淼的修为,若一心想逃,反而死得没这么快,只不过他吓破了胆,终究只能任方小年宰割了。

    不过相比李培风而远,秦淼也算幸运,好歹有了个全尸。

    方小年拍了拍严宾肩膀,道:“走吧,擦亮你爹的剑,回府城杀人。”

    ……

    宁远府城。

    宽敞雅致的邵家庭院中,一张花梨摇椅晃啊晃。

    一名身穿素衣的白发老者躺在摇椅上,一手拿着文旦壶,一手拿着一把蒲葵扇,闭目晒着太阳,悠然闲适。

    老人正是邵家之主邵景雄。

    邵景雄似乎心情不错,晃着晃着,还哼起了小曲,满是沟壑的老脸上亦挂起了笑意。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院门忽然被踢开,邵景雄猛然睁开眼,坐直起身,看到一群靖天卫涌入院中,将他团团围住。严宾和方小年等人缓缓步入院中,走到邵景雄近前。

    邵景雄站起身,左右环顾,一脸愕然道:“严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老贼!休要装蒜!”严宾怒指邵景雄道:“你派人暗杀我爹,该当何罪!”

    邵景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紧了紧手中扇柄,不过他敢胆大包天到暗杀靖天卫府领,自不会是一般人,强定心神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严宾道:“你李培风和秦淼已经和盘托出,你赖不掉的!”

    邵景雄心念急转,莫非李培风和秦淼出卖了他?

    他自问计划天衣无缝,李培风和秦淼联手,严武必死无疑,而凭严宾几人,也拿不住李培风和秦淼,更了解不到真相。故而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李培风和秦淼出卖他,昨晚根本没有杀严武,二是严宾在诓他。

    前者可能微乎其微,于是这只老狐狸决定死撑,问道:“李培风和秦淼人在哪里呢?”

    严宾道:“他二人已经授首伏法,下一个就该轮到你这个老贼了!”

    邵景雄叹道:“实不相瞒,李培风和秦淼屡次办事不力,所以就在昨日,我邵家已与二人撇清关系,他们不再是我邵家供奉。照严公子这么说,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二人为报复我邵家,故意祸水东引。要知我邵景雄一向与严统领私交甚好,又怎会杀他呢?”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严宾问道。

    “我没有做的事,是不会承认的。”

    邵景雄一脸无辜地道。他脸皮甚厚,城府极深,能赖则赖,除非铁证如山,摆在他面前,不然他绝不会主动承认,这也是对他最有利的选择。

    严宾深吸口气,道:“你不承认也没用,当时有很多靖天卫都在场,亲耳听到李培风和秦淼道出真相,你赖不掉的。我且问你,你究竟为何要杀我爹?”

    邵景雄摇头道:“老夫不知,因为我没有要杀你爹。”

    “不说也罢。”严宾沉声道:“不过我希望等你进了靖天卫大牢,还能这般嘴硬。”

    邵景雄脸色一白,靖天卫大牢煞名远播,据传有专职刑讯人员进行逼供,共有三百六十道酷刑,从来没有人能熬过十道,骨头再硬之人,都会被捏成软泥。

    “带走!”严宾大喝,靖天卫们一拥而上,邵景雄只是一个炼气五层的老头,自没有抵抗之力,被人带回靖天卫所。

    严宾没有听方小年,直取邵景雄性命,这太便宜邵景雄了,他要让邵景雄交代罪行后,再公开处死,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更何况他亦想知道邵景雄究竟为何要对他爹下手。

    当天中午,邵景雄连一道酷刑都没熬过,便服软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