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十二章 揽雀刀经,第一式
    他的脸暴露在众人眼前。

    所有人都是一惊。

    面容阴鸷,须发皆白,正是邵家两位筑基供奉之一的李培风。

    严宾惊问道:“竟然是你!”

    既已暴露面目,李培风大方承认道:“是老夫又如何?”

    另一名黑衣男子落在李培风身边,身份也已然呼之欲出,果不其然,他揭下面罩后,严宾认出此人就是邵家的第二位筑基供奉,秦淼。

    邵家有两位供奉,一内一外,李培风经常抛头露面,帮邵家处理事务,秦淼则不常露面,严宾也只是几年前见过他一面,故而刚才李培风怕被人认出来,始终缄默,不被人熟知的秦淼则没有顾忌。

    方小年身形落下,站在严宾等人身前,李培风眯着眼道:“小子,原来是筑基境,怪不得昨日敢不把老夫放在眼里。刚才也是故意藏拙,引我二人出来吧?”

    方小年笑道:“老匹夫还不算笨。”

    刚才圆房和尚说出黑衣人之事后,方小年便留了个心眼,他不会完全相信圆房和尚的话,却也不会放过这种可能。万一是真的,这两个黑衣人为了灭口,很可能也跟到了这里,躲在暗中,待圆房和尚杀了所有人后,再现身杀死圆房和尚。

    既有这种可能,哪怕微乎其微,方小年也要设饵一钓,于是故意隐藏实力,看上去三人围攻,付出极大代价才制服圆房和尚,不然他一出手就镇压圆房和尚,若真有人躲在暗处,可能为保险起见,就不出来了。

    宁错勿纵,方小年只是随便一试,却不曾想还真把这两人给钓了出来。

    李培风对方小年冷笑道:“引我们出来又如何,昨日在稻花乡中,让你捡了条命,今天你不会这么幸运了。还有,我听说你很有钱,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替你好好花的。”

    昨日抱金楼中,方小年在邵云面前露富,后来也传到了李培风耳中,李培风一生积攒,都从未有过灵晶,更何况刚才还看到了方小年拥有灵犬符那般玄妙莫测的灵物,他自想据为己有。

    严宾大声喝问道:“就因为昨日我与邵云起了冲突,你们邵家就要杀我爹?你们可知这么做的后果!”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爹是自寻死路,与你的事无关。”秦淼冷笑道:“还有,杀一个靖天卫府领的后果我们自然清楚,可等你们死后,所有人都以为是圆房和尚所为,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再大的后果,也不会落在我们头上。”

    言罢,秦淼看向方小年,眼神阴冷,刚才他担心身份暴露,不敢使出拿看家手段,加之轻敌,被方小年废了一条手臂。可接下来他再无顾忌,亦不会轻敌,方小年固然深不可测,可终究和他们一样都是筑基初期,他不相信方小年能以一敌二。至于其他人,不过都是不值一提的土鸡瓦狗罢了,他们已经在山谷外围布下阵法,一个人都跑不掉。

    严宾踏前一步,剑指二人,再度喝道:“我爹与你们无冤无仇,和你们邵家关系也一向尚可,你们究竟为何要杀我爹!”

    “少废话,这么想知道,待会下去问你爹吧!”李培风冷笑连连,道:“忘了告诉你,最后送你爹上路的,是我。”

    严宾双目通红,便要冲上前与李培风拼命。

    方小年伸手拦住他,道:“今早你说想看看我的刀,我没给你看。现在,我想给你看一看。”

    严宾冷静下来,看着方小年。

    方小年道:“我一出刀,李培风可能连尸骨都找不到,无法把他留最后一口气让你手刃,你能接受吗?”

    严宾咬牙道:“最好让这老贼粉身碎骨!”

    方小年点点头,大声道:“刀来!”

    一抹金色流光从付盈月身后剑匣飞出,落入方小年手中,是一把带鞘长刀。

    此刀鞘柄皆为暗金色,贵气逼人,其上遍布精美云纹,而在鞘尖,更是雕着一只偌大的凤,展翅翱翔,栩栩如生。

    栖凤刀。

    付经年传授方小年刀法后,方小年厚着脸皮让付经年把揽雀刀给他,付经年自不可能给,于是方小年便让付经年帮他铸一把刀。

    他自己设计,让付经年铸造出来,你老付鞘尖停鸟,刀名揽雀,那我的刀就叫栖凤,怎么看都比你老付更厉害。而方小年不可能真找只凤来栖在鞘尖,只能用雕刻代替,也算栖凤了。

    “老夫倒要看看,你如何让老夫粉身碎骨!”

    李培风冷哼一声,他旋身而起,宛如一股气旋,将四周草木碎石裹挟而起,石木碰撞,碎为齑粉,形成一道气势浩瀚的灰色龙卷,忽左忽右,向方小年涌来。

    方小年闭上眼睛,摸了摸刀鞘,轻声道:“如你所愿。”

    他陡然睁眼,没有分鞘亮刀,而是举起带着鞘的栖凤刀,挥手一拍。

    没有璀璨夺目的刀芒出现,唯有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横推而去,如滔天海啸一般碾压,更像是凭空出现一只仙人巨掌,推压着李培风,拍在后方的山壁上。

    轰隆!

    瀑布炸裂飞散,崖壁坍塌坠落,整个山谷都在摇晃!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无数石块落下,将下方碧潭掩埋,继而堆成一座小山,而原本高耸陡峭的崖壁,已经消失不见。

    没有崖壁阻挡,视线变得开阔,天蓝如瓷,白云悠悠。

    最后一块石头落下,山谷不再摇晃,可众人心中却在持续震荡。

    一个个靖天卫变成了泥塑木雕。

    周辕呆若木鸡。

    马棚瞠目结舌。

    严斌更是震惊无语。

    一刀之威,竟至如斯。

    此刻严宾终于明白,方小年今早说怕把严府掀翻,并非吹牛,反而是谦虚了,若在严府挥出这一刀,何止严府,一整条街的房子都得被毁。

    唯有付盈月和李培风没有惊奇,前者不必多说,至于后者,是因为早就粉身碎骨,化为了一滩模糊血肉,死得不能再死。

    而李培风若是泉下有知,应当足以自傲,因为杀他的这一刀招,出自《揽雀刀经》。

    一式无需拔刀出鞘的刀招。

    揽雀刀经第一式。

    敲山震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