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十一章 真凶
    马棚第一时间冲到方小年身边,并指一探,发现方小年还有气息,且气息绵长有力,一点都不弱,他松了口气。

    周辕亦跑上前来,与马棚不同,以他对方小年的了解,早就猜到他是在演戏,可他知晓方小年一定有其用意,故而没有揭穿。他还趁机佯装被绊了一下,一脚踢在方小年屁股上,方小年没动。

    他心中得意洋洋,脸上却无比关切,对马棚道:“跑太急差点摔一跤......年哥没事吧?”

    马棚道:“没事,只是晕过去了。”

    “那就好。”

    周辕拍拍胸口,长舒了口气。

    远处传来哐当一声。

    圆方和尚的方便铲砸落在地,跳弹了两下,随后圆方和尚亦重重摔落在旁,蹬脚攥拳,却已然无力爬起。

    他的气海被绞烂,修行根基已毁,此时奄奄一息,比普通人还不如。他望了眼方小年的方向,眼神怨毒,若非刚才方小年禁锢他一身修为,付盈月又如何能伤得了他?

    严宾落在圆房和尚身前,所有靖天卫亦都围上前来,严宾剑指圆房和尚,道:“今日,我便为我爹,还有死在你手上的那么多条无辜性命报仇!”

    他一剑挥出,圆房和尚身首分离,鲜血溅在一旁的方便铲上。圆房和尚曾用这柄方便铲,铲下过不知多少人的头颅,今日却沾了他自己的颈血,可谓因果循环,天理昭昭。

    严宾正要去方小年那边,却听到身后传来鼓掌声,他和一众靖天卫回头,便看到两名黑衣男子缓缓走来,蒙着脸,看不清面容,其中一人正在拍手鼓掌。

    严宾一惊,莫非圆房和尚所言都是真的?

    鼓掌那人停止拍手,指了指身首异处的圆房和尚,笑道:“严公子为民除了一大害,可喜可贺。”

    严宾听对方声音很陌生,并非熟人,但偏偏认得自己,于是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爹是不是你们杀的!”

    “前一个问题不可能告诉你,后一个倒是可以。”对方笑道:“你爹的确是我们杀的。”

    确如圆房和尚所言,昨日他与严武交手时,这两个黑衣人忽然出现,还想与圆房和尚一起击杀严武,他们的目的,也和圆房和尚猜的一样,等杀死严武后,再杀了圆房和尚,把一切推给圆房和尚。

    只可惜圆房和尚狡猾机敏,直接逃之夭夭,而他们杀了严武后,又一路找寻圆房和尚的踪迹。圆房和尚终究知道昨夜的真相,虽然他说出去没人会相信,可他们还是要确保万无一失。

    他们在找寻圆房和尚过程中,无意中看到方小年一行,于是便跟着众人来到这座山谷,本想借圆房和尚的手杀了这一帮人后,他们再出手解决圆房和尚,届时全部灭口,干净利落。却不曾想圆房和尚阴沟里翻船,竟被三个炼气期的年轻人给弄死了,他们这才现身亲自善后。

    严宾剑指对方,怒喝道:“你们究竟是谁!”

    对方不回答,只是指了指圆房和尚,道:“你把圆房和尚的头砍了,倒是给我们出了个难题。不过也罢,待会我会让你最后一个死,且还是失血而亡。那样看上去,就像是你们找到圆房和尚,为严武报仇,靠着所有人一起围攻,拼死了圆房和尚,最终只剩你一个,可你却因失血过多,结果还是死在了这里。”

    他手虚虚一抓,圆房和尚的方便铲落入他手中,他一振方便铲,抖去上面血迹,道:“而其他人,自然都要被铲下头颅,这才像是被圆房和尚所杀。至于我们两个,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没人会知道我们。”

    “会有人知道的。”

    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两名黑衣人侧目一看,躺在地上的方小年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仿佛睡了一觉一般。他身边的付盈月和周辕不惊不讶,唯不知情的马棚有些错愕,不是晕了么,怎么忽然就起来了?

    “若是你们不现身,还真拿你们没办法,可你们既然出来了……”

    方小年缓缓走到近前,站定后笑道:“说吧,想怎么死?”

    两名黑衣人相视一眼,一直说话之人哈哈大笑,另一人则克制着冷笑摇头,似乎不想让人听到他的声音。

    一个炼气九层,问他们两个筑基修士想怎么死?

    这无疑是个天大的笑话。

    方小年让他们笑。

    “不说,那我决定了。”

    一直等到对方笑完后,方小年抬手指向对方,道:“你,拳杀。”

    他一步跨出,身前空气被挤压,身后瞬间一片真空。方小年身后众人皆感受到一股吸力,将他们往方小年所在牵扯。

    噼里啪啦,破掉音障的方小年瞬间来到对方身前,递出一个金色拳锋。对方虽惊不乱,鼓荡真元,亦冲上前,手中方便铲一舞,铲向方小年的拳锋。

    明明是兵刃对血肉,方便铲却仿佛螳臂当车一般,别说铲下方小年的拳头了,就连方小年的出拳轨迹都未撼动分毫,反而整个铲头直接崩断,插入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中。

    对方仓惶探掌,试图抵挡拳锋,却听咔嚓一声,他的手掌向后折去,腕骨碎裂,手背直接贴在了手臂上!

    不止如此,一股洪流一般的拳劲涌入他手臂中,排山倒海,摧枯拉朽,把对方的整条手臂都震得骨骼碎裂。

    黑衣人向后跌飞,捂着手臂,满目惊恐,已经不是在震惊少年竟是筑基境,而是震撼于筑基境怎会有此等力量!

    方小年一跃蹈空,双掌向着对方一探,不止黑衣人向着方小年飞来,就连黑衣人身后的那条瀑布,都因这股吸力脱离岩壁,就像一条彩带般,飘悬在空中!

    黑衣人瞳孔骤缩,这少年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他的认知,眼看这少年又要递出拳锋,他连忙求救道:“李兄!”

    另一名黑衣人化作一道流光拔地而起,手掌一旋,瀑布溅出的水汽被他凝成一柄晶莹剔透的水剑,刺向方小年侧腰。方小年心神一分,就要被一拳打中的黑衣人顿时挣脱束缚,旋身后掠。

    “滚!”

    方小年侧身叱咤,真元裹挟音浪,宛如洪钟大吕一般,威势骇人,一路扭曲空间,仿佛龙卷般涌向一剑刺来的黑衣人。

    对方宛如实质的水剑刺中这股音浪,顿时就像是刺在一堵铜墙铁壁上,水剑骤然溃散,宛如一朵水花绽放,连带黑衣人自己身形都被震得跌落回地面。

    他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一张黑衣面罩,飘落在他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