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十章 方小年:太厉害,一起上
    “你说什么?”

    严宾一愣。

    “我说,你爹不是我杀的。”

    圆房和尚道:“我不是你爹对手,这么多年来,他来抓我,都以我负伤逃走告终,你觉得我能杀得了你爹?”

    圆房和尚冷笑道:“更何况就算我杀得了你爹,我也不会杀。”

    严宾道:“为什么?”

    圆房和尚笑道:“杀普通人,和杀你爹,后果可不一样。”

    圆房和尚并不愚蠢,他手上人命无数,可最多就是严武这样的筑基高手来缉拿他,这种情况下,他有能力应付和自保。而一旦杀了靖天卫,尤其是一个府领,那么必然引起上面重视,很有可能会有金丹境的靖天卫被派来杀他,到时候他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对方杀的。

    严宾知晓圆房和尚的意思,更觉此人难以对付,不仅穷凶极恶,还心细狡猾,知道轻重,怪不得这么多年都逍遥在外,没被缉拿归案。不过严宾自不会相信圆房和尚,这难保不是圆房和尚在乱人耳目。严宾问道:“我爹昨夜来抓你,还与你有过一战,不是你杀的,还会有谁?”

    “你说的不错,昨夜我是与你爹交手过,我的佛珠都散了一地。”圆方和尚道:“可就当我要逃离时,忽然出现两个黑衣蒙面人。”

    “蒙面人?”严宾问道。

    “不错。”圆房和尚道:“他们让我与他二人联手,一起击杀严武,我假装答应,却趁他们不注意时立刻遁走。”

    “我不知道这两人是谁,可我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圆房和尚自得道:“一旦杀死严武后,他们接下来就会杀我,然后伪装成我与严武同归于尽的样子,让我做替罪羊。”

    严宾眉头越皱越紧。

    圆房和尚之言,究竟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这两个黑衣人会是谁?

    “不要再猜来猜去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我,我告诉你真相,也不是为了让你相信我,我只是想说,我还不至于蠢到去杀一个靖天卫府领而已。”

    圆房和尚笑了笑,道:“虽然昨夜我留了个心眼,逃之夭夭,可严武一死,这个黑锅我依然背定了,区别就在于,我是活着背黑锅,还是死了背黑锅。”

    圆方和尚虽然穷凶极恶,却是个内明之人,他很清楚,若是严武昨晚从那两个人手上逃出生天,一切皆休,严武一旦死了,那他就跳进东海都洗不清了,即便他没有参与杀害严武。所以他今日回到巢穴,本就是要准备一番,而后彻底离开宁远府地界,却没想到被严宾等人找上门来。

    严宾一言不发,本能也告诉他圆方和尚没有撒谎,可他实在想不到,就会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杀害他父亲。

    “好了好了,你也别想了,实在不信,待会下去问你爹吧。”圆方和尚冷笑道:“反正我注定要被通缉,当然要杀光你们,这样才够本,不然岂不是白背黑锅了?”

    付盈月看向方小年,这个和尚实在聒噪,就等方小年取他性命了。

    方小年伸了个懒腰,提拳奔向杜枫。

    严宾也要冲上前去,圆房和尚恶贯满盈,无论是不是害死他爹的凶手,今天都要死。

    拢月剑拦在严宾身前,付盈月面无表情地向严宾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去。当日的杜枫,比圆方和尚更强,方小年都可只手杀之,更不用说今日了,严宾去了只会添麻烦。

    可出乎意料的是,远处,方小年和圆房和尚碰了一拳后,方小年竟然倒飞出去。

    还伴随着一声惨叫。

    只见方小年落地后踉跄后退,腮帮一鼓,又用力咽下,就像是有血要从喉咙里涌上来一般,然后被他全部给咽下去了一般。

    圆房和尚道:“好一个小小的炼气九层,竟能接我一拳不死。”

    严宾一愣,方小年把自己说的这么厉害,没想到竟然只有炼气九层?

    方小年神色凝重,大声道:“这个和尚太厉害了!姐、严宾,我们三个一起上才有机会!”

    说罢,他朝一脸愕然的付盈月使了个眼色,付盈月这才反应过来,他不知道方小年为何要演戏,但她永远都听方小年的。

    两个炼气十层,一个‘炼气九层’,一同攻向圆房和尚。

    圆房和尚将方便铲插在身前地面,双掌合十,随着口中念念有词,周身真元四溢,结成一个流淌符文的金钟罩。

    拢月剑剑气如虹,然一道道宛如实质的剑芒落在金钟罩上,仿佛雨滴入海,消散无踪。严宾舞剑如龙,可在这固若金汤的金钟罩面前浑然无用。

    方小年以炼气九层修为,挥拳如雨,圆房和尚的金钟罩开始摇晃震颤,隐有溃散的趋势,于是方小年立刻又将修为压下一层。

    感觉到方小年气息的变化,圆房和尚一愣,怎么此人忽然从炼气九层变为炼气八层了?

    而他来不及多想,双掌一分,金钟罩金光大亮,三人皆被震飞出去,圆房和尚拿起方便铲,一跃蹈空,奔向在他看来实力最强的付盈月。

    一双手臂忽然从后面箍住圆房和尚的胸膛,方小年大声道:“姐,抓紧机会!”

    “哼!不自量力!”

    圆房和尚心中冷笑,浑身真元透体勃发,欲将抱住他方小年震的双臂断裂。

    可下一瞬,他寒意陡生,浑身战栗,身后抱住自己的这个少年,刚才还从炼气九层降为炼气八层,他没在意,然此刻,竟然又变成筑基初期了!

    他惊骇欲绝,然就在同一时间,他感觉到一股磅礴如海的真元,从背后灌入他的奇经八脉,面对这股汹涌浩瀚的力量,他体内的真元直接俯首称臣,被尽数镇压。

    而这时,付盈月的拢月剑正好来到近前,可他却根本无力抵挡。

    方小年身形如弓,倒飞出去,看上去就像是被圆房和尚震飞的。与此同时,拢月剑刺入圆房和尚的气海,随着付盈月一绞,圆房和尚的气海瞬间破碎。

    远处,方小年摔倒在地,拨走身下的几颗碎尸石,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后,自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