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四十九章 不是我
    众人跟着那缕灰烟,很快来到十几里外的另一处山谷。

    灰烟停在入口,幻化回灵犬模样,朝着山谷中吠了两声,示意要找的人就在其中,还向方小年摇头摆尾,仿佛邀功一般。方小年摸了摸它的头,它舔了舔方小年的手掌后,重新回到符纸上,不再动弹。

    一行人进入山谷,与刚才那个破败狼藉的山谷截然不同,谷内草木葱茏,鸟鸣深涧,还有瀑布飞流而下,落入下方的一处碧潭,溅起万千珠玉。

    就在众人四顾时,瀑布忽然绽放一朵巨大水花,一道身影从水花中飞出,落在众人面前。

    身材矮胖,光头大耳,手持一柄方便铲,他身披袈裟,笑容慈祥,给人踏实可靠之感,可他偏偏就是凶名赫赫的圆房和尚。

    圆房和尚视线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看到付盈月时,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而后好奇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圆房和尚多疑谨慎,狡兔三窟,位于瀑布后方的山洞,便是他其中一个藏身地,可谓隐秘无比,从来没有人发现过。若不是方小年有灵犬符,定然也找不到这里来。

    严宾振剑刺向圆房和尚。

    众多靖天卫亦一拥而上。

    圆房和尚微微一笑,手中方便铲往地上一竖,只听咚的一声响,地面轰然崩裂,裂纹如无数条蛇般蔓延开去,一道环形震波向着四周激荡,一路碎石剥草,摧枯拉朽。那些靖天卫就像狂风中的风筝一般,顿时被吹得倒飞出去,摔得七零八落,连靠近圆房和尚都无法做到。

    这些靖天卫大多都在炼气八层上下,此等修为在一位筑基修士面前,实在不堪一击。一般而言,筑基修士要杀炼气十层,都无需第二招。

    唯炼气十层的严宾破开劲风,来到圆房和尚近前,剑刃锋锐,剑气凛冽,眼看就要刺中圆房和尚的脖子,却见圆房和尚轻轻一弹指,被弹中的剑身弯出一个惊人弧度,几乎就要对折,连带严宾整条手臂都往后扬去,差点握不住剑,足见圆房和尚这一弹的力量。

    严宾中门大开,圆房和尚手指顺势往上,将要点在严宾胸口时,一抹雪亮剑光从侧方袭至,圆房和尚感受到这股不同寻常的剑意,没有托大,收回距严宾只差半寸的手指,双手握住方便铲,挥向剑光。而严宾则趁此间隙旋身而退。

    当的一声脆响,圆房和尚退了一步,握着拢月剑的付盈月身形后掠,宛如飞燕掠水一般轻盈,圆房和尚面露不可置信之色,他此时才发现自己刚才就看上的绝色女子,竟和严宾一样也是炼气十层。

    不过炼气十层这种境界,自不会令他心起波澜,而是此十层非彼十层,严宾在他面前弱如鸡狗,但付盈月这个炼气十层的一剑,竟能令他后退一步,实在匪夷所思。

    付盈月当初才炼气九层时,就能与奉阳宗掌门杜枫交手,而圆房和尚的实力要稍逊杜枫一筹,加之付盈月如今已突破炼气十层,故而方小年让付盈月拿圆房和尚来当磨刀石,也算在圆房和尚死前,攫取一点价值吧。

    调整好气血的严宾再欲冲向圆房和尚,杀父之仇,岂能假手于人,而方小年却拦在他身前,道:“把他让给我姐练练手,不过我保证,最后杀圆房和尚的人,一定是你。”

    严宾面露犹豫,方小年道:“只管信我便是。”

    严宾这才点了点头,与方小年一同旁观。

    “姑娘,贫僧圆房度人,向来只度一次,之后便会送她们去西天。”

    圆房和尚眯着眼,笑道:“但不要怕,我会为你破例,你生得这般俊俏,只度一次实在可惜,也算你有福了。”

    付盈月不理会圆房和尚的这些污秽之言,手中拢月剑飞天而起,急旋成圆,绚烂剑光绽放,宛如一轮明月当空,剑气仿佛月华一般,向下方的圆房和尚洒落而去。

    圆房和尚哈哈大笑,单手喧佛,身上袈裟化作一道红色流光,绕身盘旋,最后在圆房和尚头顶平铺展开,剑气落在袈裟上,将袈裟刺得抖动起伏,却偏偏无法将其洞穿,最终都溃散成剑气乱流,四散流溢。

    付盈月并指一挥,拢月剑化作一抹惊鸿,刺向圆房和尚。圆房和尚头顶袈裟再度化做一道红色流光,仿佛红线一般缠绕住拢月剑。圆房和尚刚露出笑意,却见拢月剑发出一声剑鸣,剑身一旋,圆房和尚的袈裟顿时四分五裂,变成一截截红布散落在地。拢月剑则飞回付盈月手中。

    圆房和尚怒目圆睁,这件袈裟是一件上品灵器,乃是他的宝贝,却不曾想被付盈月毁了,这也让他意识到,付盈月的剑竟是一件法器。本来只是与付盈月玩闹的圆房和尚动了真火,提起方变铲直接奔付盈月。

    付盈月珍剑相迎。

    付盈月当日不敌杜枫,方小年指出不可以真气硬拼真元,而该利用身法周旋,蓄力的同时消耗对方,然后再找准时机伤到对方。对此付盈月谨记在心,故而他没有与圆房和尚硬撼,而是一直利用灵动身姿与之周旋,圆房和尚虽然占尽上风,却始终拿不下付盈月。

    一旁的严宾看得目瞪口呆,哪有能与筑基境打得有来有回的炼气十层?

    殊不知,若是换作他身边这位,足能以炼气十层修为,越天堑杀筑基。

    付盈月始终冷静,且一直在蓄力,而圆房和尚久攻不下,脑热暴躁,终于被付盈月抓住机会,一件划破圆房和尚的里衣,锋锐难当的拢月剑身上,多了一抹红色。

    圆房和尚落地后摸了摸被划破的口子,皱眉问道:“你这娘们究竟是什么人?这把剑又是什么剑?”

    付盈月看都不看他,走回方小年身边,眼神明亮,仿佛在说我做到了。方小年笑着点点头,而后让付盈月站在自己身后,付盈月能伤到圆房和尚,只是圆房和尚轻敌,加之付盈月取巧而已,若再战下去,付盈月必败无疑。

    严宾冷声道:“圆房和尚,你往日作恶多端,今又杀我父亲,你的死期到了!”

    “你是严武儿子?”

    圆房和尚眯了眯眼,然后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严武果然死了啊。”

    严宾问道:“什么叫果然死了?”

    “你觉得是我杀了你父亲对吧?”

    圆房和尚冷笑道:“可无论你信或不信,我都要告诉你,你爹不是我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