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四十八章 灵犬符
    十几匹乌须马奔逸绝尘,将宁远府城抛在身后,前往戴中城。除严宾和方小年等人外,还有一众靖天卫。

    严宾冲在最前,一言不发,扬鞭疾驰,恨不得立刻就能赶到戴中城。

    他与严武虽有矛盾,时常争执,但终究只是彼此想法不同,互不退让间的怄气,并非真的势同水火,否则严宾完全一走了之,不用履行与严武的约定。父子俩不过都是在等对方先让步罢了。

    此刻严宾将与父亲的隔阂置之脑后,一心只想着严武的安危,他知道圆房和尚诡计多端,甚为难缠,而父亲一向勇武要强,能让他不顾面子发讯求救,那一定遇到大麻烦了。

    “驾!”

    一念及此,严宾心急如焚,一鞭重重打在马身,漆黑如墨的乌须马嘶鸣狂奔,瞬间与后人拉开一大截。

    ……

    一路奔行,众人很快赶到戴中城,根据严武最后发讯的位置,来到城郊一处山谷中。

    山谷之中,断木横陈,碎石遍地,旁处崖壁上,更有许多纵横交错的沟壑,众人一看便知,这里不久前发生过一场大战。

    靖天卫们很快找到了严武的令牌,然而却不见严武的身影。每个靖天卫都有这样一块令牌,不仅是身份的象征,更重要的是在执行任务时,一旦遇到危险,便可用令牌发讯求救,而如果有人遭遇不测,同僚也能根据令牌找到陨身之所。此时此刻,每个靖天卫心中都在祈祷,希望他们的统领不要有事。

    严宾一路进谷,看着四周的狼藉,心悬得越来越高,而当他看到不远处的一把剑后,一颗心像是被一双无形大手狠狠一攥。

    严宾跑上前,蹲身捡起剑,朱红剑柄,明黄剑镡,这是靖天卫府领特有的佩剑,亦是严武的佩剑。

    严武特别爱惜这把剑,严宾小时候经常见到严武呵气擦拭,一遍又一遍,然此时此刻这把剑就这样躺在地上,原本光滑如镜的剑身布满尘土,主人亦不知所踪。

    严宾握剑起身,四顾茫然,大喊道:“爹!”

    声音在山谷回响,经久方消,可惜无人回应。

    方小年等人以及一众靖天卫散在严宾周围,四处搜寻,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周辕走着走着,忽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他低头看去,原来是踩到一颗白色珠子。周辕捡起珠子,对着阳光打量一番后,嘀咕道:“这是什么?”

    旁边一个靖天卫走上前来,看到周辕手中的白色珠子后,惊呼道:“这是圆房和尚的白骨珠!”

    听到动静,所有人都围上来,严宾看了眼周辕手中的珠子,又俯身四顾,在不远处看到许多相同的佛珠,还有一根断了的串线。严宾道:“这的确是圆房和尚的白骨珠,应该是与我爹交手时被断,散了一地。”

    周辕问道:“什么是白骨珠?”

    一靖天卫道:“圆房和尚胸前常戴有一长串白色佛珠,一共一百八十七颗,每一颗就代表一位无辜女子的性命,因为这些白色佛珠都是圆房和尚辱杀女子后,从他们身上挖出一块骨骼打磨而珠,串在一起。”

    周辕顿时脸色一白,立马将手中的白骨珠扔在地上,手在身上擦了擦。

    众人散开,继续分头寻找,片刻后,方小年注意到山壁那边的严宾停下了脚步,像根木头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方小年和众人缓缓上前,来到严宾身后,看到严宾身前,满身是伤的严武坐靠山壁,头歪在一边,已然没了气息,在他身边还有一块令牌。

    靖天卫们齐齐下跪,低头不语。

    严宾失魂落魄,呆若木鸡,过了好久,他才屈膝跪地,头重重磕在地上,看不清表情,只见身躯颤抖。

    众人在一旁静静等着,没有打扰,而严宾很快停止啜泣,他抬起头,抹把脸,最后看了眼严武后,转身道:“王炎,李兴,你们两人把我爹送回宁远府城。”

    严宾紧了紧手中父亲的剑,道:“其余人,随我诛杀圆房和尚!”

    靖天卫们神色决然,齐声应是。他们都深知圆房和尚的强大,这回就连自己统领都死在了圆房和尚手上,可他们却毫不畏惧,即便一去不回,也誓要为统领报仇雪恨。

    方小年道:“严兄……”

    “方兄弟,我知道此行危险,但我意已决,你不用劝我。”严宾抬手打断,道:“你也别跟我一起去,你带着周辕几人和跟王炎李兴一起回宁远府城,答应我,一旦我没回来,还请你帮我爹办好后事,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了。”

    方小年道:“我不是要劝你,只是想问你们这么莽撞,能找到圆房和尚吗?”

    “找不到也要找!”严宾紧握剑柄,双眼通红。

    “我能帮你找到圆房和尚,我也会跟你一起去,不然你们几个就算找到了,也是送死罢了。”方小年拍了拍严宾肩膀,道:“我会亲手让你替你爹报仇的,然后你再亲手替你爹办后事。”

    方小年拿出一张黄色符箓,和上次的远观符一样,符纸上简简单单,并没有繁杂的符文,仅有一条用灰线勾勒而成的犬。此犬并非高大猛犬,而是长着一对大耳朵,四条短腿,给人小巧可人的感觉。

    方小年抖了抖符纸,小犬仿佛被抖落下来一般,离开纸面,悬在空中,紧接着好似活过来一般,不仅会吐舌摇尾,抓耳挠腮,竟然还会发出犬吠,活灵活现,玄妙无比。

    方小年又拿出刚才收起的白骨珠,递至这条小犬身前,小犬嗅了嗅后,‘汪’了一声,而后散作一缕灰烟,往山谷外飘去。

    “跟上!”方小年道。

    灵犬符。

    与远观符一样,皆出自符仙之手,符仙与付经年有旧,曾将许多稀奇古怪的符箓送给付经年,最后都落入方小年手中。

    这张灵犬符玄妙莫测,这只小巧可人的灵犬,闻到任何气味,都能追踪到气味的主人,它闻了白骨珠的气味,自会带众人找到圆房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