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四十六章 月下屋檐
    夜阑人静,星空灿烂。

    严宾酒量本就不行,加之喝的是闷酒,早早就醉了,马棚和周辕安排好严宾后也睡了。

    而此时此刻,方小年正躺在屋檐上,双手枕头,数着星星。付盈月抱膝坐着,静静陪在方小年身边。

    方小年转头看向付盈月,见付盈月正在出神,没有打扰,就这样静静看着付盈月侧颜,看着夜风轻拂下,那几缕轻颤的鬓发。

    良久,付盈月才发现方小年在看她,偏首眨了眨明眸。

    方小年会意,付盈月这是在问看她干嘛,笑着道:“看我姐漂亮呗。”

    付盈月的任何表情,方小年都知道什么意思,因为付盈月只会对方小年有表情,也只与方小年交流,对于其他人,就如周辕那般,付盈月从来都是无视。

    不过这并非无礼冷漠,而是她的世界,本来就是只有方小年和付经年二人,与付经年分别时,便只剩方小年一人。

    付盈月冁然一笑,方小年问道:“你刚才出神,应该是在担心老付吧?”

    付盈月点了点头。

    九月初九,付经年将登临真武山。

    刚才严宾在酒桌上聊起理想,而理想不止少年少女才有,付经年这尊化神大能亦有,他的理想便是成为天下第一刀客,让自己的揽雀刀悬于万剑头顶。前一半付经年已经做到,刀道一途,付经年不仅身前无人,身后亦是无人!

    至于后一半,只剩最后一步就能得偿所愿,那便是翻过真武山这座高峰。

    可那终究是真武山啊……

    更何况,付经年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真武剑宗,还会因当年方玉珩托孤之事,牵扯到中土南疆各方势力,故而付经年此行,几乎是要与整个天下为敌。

    举世皆敌!

    但这偏偏是付经年一生的夙愿,举世皆敌也好,九死一生也罢,他是一定要去的。

    方小年眼神恍惚,失神沉默了好一会,转而坐起身,笑道:“放心吧姐,老付能应付的。你想呀,他肯定知道我们会去南檐州看他,那自是不敢输的,如果输了,这些年在我们面前吹的牛不就穿帮了吗?他那么爱面子,一定不会给我嘲笑他的机会的。更何况还有师娘在天上看着他,他更不敢输。”

    世人都言付经年是个为刀为名的疯子,可唯有方小年和付盈月知道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九月初九,是付经年亡妻忌日。

    在梅雁村,付经年每年都会带着方小年和付盈月一同祭拜他的妻子,方小年是付经年徒弟,从来不叫他师父,而是称他为老付,可对于付经年的亡妻,方小年一直尊称师娘。至于付盈月,虽然姓付,一身修为剑法也源自付经年,却并不算付经年徒弟,唯有方小年,是付经年此生唯一一个徒弟,也是世间唯一一个继承了《揽雀刀经》的人。

    付盈月被方小年逗笑了,点了点头,方小年看向远方,道:“姐,刚才我说的那个理想,是真的,我是真想等做完一切该做的事情后,就回梅雁村隐居。你愿意吗?”

    付盈月点点头。

    方小年却忽然苦笑,叹道:“只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喽。”

    二人步入天下,有两件事要做,帮付盈月开声,以及替爹娘报仇,前者还有机会,至于后者,可谓难于登天。毕竟即便以付经年之资,也只是勉强可以挑战真武山而已,若要将真武山踩在脚下,无异于天方夜谭。换言之,他要做的事,比付经年还要夸张。

    付盈月牵起方小年的手,轻轻拍了拍手背,又摊开方小年的掌心,纤细玉指写道:“我陪你。”

    方小年点点头,问道:“这些天修为有没有落下?”

    付盈月摇摇头,在方小年掌心写道:“足三阴已通。”

    付盈月修行天赋虽不如方小年,但用付经年的话来说,就是正常人不宜与方小年比较,付盈月终究是付经年口中仅次于他自己的人上,上回付盈月越境与奉阳宗掌门杜枫交手,虽然不敌,却受益良多,只差半步便可打通足三阴。

    而这些时日以来,付盈月每晚都会刻苦修炼,冲击那道看不见的关隘,终于突破最后的瓶颈,跨出那半步,此时她的奇经八脉与十二正经无一不通,已为炼气十层。

    “我姐就是厉害。”

    方小年竖起大拇指,道:“接下来便可展望筑基了,待姐你筑基后,我们就入书院。”

    炼气十层之后便是筑基,然筑基的难度,比炼气一层到十层加起来都要大,毕竟前者只是打通经脉之间的壁垒,经脉依然脆弱,需要强化拓展,方可承受天地间灵气的冲击。

    而强化经脉的过程十分凶险,须得小心谨慎,拿捏好分寸,不可用力过猛,防止损伤经脉,亦不可力有不逮,万一筑造得不够牢固,届时海水倒灌,必然承受不住,身死道消。

    不过付盈月天资异禀,加之有方小年看着,一定会水到渠成。

    付盈月点点头,方小年问道:“不过怎么没提前和我说,炼气十层是一道坎,值得庆祝。”

    付盈月在方小年掌心写了一个‘忙’字,方小年抬头看向付盈月,付盈月眼神玩味,方小年知道付盈月意指他这段时日一直忙着和周辕鬼混,尤其是到了晚上,就不见人影。

    方小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咳嗽一声,道:“都怪那个周辕,一直缠着我,甩都甩不掉,害得我和我姐待的时间越来越少,真是可恨!”

    屋内,四脚朝天,成‘大’字而眠,且呼声如雷的周辕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后,继续死睡如猪。

    屋檐上,方小年重新躺下,双手枕着头,叹道:“看来我也要抓紧修行了,不然就要被我姐追上了。”

    付盈月配合地点了点头,可她却知道自己弟弟再如何贪玩,都绝不可能落下修行。

    方小年人前贪玩爱闹,玩世不恭,却总会在人后下千万倍的苦工,且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苦工。付盈月还记得十岁那年,方小年跟付经年学刀的第一天,付经年让他挥刀一千,方小年却一夜不睡,挥足一万,掌心血肉模糊,亦一声不吭,就连付经年都说,方小年是个狠货硬种。

    付盈月也清楚,自己永远都追不上这个弟弟,不被他拉开太远,能陪在他身边就足够。

    少年看着夜空。

    少女看着少年,温柔浅笑。

    庭院寂静。

    月色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