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四十五章 敬理想
    严武上下打量方小年,没看出方小年修为深浅,也不去深思,道:“能胜过邵云,你倒也有点本事,不过本事显然还不够!如若不然,你就该自己处理善后,而不是龟缩在我儿子身后!”

    方小年笑着摇摇头,想说我本要自己解决的,可惜严宾不给我机会啊,可他知道说出来只会让严武觉得他狂上加狂,说了无益,除非他就在这里把严武摁住。

    他观严武气息,与他同样是筑基初期,不过方小年有把握能单手把严武镇压,但终究他是严宾的父亲,还是算了。

    “没话说了吧?”

    严武还以为方小年被戳到痛脚,无话可说,冷哼一声后,又对严宾道:“还有你,你不是一向瞧不起靖天卫么,可你能够退却邵家李培风,护住你所谓的朋友的原因,偏偏是因为我这个当靖天卫的爹,邵家人给你面子,也是因为我!”

    严宾道:“那你就去邵家说,你严武从今往后没有我这个儿子,我不再沾你的光,让他们尽管来找我麻烦便是。”

    “你!”严武气急语塞。

    严宾则带着方小年等人回行,走另一条路回自己院落。

    ……

    回到院落,严宾让人准备了韭酒菜,不一会,堂内桌上杯盘整齐,酒菜飘香,方小年四人却没有动筷,而是静静看着严宾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闷酒。

    此时的严宾再无白天时候的洒然气度,那把折扇亦合着放在一边,无心再摇,众人也不知如何去劝,毕竟这是严宾父子之间的家事。

    安静了一会,严宾先开口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开稻花乡吗?”

    他自问自答道:“我娘死的早,我是我爹带大的,他最大的心愿,是让我加入靖天卫,继承他的衣钵,可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青衫白马,张仗剑天下,我更想要无拘无束,快意人生,而非被一个官职束缚。”

    众人静静听着,严宾继续道:“我和我爹各执己见,僵持不下,最后只能各退一步,他不再强迫我加入靖天卫,我也只能放弃自己理想,成了一个闲人,开了稻花乡这间酒楼。”

    言罢,他又倒了满满一杯酒,一口饮酒,仿佛要将所有愁闷一同饮尽一般。

    严宾向往广袤天下,侠义江湖,这才会请来说书先生在稻花乡内评说天下英雄人物,而他也喜欢在稻花乡中结交一些志趣相投的侠义之士,一如今天的方小年一行。那些人物事迹,都是他花钱打听来的,再经由说书先生的嘴出来,不然一个文弱老书生,哪知道那么多奇人轶事。

    而所谓的说与酒客们听,增加生意,只是表面罢了,实际上是伟说了他自己听。

    严宾就像一只笼中雀鸟,被关在这不大不小的宁远府城中,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却终究被困住了。他最喜欢的便是在稻花乡四楼的隔间中,一个人喝着酒,听着下方说书先生将他打听来的人与事润色后缓缓道来,加之观察酒客们天南地北的迥异性情,每每会令他感觉到难得的逍遥自在,仿佛解开束缚,身临天下一般。

    “做个闲人有什么不好?”方小年笑着劝道:“每天喝喝酒,赌赌钱,多快活呀?”

    严宾道:“哪有你们这般行走天下快活。”

    “你以为我很想行走天下啊?我那是没有办法。”方小年一脸无辜,又笑问道:“你猜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严宾道:“什么?”

    方小年看了眼付盈月,笑道:“就是和我姐两人生活在与世无争的小村庄中,过着安静闲适的生活。虽说那样的生活会浪费了我这一身本领,却也无所谓了。”

    付盈月回以方小年浅然一笑。

    “加一个我。”

    周辕抬手,顿时破坏了气氛,要不是离方小年有点远,恐怕早要被方小年暴打了。

    同时也惹来严宾一笑,经由方小年劝慰,他心情显然好了很多,他喝了口酒,看向周辕,问道:“对了,周辕,你有什么理想吗?”

    周辕展开双臂虚抱,道:“我要攒很多很多钱。”

    严宾问道:“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我要……”

    他刚说两个字,便戛然而止,笑道:“这是我的秘密。”

    方小年一脸嫌弃,对严宾道:“你别问了,他不会说的。一路上我威逼利诱,问过他多次,这家伙从来不肯说。但我想不外乎是妻妾成群之类的吧,又或是买一间大屋,然后把钱堆满所有房间,天天数钱为乐。”

    “我是那种人吗?”周辕道。

    “难道你不是吗?”方小年反问道。

    周辕道:“我告诉你,我那可是为了……”

    快说出来时,周辕意识到方小年在激他,于是晃了晃脑袋,无赖道:“反证法我就是不早说。”

    严宾笑了笑,又问马棚道:“马棚,你有理想吗?”

    “有。”

    马棚道:“我的理想就是能交到一个朋友。”

    严宾愕然,这也能算是理想?

    殊不知对一般人来说再简单不做的事,对马棚来说却是奢望,他一直以来,最渴望的就是一个朋友,一份友情。

    严宾转而笑道:“那你今天岂不是已经实现理想了,不止一个,而是四个朋友。”

    方小年拍了拍马棚肩膀,笑道:“而我是第一个,真是荣幸啊。”

    马棚认真道:“是我的荣幸。”

    严宾问马棚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理想了?”

    马棚点了点头。

    严宾最后问方小年道:“方兄弟,你和你姐的理想呢?”

    方小年笑道:“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至于我姐,当然和我一样了。”

    严宾笑道:“若真如此,这天下没了你方小年,可就无趣多了啊。”

    “酒喝多了是不?”方小年笑道:“隐居山村又不是死了,什么叫没了啊?罚酒!”

    严宾哈哈大笑,自罚三杯,而后又举起酒杯,对着马棚道:“来来来,一同敬马棚一杯。我们都还年轻,一生还有大把时光,祝我们最后都能和马棚一样,实现自己理想。”

    五只酒杯,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