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四十二章 抱金楼 (下)
    云霄厅中,白茫茫一片,一朵朵洁白蓬松的流云翻滚起伏,缓缓涌动,远处还有阳光照耀,云蒸霞蔚,洋洋大观,令人感觉如临仙境。

    身体的摇摆起伏,令几人回过神来,低头看去,脚下踩踏的亦是一片云海,云海上下浮动,这才使得众人轻晃摇摆。

    “这……不会掉下去吧?”周辕担心问道。

    严宾洒然展扇,笑道:“眼前一切皆由阵法所幻化,似真非真,似假非见,不必担心。”

    方小年深吸口气,道:“好浓郁的灵气。”

    “这便是我说入场费花得值得的原因。”

    严宾道:“在抱金楼的赌厅之中,亦有聚灵阵法,灵气充足,修者交了入场费进来,等同于进入一个洞天福地,赌钱反而成了顺便为之的娱乐。”

    周辕问道:“那抱金楼花这么大代价打造赌厅,岂不是亏大了?”

    严宾笑道:“你可能觉得小赚,但抱金楼永远不亏。打造这般洞天福地,虽然耗费巨大,可对樊家这种庞然大物来说不算什么,且一劳永逸,每天都有那么多修者交入场费进来,早就回本了,接下来便是一本万利了,却偏偏能让每个来这里的修士,觉得物超所值。”

    周辕顿时感慨,如果他拥有一座抱金楼,那该多好,这就等于是有了一颗摇钱树啊!

    严宾看向方小年,笑道:“方兄说我会做生意,可我那降低酒的烈度,以及请来说书先生评说助酒的小伎俩,和这樊家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这樊家确实了得。”方小年点了点头。

    严宾拨开眼前一朵白云,带着众人步履云霓,往前走去,只见白云或聚或散间,一张张玉案若隐若现,云雾缭绕,仙气凛然,仿佛云台一般,且大小不一,对应各种玩法。

    一名名赌客坐在各自的玉案上,和荷官赌着钱,这些荷官各个都是容貌绝丽的女子,身后彩带飘飘,宛如仙女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位白衣飘然的妙龄侍女,端着玉盘穿梭在各个玉案之间,玉盘上放着各类果品酒水,谁若需要,可直接拿来品尝。严宾边走边介绍道:“这些酒水果品,都是灵果灵酒,有助于人的修行,且都是免费供应。”

    正说着,一名侍女端着玉盘缓缓走过众人身边,周辕连忙伸手抓了一个酒樽,看了看里面澄清的酒液,一口饮尽,满足地哈了一声后,道:“灵气浓郁,果然是灵酒!”

    严宾则拿起一颗金黄色的柑橘,迅速剥完后塞入口中,满足道:“这是我最喜欢的抱金橘,甘甜可口,芬芳回香,我每次来都要吃上好几颗。”

    方小年拿起一颗漆黑如墨的葡萄,严宾介绍道:“这是黑玉葡萄,同样是极品,无须剥皮,可直接入口。”

    方小年打量了一下这颗黑玉葡萄后,塞入口中,合嘴一咬,顿时眼睛一亮,连忙又拿了一颗,递至付盈月嘴边,道:“姐,快尝尝,特别好吃!”

    付盈月不紧不慢放入口中,抿着嘴慢慢咀嚼,方小年问道:“好吃吧?”

    付盈月浅笑点头。

    “既然都是免费的,就都给我吧,我来端,嘿嘿。”

    一旁的周辕伸手从侍女手中接过玉盘,弄得妙龄侍女一愣,她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客人。

    方小年拍了周辕脑袋一记,嫌弃道:“还回去,别给我丢人现眼!”

    周辕摸了摸脑袋,不情不愿地还了回去,严宾笑着摆摆手,示意等候侍女可以离开了,不过周辕却在侍女离开前,双手抓了两大把葡萄,还向付盈月献殷勤道:“盈月姑娘,再吃两颗吧。”

    这回不同以往,付盈月没有无视他,终于看了他一眼,却是满眼鄙夷。严宾笑着道:“抱金楼日进斗金,可若是多一些像周兄弟这般豪迈的客人,恐怕就要亏本了。”

    周辕脸色讪讪,往嘴里塞了颗葡萄,用力咀嚼,轻声嘀咕道:“有便宜不占非好汉。”

    马棚听到后,纠正道:“有便宜不占是好汉。”

    “就你最有道理,行了吧?”周辕白了马棚一眼。

    严宾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边走边介绍道:“这里永远都是白昼,令赌客没有时间观念,一直赌下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灵气充足,环境舒适怡人,也同样是为了让赌客们时刻保持精神,不知疲倦地赌下去。而每赌一把,抱金楼都会抽水,只要赌的时间长,就算你每把都不输不赢,筹码也很快会被抽没了,更何况这里的荷官赌技高超,你很难不输。所以还是那句话,抱金楼永远不亏。”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什么,道:“不过这话对一人除外。”

    “谁?”方小年问道。

    严宾道:“诸位可知赌仙?”

    方小年道:“五大谪仙中的那个赌仙?”

    “不错。”严宾道:“天下有五大谪仙,这五人并非修为境界达至仙位,而是各自技艺出神入化,如仙如神,故被称为人间谪仙,分别为赌仙、符仙、画仙、医仙和盗仙。其中赌仙嗜赌如命,且逢赌必赢,传言称他此生从未赌输一局。几十年前,赌仙驾临抱金楼,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严宾顿了顿,继续道:“他把一郡之内,几十所抱金楼的钱都赢空了,真正称得上是空手而进,抱金而出,最后逼得樊家下了禁令,禁止赌仙再跨入任何一间抱金楼。而赌仙则说了一句话作为回应。”

    “何话?”方小年问道。

    严宾轻声道:“小小樊家,失输不起,渺渺抱金,不配吾临。”

    “好一个赌仙啊。”

    方小年感慨赞叹,他曾听付经年说起过有关符仙的事,因二人有旧,方小年身上还有不少符仙的符箓,至于赌仙的传奇事迹,倒是第一次听闻,觉得甚为有趣。

    马棚和付盈月亦听得出神,故而谁都没注意到,严宾在说到医仙时,周辕的眼中,有一抹恍惚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