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四十一章 抱金楼 (中)
    严宾背着双手,来到大门前,没有伸手推门,而是直接抬脚,似要踹门一般,却见他脚尖触碰到门的瞬间,黑色大门像是活了过来,起了一朵涟漪,一圈圈荡漾散开,仿佛不是一扇门,而是一片竖着的黑色水幕。

    严宾落脚,整条腿没入其中,看上去只剩一条腿的严宾回头笑道:“这是一道阵法,只有炼气士才可进门,快跟上吧。”

    他身形一穿而过,消失不见,方小年等人紧跟其后,亦穿过这道阵法,进入抱金楼内。

    入眼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厅堂,几人还没来得及四处打量,便被正前方的八扇门吸引目光,门的上方各有一块牌子,分别为‘人间’、’山林’、‘镜湖’、‘梅庄’、‘礴海’、‘仙岛’、‘云霄’,‘月宫’。

    “这八扇门,对应八处赌厅,厅内风光各不相同。”

    严宾介绍道:“其中人间厅最为普通,内部风光与寻常赌坊大致无异,比较接地气,至于其它,从各自名字便可窥探一二,比如我最喜欢的云霄厅,里面云遮雾绕,走在其间,仿佛真的步履云霓,令人心旷神怡。”

    方小年点头赞道:“果然不一般,这樊家可真会做生意,一个赌坊就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怪不得能富甲一州。”

    严宾道:“八处赌厅,入场费也不同,人间厅最便宜,只需十颗灵石,其余七厅,需交五十颗灵石。”

    “进去赌钱还要入场费?”周辕愕然道。

    严宾笑道:“没错,不过进去之后,绝对会令你觉得这钱花得值。”

    周辕皱眉,心想对他来说,钱花出去就没有值不值的说法,只要花钱,一律不值。

    “里面有何蹊跷?”方小年问道。

    “容我卖个关子,一会进去就知道了。”严宾一脸神秘,道:“大家想去哪个厅玩?”

    马棚摇头道:“我不赌钱。”

    严宾正要劝马棚,一旁周辕也道:“我也不赌。”

    方小年笑道:“我知道马棚一定是真的从不赌钱,至于你,肯定是不舍得花这入场费对吧?”

    被拆穿的周辕脸色讪讪,摊手道:“哪有,我只是对赌钱没有兴趣而已。”

    这时,严宾笑道:“我既然带你们来,又怎会要你们破费,周老弟放心,你们几人的入场费都我出,不止如此,每人五百颗灵石的筹码,同样我出。”

    周辕眼睛顿时一亮,立刻改口道:“哎,其实来都来了,还是进去玩两把吧,小赌怡情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方小年看着周辕,笑问道:“你刚才不是还说对赌钱没有兴趣么?”

    “有吗?”周辕挠头装傻。

    就在这时,有人从人间厅出来,是一位炼气五层的年轻修者,他手拿一块玉佩,笑着走到右侧,众人这才看到那里有个柜台,站柜的是一名白衣女子,朱唇粉面,风韵流转,一身修为俨然炼气六层。这等修为,就算放眼一府之地,都算高手了,却偏偏只是抱金楼的掌柜,足见抱金楼的实力,以及背后樊家的底蕴。

    那名修者将手中令牌交给女子,而后从方小年等人身边经过,穿过阵门,离开抱金楼。

    “这位仁兄应该是输光了。”严宾道。

    “你怎么知道?”周辕问道。

    严宾先指了指众人左侧,那里也有一个柜台,站柜的亦是一名炼气六层的美貌女子,他介绍道:“那里是交入场费和购买筹码的地方,只收灵石,不收世俗金银,之后你就可以拿着筹码入厅赌钱了。”

    他又指了指右边那个柜台,道:“筹码是一块玉佩,上面记载你交钱的数额,入场赌钱,数字会随着你的输赢而增减,甚是方便,而待你出来时,就去那儿柜台兑换成灵石或者灵玉。两个柜台,一左一右,一进一出,井然有序,而刚才那修者交了玉佩后没有兑回灵石,一看就是输光了。”

    “那他输钱了为何还这么开心?”

    周辕继续问道,一般赌坊中,输了钱的人离开时,要么哭丧着脸,要么骂天骂地,哪有面带笑容的?

    “还是那句话,你们待会进去了就知道了。”严宾笑了笑,道:“快选一个厅。”

    方小年道:“你决定吧。”

    “那就去我常去的云霄厅吧,你们稍等。”

    严宾笑了笑,走到左侧柜台,他是这儿的熟客,与美女掌柜很熟,两人先聊了两句,而后严宾交了一行几人的入场费,又兑换了筹码,拿着几块玉佩回到众人身边,每人分一块。

    方小年接过严宾递过来的玉佩,翻转打量,只见其浑圆剔透,翠绿盎然,一看就非凡品,能拿这种品级的玉石来做筹码,可想而知樊家的实力有多雄厚。

    而当你双眼注视玉佩时,里面的一丝丝翠绿便仿佛活了过来,像一条条游鱼般跃动游走,凝聚在一起,变成‘五百’两个字,代表严宾够买的筹码数额。

    一旦你挪开视线,这两个字就会重新散开,变回那一丝丝翠绿,端的是玄妙莫测,巧夺天工,令人啧啧称奇。就连付盈月都觉得有趣,与方小年一起把玩研究。

    至于周辕,更是玩得不亦乐乎,不停转头,视线挪来挪去,令玉佩上的五百二字骤聚骤散。

    “谢谢。”

    马棚则摇头婉拒,没有接玉佩,他和周辕不同,说不赌就是不赌。严宾将玉佩塞入马棚手中,笑道:“先拿着吧,赌不赌随便你,进入看看也好啊,反正我入场费都交了。”

    马棚点点头,一旁周辕伸手去抢马棚的玉佩,却被马棚扬手躲过,周辕道:“你不要给我啊,不要浪费!”

    “我现在要了。”马棚正色道:“况且就算我不要,也是还给严宾,而不是给你。”

    周辕顿时语塞,白了马棚一眼,一副就你最有道理的表情。

    “好了好了,我已经手痒了,快进去吧。”严宾笑道。

    一行人进入云霄厅。

    看到眼前景象时,除严宾外,几人皆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