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四十章 抱金楼 (上)
    李培风三人走后,严宾展扇轻摇,回身对方小年等人笑道:“没事了,诸位不必担心,继续吃喝便是。”

    方小年问道:“阁下是这儿老板?”

    “不错。”严宾的折扇指了指酒桌,笑问道:“酒菜可还行?”

    方小年笑道:“菜不错,酒的话偏淡了些。”

    严宾走近方小年,以扇遮面,悄声道:“酒淡不易醉,能多卖不少呢。”

    “无奸不商啊……”

    方小年感慨道:“这么看来,底下说书先生那些个骗人买酒的伎俩,恐怕也都是你安排的吧?”

    “也是为了生计嘛。”

    严宾摇扇轻笑,又指着马棚,对方小年道:“小兄弟,此前你救了这么兄弟,还请他喝酒,按照你的这般做法,我刚才救了你,也该请你喝酒才对,这样着吧,你们今天这顿酒,算我的。”

    周辕眼睛一亮,既然酒楼老板请客,就无须担心方小年强迫他付钱了。方小年则饮了口酒,看着严宾,笑问道:“严兄,你就这么确定是救了我,而不是那个李培风?”

    严宾先是一愣,继而合扇拍掌,笑道:“好!我就欣赏你这口出狂言的样子!对我胃口!”

    方小年不解释什么,坐到付盈月身边,腾出原来的位子,笑道:“坐吧,严兄。”

    “就等你这句话呢。”

    严宾坐下,笑道:“我注意你们很久了,刚才看你们喝得这么痛快,就想过来凑凑热闹,却奈何没有机会,所以说呀,这邵家之人来的可真是时候,给了严某这个机会。”

    方小年替严宾倒了杯酒,问道:“严兄,为了和我们喝杯酒,你就和邵家结怨,值得吗?”

    “值啊,驱赶几条豺犬败类,就能换得与你们同桌饮酒,这简直太值了。”严宾笑道:“更何况我本就看他们不顺眼,要不是我爹跟邵家之主有些交情,场面上须过得去,我都不愿做他们邵家人的生意。”

    他拿起酒杯饮了口,道:“这邵氏兄妹,平日里嚣张跋扈,恃强凌弱,一旦像今天这般,遇到你这样的硬茬了,便只会回去搬救兵,以找回场子,我严宾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败类了,刚才你在街上教训他们的时候,我就在楼上看着,真是大快人心,严某佩服。”

    方小年笑道:“严兄这么高看我等,实在受宠若惊啊。”

    “我生平没什么爱好,唯独喜欢结交侠义之士。”严宾看向马棚,道:“一如马兄弟这般,虽因容貌受人歧视,行事却中正平和,没有丝毫偏激,不卑不亢,心善自强。”

    他又看向方小年,笑道:“又如方兄弟你,路见不平,痛骂恶犬,言行气度皆是一等一的潇洒风流。”

    严宾又看向周辕和付盈月,笑道:“至于这两位,我虽无了解,但能与你们同行,自也是人中翘楚。”

    “我姐女中仙侠,当之无愧。”方小年看向付盈月,付盈月会心一笑,而后方小年又看向周辕,鄙夷道:“不过他就算了。”

    “什么叫我就算了?”周辕不服气,连忙道:“我周辕医术通神,救死扶伤,怎么就不算了?”

    方小年道:“贪财好色,铁公鸡一只,让你掏钱请顿饭比登天还难,算个屁!”

    周辕顿时不说话了。

    严宾摇扇而笑,方小年道:“严兄夸我之言,说的都是事实,我很认同,就不谦虚了。而在我看来,严兄乐善好义,才是真正的侠义之人呐。”

    “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铜臭商人罢了。”严宾自嘲道。

    方小年道:“邵家人横行无忌,来势汹汹,恐怕普通商人是没办法几句话就令他们退走吧?”

    一旁的马棚正色道:“此前无意中听过,宁远府的靖天卫府领,好像也姓严。”

    严宾合起折扇,一敲马棚肩膀,笑道:“马兄心思很细啊,这都被你猜到了。宁远府靖天卫府领严武,正是家父。”

    不过严宾似乎不想多说他父亲,点到即止,连忙扯开话题道:“来来来,不说这个了,喝酒。”

    ……

    酒逢知己,相聊甚欢,待方小年等人走出稻花乡,已近下午申时,在严宾带领下,一行人来到城西,一座比较普通的楼宇前,牌匾上写着‘抱金楼’三个大字。

    方小年问道:“严兄,这就是你说的好玩的地方?”

    严宾笑道:“方兄弟猜猜这里是什么地方?”

    “怀抱千金,这一看就是青楼嘛!”周辕抢先道。

    “你就知道青楼,大白天的能来青楼吗?能不能有点出息?”方小年无奈道:“这应该是赌坊。”

    周辕尴尬地挠了挠头,严宾摇扇点头,笑道:“吃喝嫖赌,除了第三样我不沾,其它我样样喜欢,这里确是赌坊。”

    方小年手搭在周辕肩膀上,笑道:“那周辕比你专一多了,他只喜欢第三样,以至于看什么都像青楼。”

    周辕连忙拍掉方小年的手,看了眼付盈月,一脸正气道:“不要污蔑我,我可不是那种人。”

    然付盈月压根都没看他,只是静静看着方小年,淡淡笑着。

    周辕内心失落,就算付盈月给他一个满是鄙夷的眼神,也比当他不存在来得强啊。

    而付盈月虽然没有反应,可站他旁边的马棚却站得离他远了点,显然是在嫌弃周辕,把周辕气得不轻。

    方小年抬头看了眼写着‘抱金楼’的牌匾,道:“这赌坊看上去普通,名字却实在不俗,越品越有味道,可真会取名字啊。”

    严宾摇扇笑道:“这抱金楼可不是一般的赌坊,也不是普通人能进的,你知道这抱金楼是谁开的么?”

    方小年问道:“不会又是你开的吧?”

    “我哪有这个本事?”严宾道:“这抱金楼开遍东茂州大大小小的郡府,是专门供修行者赌钱娱乐的地方,乃东茂州樊家的产业。它只是外面看上去普通而已,免得让人望而却步,里面却别有洞天。”

    方小年感慨道:“据说只在郡城才有的锦华堂也是樊家开的,这樊家未免也太会赚钱了吧?”

    “要不然怎么是东茂州首富呢?”严宾笑了笑。

    方小年搓了搓手道:“那可得好好玩两把了。”

    严宾合扇笑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