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三十七章 马棚
    围观众人中,有人瞪大眼睛,有人揉了揉眼睛,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邵云在此人面前,竟宛如孩童一般,败得如此干脆?

    邵云余光瞥到周围众人的目光,羞愤难当,他堂堂邵家公子,何曾有过此等难堪,他撑地起身,却又引来胸口剧痛,一时间竟连起身都做不到。他抬头死死盯着方小年,眼中忌惮怨毒皆有。

    “哥!”

    邵霜连忙上前扶起邵云。自己哥哥被打伤,加之刚才被方小年故意羞辱,本就品性凶蛮的邵霜嗔目切齿,转头冲方小年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对我哥下重手!”

    “没想到你不止长得丑,还是个盲女?”

    方小双指虚虚戳了戳自己眼睛,笑道:“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明明是你哥先动手的,我只是被迫还手,怎么变成我向你哥下手了?”

    “你!”邵霜气急败坏,方小年接着笑道:“再者,我若真要向你哥下重手,你哥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明白吗?”

    邵霜一愣。

    眼前少年说这话时明明带着灿烂笑容,人畜无害的样子,可她却本能地感觉不寒而栗,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邵云一手捂着胸口,眯着眼道:“阁下未免欺人太甚!”

    “我摆明了就是欺负你,你又能如何?”

    方小年摊了摊手,又看了眼丑陋男子,道:“还有,刚才你欺负他时,怎么不觉得自己欺人太甚?难不成只有你们邵家的人可以欺负人?”

    围观众人中,不少人窃窃私语,他们一切都看在眼里,刚才邵氏兄妹对丑陋男子居高临下,极尽侮辱,甚至还要挖出对方眼睛,可谓蛮横残忍,如今轮到自己势弱了,却又摆出这份姿态,欺人太甚这四个字从邵云口中而出,实在讽刺。

    邵霜冷声道:“既然你知道我们是邵家的人,就该知道惹了我……”

    她想搬出自己背后家族来压方小年,可惜话还没说完,便觉头顶一沉,抬眼看去,看到了一根剑柄,横在她头顶额前。这是他哥哥的剑,刚才还在方小年手中,却转瞬间插在了她的发髻中,几根被切断的发丝,在她身后缓缓飘落。

    围观众人们目瞪口呆,他们完全没看清,剑是如何从方小年手中变成插在邵霜发间的。

    邵霜心中骇然,若是对方要取她性命,她现在已经死了,且恐怕连怎么死的都反应不过来。

    而显然,方小年并不想杀她,只是想让她闭嘴而已,方小年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般驱赶邵云兄妹:“带上这把破剑,马上给我滚蛋。”

    邵霜依然不敢动弹,邵云更是瞪大眼睛看着方小年,如果说刚才方小年一招便令他落败,已让他无比震惊,那此时便是惊恐交加了,因为就连他也没看清,自己的剑是如何插在妹妹发间的。

    “我数三声,再不滚蛋,那你们可就真的惹到我了。”

    方小年沉声道:“一!”

    邵云和邵霜这才回过神来,仓惶离去,连邵霜头上的剑都来不及取下,狼狈至极,哪还有方才凌辱丑陋男子时的神气派头。

    方小年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笑着饮了口酒,丑陋男子走上前来,向方小年拱手,认真道:“多谢。”

    方小年笑问道:“谢我做什么?”

    “谢阁下为我打抱不平,替我解围出气。”丑陋男子认真道。

    “兄台不必客气。”方小年道。

    “为什么?”丑陋男子问道:“为什么帮我?”

    “这种败类,人人得而踩之,举手之劳罢了。”方小年饮了口酒,拍了拍丑陋男子肩膀,笑道:“最重要的是我欣赏你。”

    丑陋男子斜瞥了眼自己肩膀,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方小年问道:“怎么,不会是把你拍痛了吧?”

    丑陋男子摇摇头,道:“从来没有人愿意靠近我,更别说拍我肩膀了。”

    “今天不就有了?”

    方小年搂着丑陋男子肩膀,笑道:“我酒还没喝够,既然你要谢我,就陪我上去再喝两杯吧。”

    丑陋男子又看了眼自己肩膀上,方小年的手,点头道:“好。”

    方小年就这样搂着丑陋男子步入酒楼,前者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后者其貌不扬,丑陋不堪,两者对比鲜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引得众多酒客纷纷议论。方小年却毫不在意,径直带着丑陋男子上了三楼落座。

    方小年的酒桌一面贴着栏杆,只有三个位子,方小年便让丑陋男子和周辕挤在一块,周辕皱了皱眉,丑陋男子容貌确实过于丑陋,方小年不嫌弃,可他却有些受不了,他饭还没吃完呢,关键还和他挤在一块。

    方小年看在眼里,打趣道:“周辕,是不是有点挤?要不你还是和我姐坐一起吧?”

    周辕浑圆的双目陡然一亮,立刻起身,便要做到付盈月那边去,却听到方小年接着道:“不过有个条件,今天这顿酒钱你付,我就让你坐过去。”

    周辕咳嗽一声,乖乖坐下,嘿嘿笑道:“还是算了吧,也不是很挤。”

    方小年为丑陋男子介绍周辕和付盈月,而后给丑陋男子倒了杯酒,笑道:“刚才在下面,我那么说固然是想气死那个邵霜,但也不是没有道理。那个邵霜长得这么丑,和我姐比起来,那简直就是萤火比皓月,乌鸦比凤凰,豺狗比麒麟,差了不知多少个十万八千里,你夸她好看,还真是错了。以后不许这么没出息没见识了,听到没?”

    丑陋男子笑了笑。

    付盈月听到方小年这么拐着弯的夸她,亦莞尔一笑。

    “就是!就是!那个邵霜怎么能和盈月姑娘比呢,长得那么丑,连做盈月姑娘的洗脚丫鬟都不配。”

    周辕连忙附和,向付盈月献殷勤,然付盈月压根不理他。周辕一脸尴尬,方小年一夸,付盈月便喜笑颜开,自己夸赞,付盈月却连一个眼神都欠奉,把他当成空气一般,这未免太伤人了。

    他郁闷地喝了酒口。

    这时,方小年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马棚。”

    丑陋男子道:“棚子的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