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三十六章 我比神仙更神仙
    周辕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这个嘛,说了你也不懂。”方小年神神秘秘道。

    周辕不服气道:“我看你才是故弄玄虚,不懂装懂,自己都不用刀剑,能懂什么?”

    “谁说我不用刀剑了?”方小年饮了口酒,笑道:“我可是刀剑双绝。”

    方小年杯子一放桌上,付盈月便拿着酒壶为他斟酒,周辕将自己的空杯凑过去,嘿嘿笑道:“也给我倒上一杯吧。”

    付盈月看都不看他,也不理他,帮方小年倒完后,将酒壶放在周辕手边,示意他自己倒。周辕脸色讪讪,自己倒了一杯后,呲溜一口,瞥了眼方小年,嘀咕道:“也没见你用过啊。”

    方小年笑道:“你去路上踩几只蚂蚁,是不是抬抬脚就行了?难道还需要用刀用剑?”

    周辕无言以对,炼气十层的林远桐能算蚂蚁?

    可他一想到那晚方小年像赶苍蝇一般挥挥手,林远桐便摔得七荤八素,好像还真是和蚂蚁差不多?

    方小年调侃道:“今天酒钱你付,我就让你开开眼,如何?”

    “不行!”

    周辕捂住腰间,摇头摇出一片残影。

    方小年笑了笑,看向空中。

    此时,只见始终无法建功的邵云手一招,飞剑便回到手中,他一剑平挥,剑光如一层水面般平铺蔓延,丑陋男子一刀提撩,刀芒势如破竹,摧枯拉朽般切开这层水面,最终与剑光一同散去。

    邵云冷笑一声,再度挥剑,又是一片宛如江流的剑光如潮涌去。

    一剑刚出,又是一剑,他连连挥剑,浪潮层层叠叠,遮天蔽日,一浪更是强过一浪,他修为比丑陋男子高,虽然只高一层,可体内真气终究还是占有,自信丑陋男子绝对耗不过他。

    果不其然,初时丑陋男子都能一刀切开,可片刻之后,他刀势衰减,只能舞刀连连,用刀光将自己裹成一个刀球,就像一块礁石般,任由剑气浪潮撞在自己身上,令其两分而过。而在下方众人视线中,丑陋男子更像一个游泳出水之人,身躯一半在水面上,一半在水下。

    然再硬的礁石,在巨浪不停撞击下,也会无力抵挡,丑陋男子已然落入邵云与之比拼真气的陷阱中,力竭不支便是迟早的事。只见半柱香之后,丑陋男子挥刀速度果然慢下来,也不再是巍然不动的礁石,被剑气逼得步步后退,仿佛一只被浪潮推动的小舟。

    就在丑陋男子退行间,一抹惊鸿忽然跃出眼前的剑光浪潮,仿佛窜出水面的鱼儿,猛然撞向丑陋男子。那是邵云藏在剑光下的飞剑,潜行到丑陋男子近前后才一跃而出,刺向丑陋男子咽喉。

    变起肘腋,丑陋男子横刀一挡,总算护住药害,却因刀势停阻,被剑气浪潮撞得倒飞出去,所幸距离太远,剑气已散,衰竭近无,否则丑陋男子就该是被洞穿而过了。

    饶是如此,丑陋男子依旧伤得不轻,他喉咙一甜,口溢鲜血,浑身气血翻涌,真气紊乱,身形落地后已然需要拄刀才能站稳。

    邵云后于丑陋男子落地,手一招,长剑飞回手中,一手负背,一手挥剑抖出一个剑花,剑尖斜指地面。身姿傲然,气度不凡,与对面颇为狼狈的丑陋男子形成鲜明对比。

    “邵公子剑术通神!”

    刚才那个捡金叶子的人高声喊道。一些人也都纷纷附和,吹捧少云的同时,羞辱丑陋男子,以此拍邵云马屁,哪怕邵云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也依旧乐此不疲。

    “下跪认错,我就放你一马。”邵云傲看着丑陋男子,傲然道。

    丑陋男子问道:“我是输了,可我有什么错要认?”

    “你输了,便是你的错。”邵云冷笑道:“我让你跪,你就得跪,不然后果自负。”

    “阁下未免欺人太甚。”丑陋男子沉声道。

    “哥!”

    邵霜从二楼跃下,站在邵云身边,指着丑陋男子道:“别和他废话那么多,他不是能说么,把他嘴唇削了,不是喜欢盯着我看么,把他的眼睛也给挖出来!”

    围观酒客闻听此言皆是一凛,早听闻邵家千金蛮横,却也不曾想竟凶蛮到如此地步,落在丑陋男子的目光中,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充满怜悯。

    邵云看着丑陋男子,再一次问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认不认错?”

    “我没错。”

    丑陋男子毫无惧色,一字一顿道。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三楼飘落:

    “你错了!”

    所有人都抬头望去,只见方小年向下方众人笑了笑,拿着酒壶一跃而下,仿佛一片雪花般轻轻落地,站在丑陋男子身前后仰头饮了口酒,扬起的袍裾随之落下,潇洒悠然。

    围观酒客们都在议论方小年是谁,邵霜则眼睛一亮,她见过很多翩翩公子,他哥亦是宁远府城中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可与眼前丰神如玉的方小年比起来,顿时变得暗淡无光起来。

    方小年看着丑陋男子,接着道:“你一直说你没错,可你大错特错。”

    丑陋男子不解道:“何错之有?”

    方小年转身,带笑看向邵霜,道:“你盯着这位姑娘看,还当众夸她好看,便是错。”

    他桃花眼微翘,愈显风流俊逸,看得邵霜心神一荡,只以为方小年是看上她了,这才站出来喝斥这个丑八怪,为她出头,借机结识。

    她回以方小年一笑,眼神妩媚。

    可下一瞬,她的笑容便僵在那里。

    只听方小年转过去不看她,只用一根手指指着她,对丑陋男子道:“这么丑的女人,你也要看,这难道不是你的错吗?这么丑的女人,你还夸她好看,这难道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方小年摇头叹道:“所以你不止是错,还错得离谱!”

    丑陋男子愕然。

    围观群众们亦是愕然。

    邵霜脸色难看得像是吃了只死苍蝇,她还以为方小年在对她献殷勤,却不曾想是在耍她,故意羞辱她。她指着方小年,清喝道:“哥!帮我杀了他!”

    “哪里来的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面沉如水的邵云眯了眯眼,一剑刺向方小年。

    “小心!”

    丑陋男子出声提醒,方小年却浑然不顾身后刺来的剑锋,待到剑尖快要刺中他时,才不紧不慢转身,探出手掌。

    剑尖刺中他的掌心。

    邵霜眼神冰冷,嘴角噙着冷笑,希望方小年暴亡当场。围观群众们也都连连摇头,这少年如此托大,哪还能活啊。

    可唯有邵云心猛然的一沉。

    他的剑并未穿透方小年的手掌,而是像刺在铜墙铁壁上一般,不得再进。

    他看向方小年,看到了方小年灿烂的笑容,后者五指一紧,抓住剑锋一旋,剑身拧转,邵云再也握不住,脱手松开。方小年往前一松,剑柄撞在邵云胸口,邵云被巨大的力量震得倒飞出去,凌空喷出一口血雾。

    “神仙在前无人识……”

    方小年看都不去看邵云,喃喃重复了一遍后者刚才说的那句话,摇头笑了笑。

    他一手握着剑尖,一手举起酒壶,仰头接了一道晶莹酒注后,看向狼狈倒地的邵云,眼神睥睨:“我比神仙更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