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三十一章 听取哇声一片(下)
    酒客们心中怒骂,这老家伙又要吊胃口骗钱了,心未免也太黑了。

    一位大汉拍桌怒道:“小老儿速速说下去,我多要十坛稻花酒,总行了吧!”

    老人微微一笑,放下酒碗,打量大汉,笑道:“我观阁下气魄不凡,酒量不至于这么小吧?”

    “得得得!”

    大汉摆手道:“我服了你这老头了,算你厉害,我买二十坛,分给在场兄弟们喝,可行?你不要再吊胃口,不然我把你桌子丢给掀喽!”

    其余酒客纷纷附和,此时他们胃口完全被挑起,却又卡在那里,弄得欲罢不能,若老人再不说下去,他们真要掀桌了。

    “好好好,莫急莫急,好饭不怕晚嘛。”老人笑逐言开,给点伙计一个眼神,后者立马着手送酒,然后猛拍惊堂木,正襟危坐,继续开口:

    “中枢州仪来郡的神刀山庄,不知诸位听过没有?”

    酒客们纷纷应和,神刀山庄近些年声明赫赫,很多人都略有耳闻,老者道:“这付经年重现人间的消息,正是从神刀山庄传出来的。那日正逢神刀山庄庄主沈青山大寿,付经年一人来到神刀山庄门口,让管家递话,说他付经年要看一看沈青山的刀,让沈青山出来见他。吓得沈青山呆若木鸡,愣了好一会后才和一众宾客跑出去,一看果然是一人一刀一鸟,付经年无疑。”

    老人顿了顿,饮了口酒。

    沈青山听到付经年的名字,吓得呆若木鸡,而此时老人又停下来饮了口酒,亦吓了酒客们一跳,生怕他又来一回。不过老人很聪明,虽然会软刀子割肉,却也懂得分寸,知晓事不过三的道理,若真要惹恼了酒客,以后这酒卖给谁去。

    老人这回喝酒只是喝酒,不是摆架子想要卖酒,喝完接着道:“沈青山号称仪来郡金丹境第一人,付经年便要以金丹修为,掂量掂量沈青山的斤两,结果自是沈青山输了,但你们一定猜不到,付经年出了几刀?”

    全场酒客鸦雀无声,生怕打扰老人说下去,老人没有回答,而是竖起一根手指,有人问:“一刀?”

    老人笑道:“错,罚酒。”

    那人连忙仰头满饮,将酒碗重重按在桌上,用袖子擦了擦嘴边酒液,道:“快说快说!”

    “一刀都没出!”

    老人晃了晃那根竖起的手指,道:“付经年刀上的那只雀鸟,平日里吸收磅礴刀气,已然成精,当时雀鸟不知为何随口一叫,便自有一股浩瀚刀意倾泻而出,结果沈青山手中的刀直接哐当落地。”

    场下先是一静,结着便是震天响的满堂喝采,这未免也太神了!

    老人又是惊堂木一拍,吓得众人一愣,老人道:“付经年此行,并非砸场,只是来看一看同样走刀道一途的后辈,他见沈青山失魂落魄,备受打击,于是亲手将沈青山的刀捡了起来,交在沈青山手上,还告诉他作为一名刀客,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手中刀皆不可坠,纵然仙神当面,也要紧握手中刀!因为你握着的,并不只是刀,还是你的道,你的一切!”

    堂下掌声如雷。

    老人又喝了口酒,继续道:“除此之外,付经年还交代沈青山办一件事,你们猜是什么事?”

    酒客们摇头不知,老人也没有再卖关子,道:“他让沈青山前往南檐州真武山,替他送一封战书!”

    老人猛然起身,大声道:“九月初九,付经年将现身真武山,完成当年未完之事,一人一刀,挑战真武剑宗!”

    此言一出,全场轰然,震憾敬佩皆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届时无论如何都要前往真武山,一睹付经年风采。

    唯独三楼的方小年眼神恍惚了一下,终究还是要去啊。

    有酒客放声问道:“既然传言称付经年是为了抚养先皇血脉才隐世不出,那他此次现身,这个孩子是否跟在身边?”

    老说书老人摇头道:“据消息来看,付经年只是一人出现在神刀山庄,身边并未跟着任何人,依老夫拙见,付经年消失的十六年间,肯定在抚养那个孩子,待其成年后,他才重现人间,完成自己心愿,至于那孩子,肯定被付经年安排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毕竟当年一事牵连甚大,纵然跟在付经年身边,也绝对不安全。”

    三楼,一直默默听着的方小年,看向周辕,笑道:“这个孩子不会就是你吧?”

    周辕刚喝进嘴里的酒差点喷出来,左右看了看,道:“你胡说什么呢!”

    方小年一副看穿周辕的表情,笑道:“你瞒不了我,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贪钱了,一定是要想存钱招兵买马,对不对?”

    “你你你……你可别胡说!”

    周辕急道:“会害死人的啊!”

    当年之事,他可是听他师父说起过的,方玉珩勾结南疆,被中土所不容,万一真被当成当年方玉珩的儿子,不止真武剑宗会找自己麻烦,九霄宗和南疆等势力亦会纷至沓来,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方小年将一粒花生米丢入口中,笑道:“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着急的。”

    周辕这才松了口气。

    一楼,又有酒客问道:“那付经年此次现身,岂非各方势力都会来找他,以打探先皇血脉的下落?”

    “那是自然。”老人点头道:“可纵然举世皆敌,他付经年依然我行我素,要问刀真武山,这便是老夫最佩服他的地方!”

    老人猛地站起身,大声道:“老夫评说过的英雄人物,数不胜数,可唯有这付经年,让老夫心神向往,佩服之至!男儿一生如此,何其壮哉?”

    他端起一旁酒碗,高高举起,道:“诸位,虽然我们这些小人物,这辈子都没机会见到这般高高在上的神仙人物,但我们至少能聚在这,敬他付经年一杯,是不是?”

    一阵桌椅摩擦的声音响起,无数酒客端杯起身。

    “付经年曾说过一句话,老夫觉得这话甚能下酒,老夫今日便与诸位分享!”

    老人神采飞扬,大声道:“鸟有凤,鱼有鲲,人间有我付经年!”

    他带头满饮,在一片叫好声中,其余酒客亦仰头痛饮,将藏在心胸间的豪情点燃。

    三楼,方小年和付盈月默默举杯,亦是满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