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三十章 听取哇声一片(上)
    稻花乡内一静,酒客们面面相觑,付经年这个名字实在太过陌生,更有酒客直接问道:“付经年是谁?”

    三楼,方小年见到众人如此反应,偷偷地与付盈月相视一笑,老付若在这,还不得气死?

    事实上,酒客们没听过付经年这个名字,再正常不过。

    修行是座山,场下坐着的大多是刚刚登山的修行者,还有很多山下的凡人百姓,即便是金丹境的修行者,对他们来说都高高在上,遥不可及,更不用说付经年这种临近山巅的神仙人物了,再者付经年只来过中土一次,之后便销声匿迹,他们自不认识。

    而这便是稻花乡受欢迎的原因,它是一座桥梁,将高在云端的一些人和事传递下来,酒客们只需要花上一些酒钱,便能听到那些往日里根本接触不到的山巅人事。

    至于稻花香为何能知晓这么多云端之事,那便要归功于背后老板了,说书先生能知道这么多,也都是从老板口中得知,否则他一个老书生,哪能知道这么多仙神轶事,而每日说书内容,都是老板提前给好脉络的,他只需稍加润色就行。

    说书先生不疾不徐喝了口酒,惊堂木一拿一拍,道:“还记得前几日,老夫评说天下剑仙时,提到的南疆剑圣吗?”

    台下一阵响应,南疆剑圣拓跋灵犀,号称南疆剑道魁首,一把灵素剑,纵横无匹,更被说书先生点评为天下第十剑仙,排在真武山九位峰主之后。

    “关于这南疆剑圣的事呢,老夫上回只是点到即止,提到他的灵素剑,却未说他的灵素剑早就被人断了。”

    老人问道:“你们猜猜,断灵素剑者,是何人呐?”

    有酒客问道:“莫非是咱真武剑宗的某位大剑仙?”

    “不对不对,我猜肯定是小老儿前面提到的这个付经年,对吧?”另一人信心满满道。

    “这位英雄说对了。”说书先生拿起酒碗,道:“来,大家伙敬他一碗!”

    评说英雄事迹,是为了让酒客们更易下酒,带动众人喝酒亦是他的活计,皆是为了消酒,好让酒客们多买上几壶。

    众人纷纷举杯敬酒,回答那人仰头满饮后,向四周拱手,笑意盈盈,他不过是个江湖武人罢了,本事不大,只是有点小聪明,却当了回被众人礼敬的大英雄,心中自是舒坦。

    得知付经年的来头,酒客们的胃口已然被吊起,喊着老人快些讲付经年的事迹,老人只是笑道:“稍安勿躁,且让老夫再喝口酒润润喉!”

    看着老人在那呲溜酒碗,没完没了的样子,酒客们纷纷摇头,气得拍桌大骂,老人每回将他们的胃口高高吊起后,都会来这一手,就是在等大家踊跃买酒,你不买他就耗在那不讲,再怎么骂他都没用,实在令人深恶痛绝,可偏偏架不住心中好奇,只能被这小老儿牵着鼻子走。

    见酒客们纷纷掏钱买酒后,老人眉开眼笑,终于放下酒碗,道:“付经年是个奇人,肩扛一把刀,刀上常年立着一只雀鸟,名为揽雀刀。他横空出世,凭借自创的《揽雀刀经》,横扫南疆所有剑道高手,断尽南疆所有名剑,且从来没有人能让他出第二刀,皆是一刀败之!”

    他顿了顿,道:“想必诸位都听过一句话吧?天下杀力最强的一群人,是剑修。”

    “当然听过!”

    酒客们振臂高呼,尤其是那些用剑的修士,更是与有荣焉,握了握放在桌上的剑。天下剑道昌盛,剑修如云,剑修一剑破万法,公认杀伐第一。

    “但是接下来还有一句,你们肯定没听过。”

    老人忽然正色道:“可天下杀力最强的那一个人,却不是剑修,而是付经年!”

    稻花乡里,哇声一片。

    酒客们心神摇曳,皆是先一愣,而后拿起桌上酒碗,大口豪饮,酒水滴漏淌进脖子,亦浑然不顾。特别是哪些个用刀的散修,更觉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看向自己的佩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老人继续道:“付经年与舒云国的天策上将赫连神武,被并称为南疆第一人,所有人都希望两人能打一架,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南疆第一,只可惜付经年只找剑修比试,一直未曾与赫连神武交过手,两人孰高孰低,一直是个谜团。”

    酒客们议论纷纷,付经年的事迹就在耳边,大多数人都一口咬定,两者间必然是付经年更厉害,也有人觉得赫连神武会更胜一筹,毕竟那可是舒云国威名赫赫的军神。

    说书先生惊堂木重重一拍,灭掉所有议论声,继续道:“付经年的揽雀刀,悬于南疆万剑之上,可他并不满足于此,终一日,付经年迈入中土,向中土九州的剑修亮刀!向真武剑宗亮刀!”

    全场哗然,哇声叫好声再起,震耳欲聋,仿佛要把稻花乡的楼顶都要掀翻。

    真武剑宗,地位超然,号称天下第一大宗,更是所有人心中的剑道圣地,南疆剑圣拓跋灵犀,在南疆剑修中排第一,但放眼整个苍灵大陆,却只能排第十,而在他前面的九位,恰好便是真武剑宗的九位峰主,由此可见真武剑宗的强大,而付经年却要以一人之力,问刀真武剑宗?

    有人迫不及待问道:“后来呢?”

    “是啊!后来呢!”

    “小老儿快讲!”

    “快!”

    其余酒客皆看向说书老人,亦都迫切想知道。

    老人呲溜一口酒,道:“付经年去真武山途中,偶然遇到了当年的先皇陛下,先皇年少时曾在真武剑宗习剑,一身剑道修为亦是人间绝巅,佩剑玉流,更是取自真武山,结果二人便打了一架,三天三夜后,才分出胜负,最付经年惜败先皇。二人皆为天下一等一的英豪,此役后二人引为知交,成为一段佳话。后来先皇被指勾结南疆,殁于真武山,而他那出世不久的孩子却不知所踪,传言称便是托付给了付经年。而付经年自此之后,也确实销声匿迹,整整十六年,没有他的一点消息。但是……”

    老人话锋一转,大声道:“十六年后,付经年终于重现人间!”

    酒客们再次哗然,不少人甚至猛然起身,神色激动,焦急万分地盯着老人,老人继续道:“他呀……”

    可刚挤出两个字,老人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侧身去拿酒碗,又开始呲溜呲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