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二十五章 杀人送簪
    此言一出,整个程家庭院为之一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方小年身上,一个个震惊无语,奉阳宗杜枫,可是在整个宁远府都享有盛名的人物,竟然被眼前少年杀了?

    毕竟杀一个威名远播的筑基修士,对方小年来说微不足道,可对在场其他人而言,便是耸人听闻了。

    “这不可能!”

    林远桐先是一愣,旋即大声道:“万万不可能!”

    在场其余众人亦都面露疑色,觉得方小年所言非实,可唯独程文山凭着直觉,相信方小年没有妄言。

    “不信?”方小年道:“那给你看看这个。”

    他取出一个发簪,举高晃了晃,林远桐看清之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比谁都清楚,这便是自己师傅的贴身藏室,若非真的身遭不测,又岂会落在对方手中?

    方小年不再去看失魂落魄的林远桐,看向捏在手里的林宏阳,林宏阳脸色惨白,惊骇欲绝,原本以为可以搬出靠山唬住方小年,却不曾想这座靠山早就被对方给扳倒了。

    “我杀了奉阳宗掌门,已经算是与奉阳宗不死不休了吧?”

    方小年笑了笑,道:“俗话说债多不压身,再多你这个添头,也无所谓了吧。”

    “不要!不要杀我!不……”

    林宏阳瞳孔骤缩,竭力求饶,可他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方小年手用力一捏,林宏阳头便歪向一侧,气绝身亡,被方小年随意丢在地上,哪还有一丝林家家主的威仪。

    林宏阳到死都以为,方小年是在替程家出头,事实也确实如此,程文山作为替他父皇扛过纛的老兵,方小年自然要帮,不过若非他出言侮辱方小年双亲,至少不会死得这么快。

    自取灭亡,与人无尤。

    “爹!”

    林远桐回过神来,冲上前来抱住林宏阳尸体,并指探息,而林宏阳的脖子已断,头耷拉在一边,再无一丝气息。确认自己父亲已然殒命后,林远桐悲痛欲绝,怒发如狂,向方小年暴起出手。

    方小年还是随手一挥,还是像挥赶苍蝇一般。

    林远桐这只‘苍蝇’重重摔飞出去,砸在地上,接着又弹起,然后又砸在地上,连续好几次,仿佛石片在水面上打出层层水漂,在地上石砖上留下一连串的凹坑,最终撞在远处一棵树上。只听咔嚓一声,三人合抱的大树轰然碎裂,缓缓倒下,落地震起无数灰尘,整个程宅斗为之一震。

    所有程家人心中亦重重一震。

    这个在方小年面前不堪一击的不是普通人,而是炼气十层的修行者,竟然被碾压如斯,仿佛土鸡瓦狗一般。但一想到连奉阳真人杜枫都死在方小年手上,便又觉得不足为奇了。

    而周辕见状,站得与付盈月又远了些,保持距离。

    烟尘中,口溢鲜血的林远桐勉强爬起身,却站都站不稳,刚迈出一步,又跌倒在地,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望向方小年,恨怒交加,睚眦欲裂,手中握着一把泥土,死死攥紧。自己的师父和父亲,先后死于对方之手,此仇可谓不共戴天,奈何自己与对方差距太大,根本报仇无望。

    纵然是炼气期十层大圆满,与筑基境都相去甚远,而林远桐自知就算自己日夜苦修,也起码需要一二十年才有可能筑基,而届时对方又将是何等修为?

    更何况他定然活不过今夜了。

    一念及此,他缓缓松开攥在手中泥土,眼中愤怒渐渐被绝望取代,一片哀凉。

    方小年随手一扔,那只发簪在空中拖出一条绿线,插在林远桐身前泥中,簪子上的小缀链晃啊晃,声音清脆。方小年道:“我不杀你,带上你爹的尸首,走吧。这只簪子也拿走,里面你师父的东西一样没少。”

    “为什么?”

    林远桐木然问道。既问方小年为何不斩草除根,这对他而言明明轻而易举,又问为何将他师傅的藏室原封不动地还给他,这可是一大笔修炼资源,任何一位修行者都不会错过。

    “我杀你师傅,是因为他掳夺双修鼎炉,残害无辜少女,最后还抢到我头上来了,实在神仙难救。而我杀你爹,一部分原因是他卑劣无耻,但更主要的,是他自己找死。”

    方小年顿了顿,道:“而你和他们两个不同,程老爷欣赏你,我也同样欣赏你,所以不杀你。至于你师父的藏室,里面东西太次,没一样能让我看上,放着也是浪费,说不定哪天就被我丢了,终究是你们奉阳山的东西,就还给你吧。”

    旁处,周辕急得跳脚,想要劝方小年收回簪子,心想你不要可以送给我啊,一位筑基修士的家底,足可以换上数十万金,此时此刻,他痛心疾首,仿佛自己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钱一样。

    林远桐握紧发簪,看着因自己用力而晃动的缀链,眼神复杂。

    方小年说的没错,自己父亲行事的确卑劣,至于他师父暗中豢养鼎炉一事,他虽未亲眼见过,却也早有耳闻,对别人而言,这两人确实是死有余辜,可对他林远桐来说,却不行。一个是生他养他的父亲,一个是他授道恩师,无论如何什么原因被杀,他为徒为子,都要替他们报仇,给自己和二人一个交代,否则又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林远桐看向方小年,眼神决然道:“你今夜放过我,将来我还是会找你报仇的。”

    “你若连找我报仇都不敢,不就说明我欣赏错你了吗?”

    方小年笑了笑,转身走向付盈月,背对林远桐道:“我赠你发簪,就是为助你修炼,将来找找我报仇。记住,我叫方小年,不用担心以后找不到我,我的名字,将来注定无人不知。”

    站在付盈月身边的周辕一愣,原来他还以为这是方小年给对方的补偿,却没想到竟还有帮助别人向自己复仇的?

    就连林远桐都不明白方小年此举为何,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方小年停下脚步,偏首回眸,笑道:“因为你永远都报不了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