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二十三章 一战方休
    “前辈何至于此?”

    林远桐摇头叹息。

    “爹!”

    程康想要劝阻,却被程文山一个眼神瞪得噤声,程文山道:“我意已决,谁都不用劝我。”

    他又看向自己泪流满面的妻子,眼神温柔,笑道:“我地下那些袍泽,哪怕还剩一口气,都能拉上十几个南蛮垫背,我今日若不给这林家小娃娃点颜色瞧瞧,将来去了地底,岂不是会被他们笑话死?”

    程夫人攥紧双手,想要说什么,最终只是点了点头。

    程文山最终看向林远桐,抬手道:“程林两家恩怨,今夜一战方休,请。”

    林远桐长叹一口气,道:“既然前辈心意已决,晚辈领教便是。”

    “哈哈!好!”

    程文山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亦将笑声留在原地,身形转瞬间来到林远桐近前,双掌拍出。林远桐双脚一挪,呈不丁不八,出掌相迎。

    两人虽都无法突破音障,然掌劲雄沛,势大力沉,仿佛两座山岳撞在一起,劲气炸裂四散,两人身形分开,各自倒飞出去。

    程文山脚尖下压,在空中踩出一长条气痕,很快稳住身形,并指凌空一绕,叮叮当当,地上那些零散断剑次第飞起,头尾相连成一线,仿佛一条银色绸缎般飞旋于空,随着程文山一指,又如蟒蛇扑食般陡然绷直,直刺林远桐。

    林远桐神色平静,不躲不闪,周身真气四溢,云气缭绕,飞剑来到林远桐近前,瞬间两分,自林远桐身体两侧分流而过。此时的林远桐仿佛一块礁石,任凭海涛汹涌,也无法撼动我分毫。

    最后一截碎剑从林远桐身边擦过时,程文山亦来到林远桐身前,悍然出拳,林远桐亦挥拳相接。

    两人拳如暴风骤雨,彼此之间仿佛有无数条手臂一般,从空中打到地面,又从地面打回空中,短短片刻,便已然挥出上百拳,一股股狂猛无比的劲风自两人之间生出,向四周席卷,把程家众人吹得睁不开眼。

    之后两人身形分开,程文山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林远桐亦气息微乱,看向对方,心中皆有感慨。程文山感慨于林远桐英雄出少年,才二十多岁的年纪,竟已有如此修为造诣,林远桐则佩服程文山老当益壮,凭着残躯都可与自己平分秋色。

    “老夫一生,从不需要别人怜悯相让。”程文山大声道:“年轻人,你还要只守不攻到什么时候?”

    “也罢。”林远桐叹了口气,道:“那便恕晚辈得罪了!”

    话音落下,他手中多了一把剑,他手腕无比柔软,抖动间仿佛一条水蛇般不停翻滚扭动。手中的剑亦跟着手腕抖动,剑光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剑光陡然暴涨,如同瀑布般涌出。

    他的动作很慢,仿佛在作画一般,实则很快,上挑横划,直刺斜斩,顷刻之间,程文山周身便被无数剑光包围。程文山撮指成刀,真气凝聚的刀凝练无比,宛如实质,他拖刀旋身,刀影翻飞,将剑气尽数挡下。

    刀光与剑光碰撞,互相崩碎,化作无数刀气剑光乱窜,在众人视线中,金银二色交织纠缠,宛如烟花绽放,极其绚烂。

    程文山与林远桐同为炼气十层,然程文山终究已是风烛残年,而林远桐却正值年壮,片刻之后,程文山率先气力不支,舞刀一慢,肩上便多了两道深可见骨的剑痕,鲜血弥漫开来,红了一大片。但程文山却看都不看伤口,仿佛不是伤在自己身上一般。

    南山以南,黄泉沙漠,埋尸何止百万,作为从那片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相反,久违的痛感令他找回了当年身处战场的感觉,惨烈悲壮,铁血苍凉,却又令人感到热血沸腾,心神往之。

    程文山哈哈大笑,飞身扑向林远桐,手中刀影迅疾如雨,有如神助,拨开一道道剑光,不止如此,林远桐瞬间挥出七剑,程文山便瞬间斩出八刀,最后一刀,直取林远桐咽喉!

    林远桐手中的剑脱手飞去,横于林远桐身前,极速飞旋,剑气凛冽,剑芒暴涨,结成一片剑幕,刀光站在其中,无法撼动分毫,陡然溃散。

    程文山去势不停,散去刀芒,握手成拳,重重打在这片剑幕上,他自己身形一顿,而林远桐的剑亦被震飞,打旋飞回林远桐手中。

    下一瞬,两人身形再度撞在一起,近身交手。

    程文山挥拳如雨,劲气磅礴,林远桐剑招挥洒,行云流水。

    林远桐明明处于上风,在程文山身上划开一道又一道剑痕,可偏偏却是他被程文山压得不停后退。

    程文山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可气势却越来越强,这种战场上锤炼出来的铁血奋勇,令林远桐心惊不已,想要扭转局势,却始终一筹莫展。

    程文山气势越攀越高,战意愈发强大,一如当年在战场上,与南蛮酣畅淋漓地忘我拼杀!

    林远桐虽占尽优势,但心中却渐渐生出一种不可匹敌之感,这一分心,便露出破绽,被程文山抓住机会,一拳打中胸口,身形砰然坠地,刚要拄剑起身,程文山便已站在他身前,他抬起头,只觉一股劲风吹得他皮肤褶皱,睁不开眼。

    但最终程文山的拳头却停在了林远桐头顶一寸,没有落下。

    林远桐睁开眼,苦笑道:“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晚辈输得心服口服。”

    程文山缓缓收回拳头,林远桐起身,看着身前老人,只见老人遍体鳞伤,衣衫尽红,气息尽衰,却给人感觉其恍如一座雄伟高山,永远不会倒下。

    就在林远桐心中万分敬佩时,身边忽然一阵风吹过,一道身影从他身边闪过,夺走他手中的剑,刺向程文山。

    是林宏阳。

    变起肘腋,林远桐根本没反应过来,而拼赢林远桐的程文山气息已衰,此时站立已是勉强,根本无力抵挡,眼看便要被一剑穿身而过。

    “死吧!”

    林宏阳阴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