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十八章 早有葛花家中候 (四)
    “不会在想怎么逃跑吧?”

    方小年在周辕眼前招了招手,笑道。

    周辕回过神来,哼道:“少瞧不起人,我周辕赢得起钱,也输得起。”

    话虽这么说,可当他拿出刚才赢来的所有钱时,虽竭力装出云淡风轻不在乎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偷瞄那些钱,眼中满是恋恋不舍,心中更是在滴血。而幸好这些钱只是今晚的赌斗赢资,实属意外之财,并非他本身家当,否则他定会心疼得晕厥过去。

    方小年笑了笑,抓起所有银票,走到栏杆处,用力一扬,银票如雪般纷飞洒落。

    “有人撒钱!”

    楼下大堂惊呼声四起,酒客们有的跳起来抓钱,有的蹲下来捡钱,好不热闹。

    周辕扒着栏杆,伸手去捞,却捞了个空,他正欲望和那些围观群众一样,跑下楼去捡钱,眼前出现两根手指,指间夹着一块灵玉,方小年笑道:“别捡了,这个给你,陪我喝杯酒吧。”

    方小年抛起灵玉,顾自走到酒桌,周辕双手去接,灵玉在他手中跳了两下才被接到,差点掉地。周辕摸了摸灵玉,发现是真的,眼睛陡然一亮,连忙收好,生怕方小年反悔。

    他走回桌子,方小年将已倒好的一杯酒推给周缘,周辕拿起酒杯,不解问道:“兄台赢了钱,却全部撒掉,还给我一块灵玉,不知此举为何?”

    方小年饮一口酒,笑道:“撒钱纯粹是好玩,给你灵玉,是因为我欣赏你。”

    “欣赏我?”周辕道。

    “嗯,欣赏你不要脸。”

    方小年道:“这天下有你周辕,是天下人的幸事,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连我都自愧不如啊。我佩服你。”

    “实话实说嘛。”周辕喝了口酒,嘿嘿一笑道:“既然你这么欣赏我,那把刚才撒掉的钱也还我呗。”

    白拿一块灵玉是好,可他一想到撒掉钱是从他口袋里掏出来的,还有很难受,要是这笔钱也能回来,那就更好了。

    方小年愕然道:“你掉钱眼里了吧,那是我赢你的钱,何况我已经给了你一块灵玉,只多不少,你就知足吧。”

    周辕讪讪,探头望了眼楼下,恨不得来一场大风,将那些酒客手中的银票全都吹到他身边。

    方小年算是服了,摇头笑道:“别看了,再看也不是你的了。你的百手粉那么厉害,多与人赌几次,什么都回来了。”

    周辕道:“说起这个,百手粉绝不是一般人能熬得住的,就算炼气士调运真气也不行,你是怎么做到的?”

    方小年拿起一粒红皮花生,抛入口中,边嚼边摇头道:“我啊,不是一般人。”

    “你这脸皮也不薄啊。”周辕笑道:“你随身带着灵玉,也是修行中人吧,不知是炼气几层修为?”

    他拍了拍自己胸膛,傲然道:“我周辕,年十七,炼气三层,厉害吧?”

    “我方小年,比你略小一岁,修为比你稍高一点。”方小年笑道。

    “哦。”周辕不甘示弱,又摆手道:“嗨,主要我把大多精力都放在医道丹术上了,若不然,我肯定早就筑基了。”

    两人说话间,一楼门口处,走进一群身着劲装的男子,站姿挺拔,佩戴刀剑,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一进来便扫视全场,似乎在找什么人。

    “这他娘的什么人啊?”

    有醉酒的客人见对方如此嚣张,心生不满,一旁姑娘连忙捂住他的嘴,竖指于唇,让他噤声,轻声提醒道:“他们是程家的人!”

    安义城中有两大家族,程家和林家,根深势大,就连靖天卫统领都要给这两家人面子。程家老爷是从镇南军中退下来的,据传年轻时还曾给先皇扛过纛,告老回乡后,便在安义城中颐养天年,受程老爷子军旅作风的影响,程家每个人都行事刚正,雷厉风行。

    站在门口数钱的老鸨似乎认识为首男子,正是程家老爷的独子程康,问道:“程公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我们来找个人,有人看到他进了你们胭脂楼。”

    程康面容严肃,拿出一张画像,摊给老鸨看,问道:“他在哪?”

    画中人圆圆胖胖,且长着一张稚嫩的娃娃脸,赫然便是周辕,老鸨一眼就认出,指向三楼道:“他在那!”

    程康循着老鸨所指往三楼望去,而与此同时,听到楼下动静的周辕恰巧侧头看来,两人视线凌空交汇,周辕脸色一变,程康则指着周辕大喝:“给我抓住他!”

    三楼上,周辕向方小年拱手道:“我有事先走一步,后会有期!”

    他慌慌张张,撒腿就跑,奔到楼梯口,却见程家的人已经逼上来,周辕愣了愣,又连忙掉头,撑栏翘腿,犹豫咬牙片刻,才跳下去,砸塌了一楼的一张酒桌,吓得酒客四散。他摸了摸屁股后,往门外跑去。

    如此身手,连一般江湖武夫都不如,哪有一点炼气士的样子。

    眼看就要逃出胭脂楼,周辕却撞到一堵‘墙’上,抬头一看,正是一直守着门口的程康。

    “看你往哪里逃!”

    程康大喝一声,探掌抓向周辕,他虽和周辕同为炼气三层,实力却不可相提并论,周辕仓惶推掌相迎,被震得踉跄跌倒,双腿指空,差点来了个后滚翻。

    周辕爬起来时,发现周围一暗,程家的护卫们已经赶来,将他团团围住。程康一声令下:“带走!”

    就在这时,三楼的方小年大声道:“你的百手粉呢?”

    周辕顿时反应过来,拿出瓷瓶,自己屏住气息后原地转了一圈,将百手粉洒成一个圆,那些围上来的护卫连忙捂鼻,却已然来不及,吸入百手粉后,药力骤起,一个个倒在地上挠胸挠背。

    闭住气的程康如猛虎过涧般飞扑而来,周辕看了看瓶内,百手粉已然全部洒完,眼看就要被程康抓住时,三楼的方小年向着周辕探掌一提,程康顿时扑了个空,看着周辕身形如弓,向着三楼倒飞而去。

    “啊!”

    不明所以的周辕受到惊吓,在空中舞臂蹬腿,模样十分滑稽,飞越三楼栏杆后,脚下一实,却没站稳,手臂划了两圈,还是往后摔去。摔倒前被方小年抓住领子,破窗离去。

    ……

    城东的一个漆黑小巷中,两道身影悄然落下,方小年松开周辕,周辕一手按墙,一手摸着脖子,俯身干呕喘气,缓过来后拍着胸口道:“差点被你勒死。”

    “总比被人打死好吧?”方小年道:“究竟怎么回事,骗人钱了?”

    “你怎么知道?”

    周辕脱口而出,又咳嗽一声,美化遮掩道:“也不能算骗钱,只是收费高了一点而已。”

    周辕说出缘由,方小年这才知道,原来程家老爷近年来身体一直抱恙,看了很多名医都不见起色,周辕来到安义县城后,听说此事,便自告奋勇前往程家,称他医术高明,可帮程老爷药到病除。程家人姑且一试,用了周辕的药后,程老爷当时便有了好转。而周辕在最后收费时,借机狠宰了程家一刀,把许多便宜的药材说得多么多么金贵稀有,坑了程家几十倍价钱。

    “一定是他们发现药材的差价,才来找我算账。”周辕摇头道:“这程家人未免也太小气了,不就多收他们点钱么,至于这样吗?”

    方小年笑道:“你那是高了一点吗?”

    “反正他们有钱嘛,多收点有什么所谓?”周辕不以为意,道:“我这也是没办法,我周辕行走江湖,替穷苦人家看病,从来不收一分钱,但我又不是开善堂的,经常入不敷出也不是个事。所以我替大户人家看病时,都会多收一点,就当劫富济贫了嘛,这可是在做善事呢。”

    方小年无言以对,他在胭脂楼结交周辕,不止是觉得他有趣,更有英雄相惜之感,但此时此刻,他自叹弗如,论不要脸,还是周辕厉害。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周辕脸色讪讪,道:“至少我都实打实把人治好了,多拿点钱也不过分吧,又不像那些江湖庸医,既骗钱又害人。”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声音,像是程家的人追来了,周辕气道:“还敢穷追不舍!对了方老弟,刚才看你露的一手,修为定是炼气六层往上了吧,那我们还跑什么,你帮我揍他们!”

    “你骗他们钱,还要揍他们?”方小年无语道:“都说医者仁心,你倒真的忍心?”

    周辕撇了撇嘴,道:“那怎么办?”

    “你肯还钱了事么?”方小年问道。

    周辕摇头,摇出一片残影。

    方小年道:“那去我住的的地方吧,避开他们就算了。”

    ……

    夜深人静,方小年带着周辕回到客栈,步入庭院后,轻手轻脚地走向自己屋前,生怕吵醒对廊的付盈月。

    “怎么跟做贼似的?”周辕问道。

    方小年拍了周辕一记脑袋,用细微的气声道:“不是跟你说过别发出任何声音的吗?”

    周辕摸了摸脑袋,点点头,方小年看向对廊,所幸房间依旧黑着,付盈月没被吵醒,他松了口气,继续前行。

    “噗……”

    到房间前时,方小年刚要推门,周辕却放了个屁,方小年瞪向周辕,周辕摊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示意自己并非故意。

    然就在这时,二人身后一亮,方小年回头看去,付盈月的房间已然灯亮,接着房门被推开,付盈月走了出来。

    方小年笑道:“姐,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他转头看向周辕,给了他一个‘都怪你’的眼神,却见周辕整个人愣在那,张着嘴巴,痴痴望着付盈月。

    刚才路上方小年便叮嘱他说,进客栈后定要轻声轻脚,以免吵醒她姐,他见方小年这么怕他姐,便觉得方小年姐姐肯定是只母老虎,一个凶神恶煞的胖女人形象,不由地浮现在他脑海中。

    可此时一见,他直接傻了眼,这哪是什么母老虎,分明就是仙女啊!

    “看够了没!”

    方小年拍了周辕一记,周辕这才回过神来,却还是直直盯着付盈月。

    付盈月淡淡地看了周辕一眼,眼神询问方小年这是谁,方小年回道:“我刚才睡不着,出去走了走,这是我在路上认识的朋友,周辕。”

    周辕被付盈月这一看,就像被一股莫大幸福击中,心神摇曳,方小年手肘拱了拱他,他连忙配合方小年道:“是是是!在路上刚认识的!虽然萍水相逢,但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说不定还能做亲戚,姐夫小舅子啥的!”

    “做梦去吧。”方小年狠狠踹了周辕屁股一脚。

    付盈月不理会周辕,笑着朝方小年招招手,示意他进房来,方小年进屋后,付盈月端着一碗汤,递给方小年。

    方小年接过汤碗,脸色讪讪,原来付盈月早就知道方小年跑出去了,且知道他定是去青楼喝酒了,不过她装作不知道,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家熬了葛花汤,等方小年回来后给他醒酒。

    “好香啊,我也要喝!”

    周辕屁颠屁颠跑进来,没皮没脸地套近乎。

    付盈月看了他一眼,眼神冷淡,没有什么情绪。从小到大,除了方小年和付经年,付盈月不会与任何人有交流,而她的眼神,在看方小年时,仿佛会说话一般,灵动丰富,而对其他人,便永远只有冷漠,或者说无视,她看你,就仅仅只是看你一眼而已。

    “一边去。”方小年才舍得把付盈月熬的葛花汤分给周辕,自己一口气全喝完,一滴不剩。

    周辕虽没喝到葛花汤,却耸了耸鼻子,依旧找话与付盈月搭讪道:“你的葛花汤里还放了枳椇子,你也精通药理吗?我可是千年难遇的医道天才,我们可以交流……”

    方小年打断道:“别白费心机了,我姐天生不能说话,你就别搭讪了。”

    “天生不能说话?”

    周辕一愣,却又道:“那可惜了,这属于先天不足,凭我的绝世医术也无能为力,除非取到凤髓和凝渊软珊一起服下,方可开声。”

    周辕只是随便一说,方小年和付盈月却神色一变,看了彼此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