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十三章 事了拂衣,筑基拦路
    一个时辰后。

    一些胆大的百姓们围在徐府门前,探头踮脚,对着门槛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那里躺着一具尸体,身首分离,头颅摆在胸膛上,脸对着大街,正是徐世慈。

    而在徐府大门上,还贴着一张讣告:

    徐姓老贼,为人奸险,表面大善,背行龌龊。

    勾结山匪,掳女双修,府中地宫,奢华淫靡。

    所作所为,罪大恶极,人神共愤,天地不容。

    吾经汝城,查闻上述,路见不平,拔刀除恶。

    痛杀老贼,替天行道,摆尸于众,拂衣而去。

    最后署名为,一个玉树临风的英雄侠客。

    “徐老爷可是大善人啊,我一家老小受他恩惠多年,又怎会是奸恶之徒,一定是有恶人害了徐老爷,还反过来坏他名声!”

    一位老人用颤抖的手指着讣告,满脸悲愤。

    徐世慈为了伪装自己,平日里做的那些善事,给百姓们的一些恩惠,倒也是实打实的,百姓们一时间不相信,也不奇怪。

    这时,一旁有位少年道:“老爷子,我看这位留讣告英雄不像在骗人,有句话说得好,见字如见人,讣告上的字颜筋柳骨,方正雄奇,充满一股凛然正气,若是恶人,断然写不出这等好字来。再说了,知人知面不知心,上面既然写徐老爷府中有地宫,还藏有抓来的女子,我们还是等官府来人,一查便知。大伙说是不是?”

    众人交头接耳,纷纷点头,亦觉得少年说得很有道理。

    很快,接到消息的县令亲自带着衙役前来,看了遍讣告上的内容后,与一众衙役进入府中搜查。约莫一炷香过后,县令和衙役们走出徐府大门,身后多了几位低着头的女子。

    “丫头!”

    还没等县令说话,刚才为徐世慈鸣冤的那个老人冲上台阶,被衙役抬手止步,老人指着后面其中一名女子,大声道:“放开我!那是我孙女!”

    县令给了衙役一个眼神,衙役不再拦着老人,老人冲到那女子近前,按着她肩膀道:“丫头!我是爷爷!你怎么会在徐家!”

    那名女子头更低了,还侧过身去,不愿面对老人。

    她确是老人的孙女,三年前被徐世慈掳走后,便心甘情愿留在徐家,白天鲍参翅肚,晚上做快活神仙,根本不思归乡。

    “丫头……”

    老人什么都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一直奉为恩人的徐世慈,竟是害自己孙女的凶手,他顿时老泪纵横,他放开自己孙女,发了疯地扑向徐世慈的尸体,被衙役被拦住了。

    县令深吸口气,对下方众人道:“经本官查实,徐宅内确有地宫,这些女子便是在地宫中寻到,据她们口述,她们都是被徐世慈强掳而来,在地宫中被迫于徐世慈双修练功。”

    围观百姓们也都豁然开朗,顿时群情激愤,咬牙切齿,纷纷指着徐世慈的尸体破口大骂。

    县令转头看了眼徐世慈的尸体,脸色铁青,心里也恨不得将徐世慈挫骨扬灰,这老贼可害死他了。出了这档子事,肯定会惊动安义县城的靖天卫,到时候说不定他的乌纱帽就要丢了。

    大淳王朝深知芸芸众生的重要性,修行界需要凡人世界的供养,无论人才和修道资源,皆来自凡尘,故而小到每个县的县城,朝廷都会设立靖天卫所,震慑和约束辖内所有城镇的修行者和宗门,防止修行者视百姓为蝼蚁,随意欺压残害,故而一旦有修行者犯案,都会由靖天卫出手缉拿。

    这些年来,松原城周边丢失女童,所有人皆以为山匪所为,他尸位素餐,没有去管,随便糊弄一下百姓也就过去了,可徐世慈掳人双修一事,涉及修者犯案,他瞒不了,也不敢瞒,届时靖天卫必会雷霆出手,一查到底,最终也一定会追究他的玩忽职守。

    县令叹了口气,将所有女子和徐世慈的尸体带回县衙,留在徐宅门前的百姓们还是难平怒火,对着徐宅大门扔鸡蛋吐口水。

    刚才那个少年又出声道:“真是老天有眼呐,幸好这位留下讣告的大英雄出手,为松原城清除奸佞,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不然又会有多少姑娘被徐世慈残害啊!关键此人做了好事,还不愿留下姓名,这才是真正的大豪杰啊!实在令人佩服!”

    说着,少年鼓起了掌。

    百姓们也都掌声雷动。

    “真是多亏了这位大英雄!”

    “是啊!他是我们松原城的恩人呐!”

    “对!我家闺女快五岁了,若没有这位大英雄帮大家除害,以后说不定就被这徐老贼给害了!”

    而就在百姓们纷纷赞扬那位大英雄时,人群中一直发言的少年悄悄溜走,走到街对面的付盈月身边,笑容灿烂:“姐,我们走吧。”

    少年正是方小年,徐世慈死后,他就在徐世慈的书房,用徐世慈的纸和笔,为徐世慈写了讣告,然后藏在围观群众中造势起哄。

    朝阳下,姐弟二人出城离去。

    ……

    ……

    方小年和付盈月出了松原城后,去了趟榆业村,来到那位阿婆家中,阿婆见到二人,算是松了口气,昨日见姐弟二人上土匪山,可把她担心坏了,真要因为他们家的事,有什么闪失,她太婆子可就害人了。

    方小年告诉老人,土匪尽伏,她们家的大仇已报,还骗她说她那已经死了的女儿,被卖到了别地的大户人家,做了别人的女儿,具体在哪已经无从查证,但能确定这些年来过得定是好日子,让老人家放心。老人泪流满面,除了连说好字,其它什么都说不出来。

    偷偷给老人家留了点银钱,临走时,方小年还让付盈月拥抱了老人家,因为他记得那天老人说,如果她女儿还活着,现在应该和付盈月差不多高了。

    最后,老人站在篱门前望着姐弟两的背影,擦了擦眼睛。

    女儿和丈夫的事,让她这十年过得就像噩梦一般,可遇到这两个年轻人,足以让她的余生,做个好梦了。

    ……

    姐弟二人继续南行,很快经过那日钓鱼的小溪,溪水清澈依旧,方小年蹲下来,掬了口水喝,涟漪一起,水中的蓝天白云便模糊了。

    忽然间,一条紫线倒映在水中,一闪而逝,方小年抬头看去,天空中划过一道紫色长虹,又向下一折,落在他和付盈月前方,现出一道男子的背影,负手而立。

    水中涟漪去尽,水面平静下来,然付盈月却泛起心澜。

    来者不善。

    还是一位筑基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