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十一章 远观
    当晚,夜幕深沉,月淡星疏。

    松原城中,一片屋檐上,方小年和付盈月垂腿而坐,付盈月安安静静,凝望朦胧月色,方小年的双腿晃啊晃,不时喝上一口酒。

    两人前方不远处,是徐家府宅,方小年不会完全相信四当家说的话,自要探清徐世慈的底细,今晚便要夜探徐府,只不过无需二人亲自出马。

    付盈月收回视线,抬起手,指间多了一张黄色符纸,符纸上并没有繁杂晦涩的符文,只有用灰线勾勒成的一只眼睛和一只耳朵,看上去平平无奇。

    她向着徐府凌空一指,符纸陡然一亮,上面画着的耳目仿佛活过来一般,竟脱离纸面,飘飞悬空,在空中缓缓舒展,化作两缕灰烟,飘向徐府。

    没有了图案的符纸化作一道金色流光,脱滑离手,于付盈月身前当空一绕,首尾相连,在夜色里圈出一个圆,仿佛画了一面圆镜。镜面部分宛如水面一般涟漪阵阵,且有声音从中传出。

    世间符箓一脉,乃康庄正道,多用以镇压邪佞,诛杀妖物,然百年前南派符箓一脉出了个异类,此人天赋卓绝,符道精深,曾被誉为南疆符仙,可此人性格乖张,不喜斩妖除魔,只爱奇技淫巧,世间许多稀奇古怪的符箓,皆出自他手,这张符箓便是如此。

    符箓上的耳目飞走后,方圆十里之内,所经之处的景象声音,皆能投至那面符纸所化的圆镜中,让人仿佛亲闻亲见,故名远观符。与之相仿的,还有亵玩符,符纸可变成与所见女子的一模一样的假人,惟妙惟肖,言听计从,用处不言而喻。

    当年付经年曾救过那符仙一命,符仙便赠予付经年许多稀奇古怪的符箓,付经年自不会用这些符箓,于是这些年都被方小年搜刮占有,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此时,镜面上先是一片漆黑,且伴有呼啸风声,那是‘耳目’正在夜色中飞行的缘故,然很快画面便有了变化,一会是连绵的瓦片檐角,一会是地面的石砖纹路,灰烟经过街上的更夫时,连他脸上的皱纹都纤毫毕现,至于声音更是细致入微,更夫的哈欠声仿佛就响在耳边。

    很快,‘耳目’正式进入徐宅,夜色中依稀可见曲廊蜿蜒,繁花翠竹,在付盈月控制下,穿过门缝,进入主院书房,眼前豁然开朗,只见灯火明亮,书柜中藏书字帖琳琅满目,桌案上宝砚笔筒古朴大气,处处透着一股优雅的书卷气。一位富态老者正端坐桌前,执笔在铺平的宣纸上书写,正是徐世慈。

    徐世慈认真写完一个正倚交错的‘善’字后,起身走到墙边的一座花梨木几案前,上面摆着两个青釉花瓶,他双手捧住其中一个转了转,咔咔咔一阵机关转动的声音顿时响起,几案旁的一面木墙顿时两分,露出一个通向下方的阶梯。

    徐世慈沿着台阶走下去,木墙重新合拢,那两缕灰烟在木墙完全闭合前,钻了进去。

    台阶尽头是座空旷地宫,数百琉璃盏光亮耀目,把整个地宫照得宛如白昼,地面有镶金白玉铺就,四面墙壁挂满令人面红耳赤的春宫图,图下是一个个青铜香炉,奇香袅袅,如梦如幻。而在地宫正中还摆放着一张大圆床,床上玉体横陈,各个慵懒香艳,见到徐世慈后两眼放光,跑下来争先恐后地帮徐世慈宽衣解带,之后又像一条条软虫般缠在徐世慈身上,场面不堪入目起来。

    付盈月下意识先挪开视线,看向方小年,见方小年正探头探脑,看得津津有味,付盈月立即动念,召回耳目,方小年视线中的画面随着‘耳目’飞退而快速变幻,顺序与去时正好相反。

    两缕灰烟回到付盈月身边的瞬间,空中那面圆镜散作一道流光,与灰烟缠绕融合,重新变回画有眼睛和耳朵的黄色符纸,飘回付盈月手中。

    付盈月收好符箓,看着方小年,方小年有些心虚,咳嗽一声,缓解尴尬,而后满脸正气道:“姐,刚才经过我的仔细观察,发现那些女子的状态大有异常,应该是成了鼎炉,供徐世慈双修。”

    付盈月点了点头,方小年望向徐宅,冷笑道:“想抓我姐做鼎炉,这徐世慈真是死一万次都不够啊。”

    付盈月脸色冰冷,看向方小年,眼神询问下一步如何,方小年道:“既然已经摸清楚他的底,确定不会杀错人,我又怎能让他活过今晚?”

    ……

    徐府地宫中。

    一阵大开大阂后,徐世慈左拥右抱地躺在圆床上,感受手上如羊脂白玉般的触感,望着穹顶美妙非凡的春宫壁画。

    此时他头发披散,面目淫邪,再无平日里的那副慈眉善目,心里想着只要再过些时日,修为就能再度突破,成为炼气七层的修士了。

    他嘴角扯起一丝弧度,想起那些百姓都说他越活越年轻,两鬓霜白都渐渐转青,是做好事的缘故,他就忍不住想笑,只有他自己最清楚,这自是夜夜双修的功劳。

    而当想到那个背负剑匣的少女后,徐世慈的笑容渐渐敛去,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和愤怒。

    那日在徐府门前,方小年绊了乞丐一脚,引发动静后,惹来徐世慈注意,当他看到付盈月后,便惊为天人,他一眼就看出,付盈月是所有鼎炉中,就连神仙都要垂涎的仙品,于他而言大有用处。所以他不动声色,待二人出了松原城后,派人悄悄跟上,计划杀了方小年后,把付盈月掳回来。

    事实上多数鼎炉,都是他派自己手下掳回来的,之所以曾经让威虎山抢人,是为掩人耳目,这样一来,当有女子失踪时,百姓都只会以为是威虎山做的。而威虎山那帮山匪也不知道徐世慈是为培养鼎炉,只以为他是为做瘦马生意。

    只可惜,他没想到自己手下堂堂炼气三层修士,却在两个面前毛头小子翻了船,惨死林间。

    徐世慈这才意识到对方并非普通江湖人士,肯定也是修行者,他为人谨慎,方小年留在尸体旁的那几个字令他拿捏不准,故在不清楚二人根脚的情况下,没有再贸然行动,而是回来做了万全的准备。

    他正想着,却猛然惊觉,披衣起身,看到刚才浮现在他脑海中的那对少年少女,此刻正站在他眼前。

    少女眼神冰冷,少年举着徐世慈写有‘善’字的那张宣纸,笑道:“刚写完这么个字,就跑下来行双修之事,脸皮之厚,简直令人发指啊。徐老爷,您可真是这个。”

    方小年竖起大拇指,弯了弯指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