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十章 猛回头
    拢月剑出,喽啰死绝。

    数百年前,南疆中部的一座大山,山顶曾坠落陨铁,陨铁磨盘大小,玄妙莫测,白昼会吸收日光,夜晚会吐纳月华星辉,久而久之,磨盘陨铁上三种颜色交相辉映,水乳交融,各自蕴含日月星辰的精华。

    后有人以此陨铁为根基,占据山头,创立天辰宗,最终发展成南疆的庞然大宗,威名赫赫。

    只可惜,几十年前,付经年上了天辰山,这份威名便坠了下来,这块陨铁也换了主人。

    拢月剑,正是付经年以其中月华精粹铸造,剑出好似拢月在手,清冷锋锐,寒凛逼人,宛若皓月俯瞰人间万象。

    故而死在拢月剑下,亦是这些喽啰的荣幸。

    远处,几位当家感受到背后的璀璨光华,吓得心脏都快跳出喉咙,根本不敢回头,拼命逃窜。

    “姐,那书生是个聪明人,留他一命,我有话要问。”

    方小年看着仓惶逃窜的几名当家,笑了笑,饮了口酒。

    付盈月飘然跃起,瞬跃数十丈远,前方便是跑得最慢的那个侏儒五当家。

    五当家头皮发麻,却也没有坐以待毙,他转身退掠,面向付盈月,凌空双手连抖,仿佛在拨弄一根无形的弦,一把把飞刀疾射向付盈月。

    付盈月挥剑,一抹白色剑光乍现,剑气澎湃,五当家赖以成名的暗器还未靠近触及,便化为齑粉。下一瞬,剑光切过五当家的脖颈,在地上划出一条深深沟壑。

    一颗头颅高高飞起。

    付盈月脚尖轻轻点在侏儒的头颅上,凌空借力,飘逸如飞燕旋空,以更快的速度,越过另外三人头顶,落地背向拦在他们面前,剑尖斜指地面。阳光照在剑刃上,金色光晕缓缓滑过,最后凝于剑尖,闪耀逼人。

    “大哥二姐!一起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四当家沉声提议,大当家和二当家相视一眼后点了点头,此时必须殊死一搏,方有一线生机,于是当机立断,一齐出手。

    啪一声响,一条银鞭抽爆空气,如毒蛇扑食般缠向付盈月脖子。鞭子的另一端握在二当家手中,此鞭便是她的武器,这些年来不知绞死过多少无辜百姓。与此同时,大当家往腰间一摸,手中便多了一把纤细软剑,一个就地打滚,阴险刁钻地划向付盈月的脚踝,一上一下,配合得相当完美。

    对此,付盈月连头都没回,只是将剑尖指向肩后,手掌轻轻一拍剑柄。

    拢月剑瞬间化作一抹白光,瞬间刺入二当家的胸口,从后背穿出,又当空一绕,将伏身在地、还未来得及割中付盈月的大当家钉死在地面上。速度之快,电光火石,拢月剑在空中拖出的残影还未消散,看上去就好像空中有一圈白线,串联二当家和大当家。

    大当家和二当家命陨当场,然刚才提议一齐出手的四当家却不见人影,原来这个聪明人只是哄骗大当家和二当家出手,让他们送死,自己好趁机遁逃,完全不管一个是自己的好大哥,一个是夜夜与之温存的姘头。

    四当家已然跑远,付盈月并没有追的意思,不紧不慢地朝他凌空一指。

    拢月剑飞离大当家的尸体,带出一串鲜血,电射而去,划过一个弧度后,悬停在四当家面前,剑尖距离他眉心只有半寸。

    一滴滴冷汗在四当家脸上冒起,他再也不敢动弹,只能停在那里,之后付盈月一跃蹈空,身形落在他面前,握住剑柄,一步步压着他往回走到方小年面前。

    方小年此时正蹲在二当家尸体身边,把玩她手中的银鞭,见四当家被押回到自己身边后,没有起身,只是仰头笑问道:“你好像有点高啊?”

    四当家瞬间明白过来,噗通一声,屈膝跪地,声音颤抖道:“请仙师饶我性命,我本是一介书生,乃被这群土匪逼迫入寨,实在身不由己,这些年我从未伤过人命,还请仙师网开一面!”

    “好好好,不杀你。”方小年手指搓了搓银鞭,笑道:“不过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好好回答。”

    四当家点头如捣蒜,道:“仙师请问!”

    方小年道:“十年前,你们是不是在山下榆业村抓了一个十岁女孩,后来女孩的父亲还上山找你们算账。”

    四当家想了想,道:“的确有这件事。”

    “他们父女后来怎么样了?”方小年问道。

    四当家犹豫片刻,说道:“那女孩刚抓来就被卖了,至于那男的,进山不久就被杀了。”

    他又立马摆手道:“那时候我刚来,一切都是大当家命人做的,与我无关,还请仙师明察!”

    方小年道:“卖去哪了?”

    四当家摇头道:“我们只是负责帮别人抓瘦马,至于卖去哪里,我们一概不知。”

    方小年绷了绷手中银鞭,问道:“瘦马是什么?”

    四当家道:“瘦马就是那些穷苦人家的小女孩,他们被抢走或者买走后,经过培养调教,再卖给青楼或者大户人家,从中牟取暴利。”

    “这么缺德啊。”

    方小年啧了啧嘴,斜觑四当家。

    四当家咽了咽口水,连忙道:“其实我们寨子只是下游,负责抢抢人,赚点辛苦钱罢了,真正的幕后主谋,是松原城的徐世慈,还请仙师明鉴!”

    “徐世慈?”

    方小年眉头一挑,看了付盈月一眼,付盈月和方小年一样,眼中亦是惊讶。

    方小年问道:“徐世慈我知道,是松原城的大善人,他是幕后主谋?”

    四当家连忙道:“对,就是他!此人表面是松原城的大善人,可实际上却操持着瘦马生意,这些年我们抢走的大多数女孩,都是他物色好目标,然后指名道姓让我们去抢的。”

    四当家义愤填膺,仿佛自己是受徐世慈所害的受害者一般,拱手道:“此人人面兽心,把百姓玩弄于鼓掌之间,简直罪大恶极,人神共愤!我恳请二位仙师,给我将功赎罪的机会,让我带路去找徐世慈,为松原城除掉这只老枭,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

    方小年望向松原城的方向,眼神玩味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的不只是知道徐世慈外善内恶,还有之前松原城外,那场没有头绪的刺杀。

    一定是那天在徐府看热闹时,容貌绝世的付盈月进了徐世慈的眼,这才会派人在松原城外实施暗杀自己,好最终掳走付盈月。

    方小年站起身,笑道:“松原城我自己会去,就不用麻烦你了。”

    “是是是……”四当家连连磕头,道:“仙师问的,我都已如实回答,若没什么事的话,那小的便先告退了,我保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方小年笑道:“想要重新做人,肯定得先去投胎啊。”

    四当家会意,惊怒道:“仙师刚才不是说不杀我吗!”

    “我是说过。”方小年摊摊手,无奈道:“可那是我骗你的啊,你说你从没杀过人,不也是在骗我吗?”

    付盈月一剑砍下他的头。

    方小年最后拿起带来的那坛酒,自己大饮一口后,全部浇在那面杏黄大旗上。

    姐弟二人下山,回行松原城。